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章 不受歡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章 不受歡迎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回到家裡,鄭少鐮還躺在碩果累累的梨樹上睡覺,梨果要到七月份才成熟,這傢伙吃不到梨子就賴樹上不下來,枕著一樹果香做美夢呢。

大梨樹也跟河邊那株老楓樹一樣,沒少喝寶珠空間的靈泉水,整棵是拼了命地抽枝發芽長得越發蔥籠茂盛,梨果味道更比之前上了好幾個檔次,外觀還是南方黃皮土梨,裡頭雪白的肉質卻香甜如蜜,足可媲美西北邊的貢品香梨。

阿公曾在下鄉工作隊農科員指導下給梨樹施肥,小曼孩子氣地提議說在樹底下埋白糖,果子會不會更甜些?那農科員也喜歡逗小孩,就說你試試唄,結果小曼真的把一大瓶白糖約莫兩三斤給倒下挖開的肥坑,為此秋二奶跳著腳罵她敗家傻妮子,後來梨果一年比一年甜軟好吃,很多人都相信了在果樹下埋糖這個說法,只不過信歸信,沒幾個真的捨得罷了。

可惜阿公嫌大梨樹佔地太寬遮了院子里的陽光,硬是修掉不少梨樹枝椏,為此鄭少鐮表示抗議:他得少吃多少顆梨子啊!

小曼喊兩了聲鄭少鐮,樹上沒動靜,就拿起一根竹竿捅上去,他才醒了,蹬腳抻臂伸懶腰一陣亂吼亂動,攪得樹葉沙沙響,阿奶在廚房裡聽見嚇得不輕,趕緊跑出來,一迭聲喊:「你慢點兒慢點兒!那是在樹上,掉下來可不是玩的1

小曼笑道:「阿奶,你用不著擔心他,人家是解放軍,平時要訓練的,從三層樓那麼高直接跳下來都沒事,這點算什麼?」

剛說完,鄭少鐮真的「刷」一聲,直接從足有一層樓高的樹上躥下來,蹲式落地,腳跟都沒移動一下,穩穩地站了起來。

阿奶張著嘴,嚇得臉色發白,半晌才緩過來趕緊跑過去伸手摸摸鄭少鐮:「孩子,沒事吧?哪兒疼?活動看看腿腳有沒有問題?」

鄭少鐮看了看小曼,得意地一拍胸脯:「阿奶您放心,我沒事。下次咱再表演跳三層樓,小菜一碟1

阿奶忙拍打他一下:「可別傻!沒事跳那個幹啥?你想把阿奶嚇死啊?太危險了不準跳,聽見沒有?」

「好,我知道了阿奶,那就不跳1

「這才對了。你們快去洗手,飯菜都好了,先端上桌,阿公在藥材園子里,估摸著就快回到了。」阿奶說著想起莫承福,又道:「小曼你不是去大隊衛生室了嗎?該喊承福回來一塊吃飯的。」

小曼說:「給他留菜吧,他今天忙,看病的人比較多,又來了幾個朋友找他『玩』。」

阿奶點點頭,不再說什麼,轉身回屋去。

小曼和鄭少鐮走去井邊打水洗手,小曼笑著道:「看來你恐高症好了呢,說跳就直接跳下來了。」

鄭少鐮無語地看著她:「我早就不恐高了好不好?總之你們認為是毛病的,都改完了,沒了1

「那你可得好好感謝顧少鋒同志呢。對了,我聽少欽說過顧少鋒本來想結婚的,可是遭到父母反對,他那位對象在H省,你見過嗎?」

鄭少鐮搖頭:「我一直關在部隊里,哪見過他對象?不過聽說由張清晚替他照看著,等他從國外回來再說。」

小曼嘴唇動了動,想說什麼,最後還是沒說出口。

記得前世她到顧少鈞身邊時,顧少鋒已經有一個十五六歲的兒子,那少年長得挺拔俊美,十分精神,從小跟著顧少鋒在軍中磨鍊,顧少鈞去世兩年後,顧少鋒在某次巡視西北泥石流災情中飛機失事,不幸殉職,那個男孩年紀輕輕就預備要承擔起家族重擔,雖然軍中還有他兩位祖輩在,但後來好像顧家還是逐漸淡出軍界,具體什麼原因,當時的小曼限于格局和眼界,不得而知。

按照前世,顧少鋒這個時候應該結婚了才對,不然到時候他兒子打哪兒來?

如果因為家裡打壓不能結婚,導致小帥哥出不來,就可惜了,那男孩長得像顧少鋒,但沒有顧少鋒的冷漠銳利,他在顧少鈞身邊會經常笑,還挺愛說話的。

小曼幫著阿奶端菜上桌,鄭少鐮看看阿公還沒回來,就出了院門,朝不遠處的小山坡跑去迎迎他。

院門敞開著,只不過小半會功夫,就進來了兩拔不受歡迎的人:第一個是莫老二,扛著把鋤頭,說是去看田水路過,順便進來瞧看爸和媽,要有什麼活兒也能幫著做。

第二個是劉鳳英,乍一看小曼差點認不出來,幾個月不見,劉鳳英貌似又老了些,活像個六十歲老嫗,原本紅潤渾圓的臉蛋瘦成刀條臉,眼窩凹陷嘴巴突出,頭髮散亂衣衫襤褸,身上散發著濃烈的汗臭味,走路一瘸一瘸,張嘴說話,一口黃黑牙好不噁心,還缺了兩顆門牙。

因為到飯點上,阿奶不想讓這兩人在跟前晃悠,省得鄭少鐮看見他們犯噁心不吃飯,就各給了一包兩斤裝麵條,打發他們快走。

莫老二本來就是個精明的,他和婆娘倒是也一直想著要算計兩老的院屋和錢財,可惜隨著小曼認了親生的爺奶,這個希望逐漸落空,夫妻倆了解到唐家是有權勢的,而且城裡的駐軍還跟兩個老傢伙往來密切,時常有軍用吉普車開過來,不然就是大卡車,那些貨物搬上搬下,全村人都眼饞,卻是沒有人敢動歪心思,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跟部隊的人叫板?

因而莫老二歇了那耍賴強佔的心思,轉而變得溫順聽話,時不時出現在兩老跟前,像個搖尾乞憐的貓狗般,反而能得些好處。夫妻倆覺得這也不失為一條好路子,如今雖說分田到戶,但之前因為莫小蘇和流氓團伙勾結,攔路搶劫侵害人民財產情節惡劣被送進少管所勞動改造,家長管教不力也被罰了一大筆錢,把家裡搜刮一空還借了外債,連買種子化肥的錢都沒有,偏偏莫二嬸又懷孕生下一個女兒,屬於超生,要罰款,真是窮得叮噹作響,像這樣青黃不接的時候,全靠借米下鍋,根本沒有半點隔夜糧。

雖然聞見酒肉香味饞得直咽口水,但莫老二學乖了,沒有強蠻賴著不走,接過麵條,涎皮笑臉地說句「謝謝媽,有空我再來看爸媽」就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