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零五章 地球照樣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五章 地球照樣轉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回到家,阿奶坐在堂屋裡等,桌上晾著兩杯開水,是她剛燒開的,小曼和阿公一人一杯。

阿公抿兩口熱燙的開水,搖頭嘆氣,把去上嶺村見他姐的情況給阿奶說了一遍,也是吵起來才知道,他姐一直就沒打消把孫子孫女塞給他繼承「家業」的念頭。

之前阿公答應資助梁小菊讀書,負責她一些生活費用,卻堅決不肯收養梁家的男孫,莫姑奶就覺得阿公可能是考慮到女孩比較溫順聽話,將來招上門女婿也好管教,要不怎麼單隻資助梁小菊?小菊是她的親孫女,原本也是她送來阿公家的,但現在的小菊不怎麼聽話了,從阿公這裡得著好處回去不肯交給當奶奶的,莫姑奶很不高興,加之其他兒子媳婦、女兒也要求她「提攜」自己家女兒,於是莫姑奶另做打算:除了梁小菊,再派出三個女孩,今後經常來阿公家走動,幫忙幹活,將來阿公的繼承人就從這四個女孩中選出,當然是哪個最聽話最乖巧才有機會!

而剛才阿公把四個女孩送回到莫姑奶跟前,直接說清楚:不要再讓孩子們去他家幫忙,小孩子也幹不了什麼,村子里生產隊勞動力多得很,大家互相幫忙,多少農活都不算個事!另外,梁小菊沒禮貌不懂事,不尊重長輩,給她交了幾年的學費都白白浪費了,這樣的女孩子看來讀書也沒什麼用,從今往後他不再負責梁小菊的學費,因為不值得!

莫姑奶當時拉住阿公,說小曼是別人家的孩子,而且還是城裡人,將來肯定不會留在農村,她親弟弟的家業不能便宜外人,要求阿公從她的孫子孫女們另外挑選一個孩子,還說如果他怕孩子的爹娘牽扯不清,可以立字據,給一筆錢買斷了,阿公堅定拒絕,姐弟倆爭吵幾句,阿公就掙開走了。

聽完阿公的述說,阿奶也長嘆口氣,屋子裡一片靜寂,門外庭院里有螢火蟲飛來飛去,越發顯出夜的寂寥。

小曼心裡明白,除了何阿花和梁小菊鬧騰得阿奶不舒服,另外一個原因,就是自己要去京城讀書了,離阿公阿奶越來越遠,雖然這也是他們所期望的,誰不想自家孩子有前途有出息?但真正臨近離別,難免還是會不安心。

正想說幾句話安慰兩老,院門外卻傳來一陣叮叮敲打聲,接著是莫水霞關愛蘭幾個的笑鬧和叫喊聲:「開門開門1

「莫小曼你幹什麼?這麼早栓門是要防強盜呢嗎?」

阿公忙起身去開院門,小曼也走到阿奶身邊攬著她的肩膀安慰道:「不跟那些人計較,氣壞了不值得。以後,看不順眼的,索性就不讓她進門,這是我們的家,我們自己經營自己享受,又不礙別人什麼事。想借著親戚的名義干擾我們生活,門都沒有!小孩子吵架都會說『東方不亮西方亮,缺了你一個地球照樣轉』,不懷好意的親戚,缺他十個八個都不要緊,我們照樣能活得好好的1

阿奶笑著拍了拍她的手:「我孫女都懂的道理,阿奶哪能想不明白?阿奶也就是這一陣子,過去了就好了,沒事的,不擔心啊1

小曼點點頭,指了指門外:「阿奶你看她們又打我們的梨子,那我出去玩一會,省得她們在家裡吵吵鬧鬧,多少梨子都不夠她們啃的1

阿奶噗哧一聲,嗔怪道:「這孩子,什麼話都說?可別讓人聽見嫌我們小器包!去吧,你們現在又不愛電影,還能去哪玩?就在院子里坐著說說話好了。」

「哎,我問她們看看。」

小曼跑出屋子,曬穀坪里關愛蘭幾個就著剛才梁小菊靠放在樹上的竹竿,已經敲下來十幾個梨子,梨子個大皮薄,砸落在堅硬的曬穀坪上都受了損傷,梨汁流淌出來好不可惜,她們也不講究,反正就是現吃的,撿在籃子里打一桶井水沖沖,直接抓起嚓嚓啃咬。

小曼也抓了個梨子啃著,幾個小夥伴一合計,認為出去走走挺好,就分別跟阿公阿奶打過招呼,把梨子塞衣服口袋裡,出了院子順著公路往村中間漫步而去。

村小學的電影放了將近一半,門口已經沒人守著,不收票了,也吸引不了她們,莫靈慧和關愛蘭、小曼在縣城讀書,每個星期六隻要想看電影都有得看,用不著掏錢,玉老師認識的人多,經常能拿到電影院招待票,就給她們去看,當然只限星期六。

莫水霞在公社中學,不遠處就是廠礦家屬宿舍區,廠礦放電影都是在露天不要錢,她也經常看。

大家難得聚在一起,說不完的話題,尤其談到小曼很快就上京城去讀書,這回真的要隔半年一年的才能相見,彼此都很捨不得。邊走邊說,村頭村尾走一通,最後拐進了大隊部。

莫承福的衛生室居然還亮著燈,有三四個人坐在那裡排隊做針炙,看起來莫承福這個未來中醫師還挺敬業的。

代銷店也開著門,裡頭有人在聊天,小曼幾個不買東西就不進去了,在門口打個轉往回走。

莫水霞不解:「柳萍姐在這裡邊工作了兩三年,做得挺好啊,又慣熟了這行,為什麼不承包下來?」

關愛蘭道:「所以說你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看什麼都只看表面——這個代銷店屬於公共財產的時候,林家人都想盡辦法要偷占這裡頭的東西,要是柳萍姐承包了,他們以為整個兒全是柳萍姐的,那還不開搶啊?柳萍姐能禁受得了?」

「分析得挺有道理,你還真不簡單呢。」莫水霞說。

「那當然,我是誰?」關愛蘭得意。

莫水霞把手裡的梨核往公路邊的稻田一扔,順手兒在關愛蘭後背「咚咚咚」下力氣地捶了三下:「你是賊關我屁事?我就告訴你: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我可以隨隨便便想捶就捶你了,你能怎麼著?」

關愛蘭嗷地一聲喊,追著莫水霞跑,兩人在公路上大打出手,嘴裡還不得閑地互損,小曼和莫水靈圍觀,笑得險些岔了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