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零三章 渺茫的希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三章 渺茫的希望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不再像生產隊那樣集體幹活,到收割的時候就出現問題了:這個時候的打穀機很笨重,配套附件挺多還零零碎碎的,要搬抬打穀機起碼得動用三到四個人,勞力少的家庭就十分吃力,而且每個生產隊只有兩個打穀機,不賣給個人,只能靠抽籤輪流大家用,如果各自為政的話,割下稻穗不能及時脫粒收回家,在田裡過了夜,會被老鼠野禽等糟蹋,或是掉落泥土損耗太大。

鑒於這種情況,人們自發形成互助模式,就是誰家抽到打穀機使用權,人們就去幫他家一起收割,還是像生產隊那樣勞動,不同的是糧食全部挑回主人家,而且要管飯,一天三有肉。

這樣效率大大提高,保證了家家戶戶都能及時收谷入倉,還能保持住本隊社員之間的情誼,很好的法子。

小曼和阿公每天跟著大傢伙一起割稻、踩打穀機、挑擔,修士體質較強也有力氣,但較之修鍊,長時間憑蠻力干農活還是挺辛苦的,幸而可以吃用靈泉快速消除疲勞恢復體力。

忙活了半個月,小曼家的糧食全部收割完了,阿公阿奶就不再讓她參加集體勞動,只叫她在家曬穀子,阿公每天自個兒去「還工」。

自家稻穀收割完兩天後,陸續有親戚上門來,說是要幫忙收谷。

第一個來的是阿花姨婆,帶了小兒子和小媳婦,就是之前她來借錢結婚的那對,小媳婦還背個奶娃娃,小兒子推著單車,單車后架馱一個大大包袱,阿花姨婆手上也挽個較小的包袱,打開來裡邊全是衣服和尿布,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這是要搬家呢。

阿奶跟阿花姨婆說了不少感謝話,燉肉炒蛋做了午飯招待他們吃完,再給兩包麵條兩包糖餅,又幫著阿花姨婆去後菜園摘了一籃子瓜菜,封個小紅包讓孩子拿在手裡,然後將他們送出了院門口。

人一走遠,阿奶就沒了笑臉,長長地鬆一口氣,那變臉樣子堪比電影演員。

小曼好笑又有些心疼:阿奶眼睛復明了,現在的生活比過去好了幾十倍,但還是讓這些親戚朋友給鬧騰的,煩惱也不少呢。

就拿這個阿花姨婆來說,小曼去平縣讀書至今,她帶著小兒子小兒媳來阿公家住了好幾次,都是以幫忙幹活為由,一住三五天,住就住了,她還故態復萌,經常偷偷拉阿公去沒人處說話,一說老半天,雖然阿公過後會告訴阿奶,但阿奶猜著他肯定沒有全部說完,只重複一個話題——阿花想讓小兒子認阿公阿奶做爸媽,住過來,奉養兩老。

阿奶當然不願意,阿公也壓根兒沒答應,但阿花姨婆卻不死心,每年節氣或是農忙,都會帶兒子媳婦過來,這回還把剛出生沒多久的孫子也背了來。

這樣的鍥而不捨,阿奶真心受不住,疲於應對,得罪又得罪不起,阿花姨婆始終是對阿公有恩的,上次借給她小兒子結婚的錢,阿公都沒有要她還。

這次穀子已經收割完都快晒乾了,母子幾個還想著住幾天,幫忙去種植園裡撥撥草也好,是小曼出聲說家裡沒地方住了,明天會有遠方客人過來,他們才沒好意思留下。

阿奶低頭黯然地走回房間去,小曼知道她心裡難過,搞不好又想她那個讓人偷走的兒子了,這種時候小曼也沒轍,只好假裝看不見,戴著個草帽在曬穀坪耙穀子,心想要不要再問一下唐爺爺,他們說過幫忙尋找,這麼久了,有沒有點消息呢?

都幾十年了,按說希望很渺茫,但如果不找,就連那點渺茫希望都抓不著,而萬一找到了呢?且不說別的,首先阿公阿奶和兒子得以骨肉團圓,彌補了這輩子最大的遺憾,阿奶再不需要面對來自莫大姑奶的刻薄譏諷和阿花默不作聲的脅迫。

梁小菊是第二批來幫忙割穀子的,跟她同行的是她一個親姐一個堂姐一個表姐,也不知道莫大姑奶奶是怎麼想的,今兒派來的全是女孩,而且只來幫阿公家打穀子,莫老大、莫老二家如今也缺人手,卻沒聽見她們說要過去幫忙。

四個十五六歲小姑娘背著小花布包,在傍晚時分敲開院門,阿公去「還工」,自然要在別人家吃飯,阿奶和小曼本來已坐在桌邊端碗了,只得推遲晚餐時間,重新洗米下鍋,再多炒兩個菜才夠吃。

巧的是,今夜村裡又有電影隊下來放電影,影片名叫《紅牡丹》。

梁小菊一聽說有電影看,興奮極了,立馬勁頭十足地幫著燒火煮飯做菜,打算等一會吃完飯就去小學校霸位子看電影。

有自家姐妹做伴,梁小菊故意看都不看小曼一眼,只和幾個小姐妹熱熱鬧鬧地談天說地,笑聲清脆快樂,小曼慣見她的套路,懶得理會,只是很無語:彆扭姑娘真是幼稚又笨蛋,做出這個樣子,能改變什麼?

還沒吃完飯,阿公從外頭回來了,看見梁小菊幾個,他笑呵呵地說讓她們辛苦了,家裡穀子都已經打完,沒什麼活,明天還是先回家去幫家裡把穀子晒乾,省得下起雨來就不好了。

阿公說完,回屋找衣裳沖澡去了,小姑娘們準備出門去看電影,阿奶掏出四張一元面票,給她們每人發一張,鄉村電影票每張一毛錢,剩下的可以買兩毛錢一杯瓜籽看電影時慢慢啃,還能剩幾毛錢。

其他小姑娘都高高興興拿了錢,梁小菊卻不接,斜著眼睛看小曼:「舅奶,為什麼只給我們每人一塊錢,她沒有嗎?」

阿奶道:「哦,你說小曼啊?不用管她,你們拿了錢先去吧。」

梁小菊撇嘴:「舅奶,你總是這麼偏心眼,會把小曼寵壞的1

阿奶:「……」

小曼忍無可忍:「梁小菊你長點腦子行嗎?阿奶是我的阿奶,她偏心我有什麼不可以?把我寵壞了也是我們自家事,要你來操這份閑心?你看不慣可以不看,誰叫你來我家?」

「你……莫小曼你霸道不講理1

梁小菊不知哪裡來的勇氣,把阿奶給的一塊錢用力往地上一扔,紅著眼睛指住小曼罵:「什麼你家?想得美!你根本不是莫家人,這個家你能看不能動!舅公原本是要接我來養的,我才應該是這個家的孫女,就你臉皮厚賴著不肯走!不是找到親生爹娘了嗎?還是城裡當幹部的,你為什麼不回城裡去?偏要跟我搶這點家業?你就這麼貪?貪心不足蛇吞象你懂不懂,不怕撐死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