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九十九章 前任現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九章 前任現任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被當成別人,小曼也懶得解釋,說道:「我挑撥離間,總比你嘴甜心苦好,表面相幫,暗裡狠踩腳跟,你到底想對莫承福和張雲紗做什麼?」

「你管我做什麼?你搶別人對象,才是壞女人、狐狸精1

莫承福黑了臉,沖著張雲紗吼:「趕緊把你的爛姐妹帶走!你們眼睛瞎了嗎?這是我侄女,她才多大還是個學生,哪點像跟我談對象的?你們再這麼不講道理胡攪蠻纏,我可就不客氣了1

旁邊幾個老娘們也忍不住了,紛紛開腔指責:「你個姑娘家長這麼一張大嘴巴可要不得,咋咋乎乎亂喊亂叫,簡直跟瘋狗似的黑白不分,這也是我們村的人講道理,要去了別個地方,怕不揍死你1

「爹媽白給她們兩個燈泡眼,都是盲的1

「你們要是真的打了胎,那也是你們活該,姑娘家不自重就算了,私底下怎麼商量不行?偏要大大咧咧喊得滿村都知道,這麼丑的事情,如果是我家兒子乾的,打死我也不承認!這種媳婦,這輩子都莫想進我家的門1

「……」

莫承福漲紅了臉,朝著那幾個娘們說道:「各位大媽嬸兒,這事真不是我乾的!你們快進去坐好,一會我就回來給你們扎針1

女人們又七嘴八舌指點莫承福一番,這才踅進衛生室。

小曼指了指張麗紗,對莫承福說道:「這女人剛才罵我狐狸精,真的很欠收拾。看樣子她們來找你不止一次,感情的事我也不是很懂,但我明白一個道理:既然捨得拋棄,就表示不愛!你要是優柔寡斷,看不透真相,那也由得你。不過她們能夠這樣肆無忌憚地傷人,肯定是你太軟趴,今天罵罵我這個侄女無所謂,下次可能就傷害到你的至親家人,他們能夠抵擋得住嗎?你如果不給點教訓,會後悔莫及的1

莫承福神情一凜,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說完目光冰冷地看向張麗紗。

張麗紗突然感覺渾身泛冷,不由得雙臂抱胸搓了搓,明明沒起風嘛,怎麼這麼冷?

張雲紗臉色蒼白,小曼對莫承福說的那番話,她一字不漏全聽進耳里,看見小曼要走,趕緊又跑過去攔,這回不敢再像剛才那樣理直氣壯,躬著腰腆著笑臉,低聲下氣道:「原來你就是承福那位侄女啊,我知道你,是……是承福告訴我的!你叫小曼對吧?小曼侄女真是對不起,都是誤會,你你聽我解釋一下好嗎?」

「我沒空,別亂認親戚,誰是你侄女?」

小曼繞過她走開,張雲紗朝小曼伸出手,莫承福幾步趕來把她拉了過去:「你又想幹什麼?少胡說八道,我幾時告訴你我侄女的名字?」

張雲紗被騁徊劍發現自己和莫承福靠得很近,立刻趁勢撲進他懷裡,兩手緊緊抱住他的脖子,撒嬌道:「承福,你是怕我跌倒嗎?我就知道,你捨不得我……你對我最好了1

小曼轉頭看見這一幕,只覺得起一身雞皮,那邊的張麗紗則是撇著嘴滿臉鄙夷,看著張雲紗的眼神陰冷帶著算計。

正在此時,隨著一串清脆的單車鈴聲,柵欄門外駛進來一輛嶄新的鳳凰牌單車,單車上是一位扎兩根齊肩刷刷辮的年輕姑娘,柳眉杏眼,圓臉上掛著笑容,白底小藍圓點襯衫配藍色長褲,腳上一雙白色帆布鞋,打扮不如兩位張姑娘時髦,但勝在大方得體,有種單位職員的清爽氣質,而且這姑娘很有親和力,看著就覺得可親近。

單車把手上系著個草綠色帆布袋,袋口「人民郵電」四個黃字,註明了這姑娘的身份,應該就是剛才張麗紗口中說的「郵電所那個女的」。

得勒,各方人員到齊,看來莫承福又要陷入一場混戰,被幾個女人撕搶了。

小曼繼續走自己的路,她沒時間看直播,下午還得趕回縣城。莫承福要是連三個女人都應付不了,一件小事處理不清楚,那他也是活該煩惱去。

走出村大隊,在柵欄門外就聽見裡頭熱熱鬧鬧吵了起來:

「莫承福,你好樣的1乾淨清脆的聲音,語氣很沖,含帶怒意,是剛才進去的那個郵電所姑娘,估計是看不過張雲紗窩在莫承福懷裡,發火了,這也是個不好惹的主哦。

「芳芳!芳芳!你等一等聽我解釋……」

莫承福喊著,被張麗紗打斷:「解釋什麼?事實就是這樣!叫芳芳的賤女人,你看到了:我姐和莫承福好著呢,他們很快就要結婚,昨晚上兩人就住在這個衛生室里!你要是敢插足別人的感情,破壞別人的家庭,我們就去你單位找你領導,讓所有人都看清你的無恥面目1

「你罵賤女人?你才是賤女人!莫承福你告訴我,這個賤女人是誰?」

「芳芳,你等著,我給你報仇……」

莫承福大概被張雲紗纏得很緊,他還是對這位前任太心軟,不肯用力掙開怕傷著她,只大聲吼著:「拿開你的!拿開1

張雲紗當然不會輕易放過他,還很配合地發出嬌吟聲:「啊啊!承福,承福,我的腳剛扭了一下,走不動路了,你把我抱進屋去吧1

芳芳姑娘阻止:「莫承福!你還不放開她?我數一二三,你要是敢再抱著她,我立馬就走1

張麗紗譏諷道:「人家是相好,就要結婚了,憑什麼不抱?你眼紅啊?你算哪根蒜哪根蔥,在這裡指手劃腳?你還不快滾,等著我們上門找你領導呢?」

芳芳氣憤道:「你們儘管去找啊,我身正不怕影子歪!我和莫承福是經人介紹,彼此了解情況,才處的對象,你們是以前的,既然已經分手都過去了,還有臉來找他?告訴你,我還就是個不怕事不服輸的,你們想怎麼樣,我奉陪到底1

「……」

走得遠了,漸漸聽不到吵鬧聲,小曼舒了口氣,暗罵莫承福軟蛋,還能讓幾個女人吵這麼久,又想想那個芳芳,看起來還挺適合莫承福,這種感情上猶猶裕就需要個強勢女人,壓得他死死的省得他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