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十四章 回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十四章 回村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鄭少鐮看過莫家寶一家子,大致了解一下情況,得知唐叔叔在解決餘下的事情,也就放心了,和阿公阿奶以及其他人說了會話就回部隊去。

小曼把一個果籃子給鄭少鐮,這是她用心保留才剩下的,共做了七個,小馮一個,拿一個看莫家寶,兩個小孩不停嘴地啃,半天就吃完了,還想去車上拿,已經被唐青雲弄不見,據他說是分送給朋友了。

小曼是照著後世水果鋪子的禮品果籃做的,裡邊裝著土黃梨子、金黃枇杷、青皮芭蕉、紅色西紅柿、暗紫雞血李、黑葡萄,雖然大多是本地水果,放空間以靈氣蘊養過品質就不一樣,用透明薄膜封起來,顏色鮮艷漂亮大方,確實適合送禮,杏花的事累著不少人,怕不夠送的,但時間倉促,小曼也準備不來太多,只能先這樣了。

唐青雲還得在莞城呆兩天,他這次來最主要的是想送小曼進京城去上學,小曼不著急走,他也沒法子,只能叮囑鄭少鐮幾句,一個星期之內他是不能過來了,讓鄭少鐮送小曼上飛機時細心些。

班車在公路上晃晃悠悠走得不急不慢,莫家寶和於五妹、幾個孩子朝車窗外的青山綠水、田垌村莊張望著,滿懷新奇,h省與g省相鄰,大多數人講的官家話都是相通能懂的,只是口音有些出入罷了,氣候也相差不大,不過h省大多是平原地區,多水澤,俗稱魚米之鄉,g省則全是丘陵石山區,有些地方連條小溪都沒有,嚴重缺水,雖然他們一家來到g省也**個月了,但要決定真正定居下來,估計心裡也是有點小小不安吧?

好在公道村並非太過偏僻貧窮,而是個有水有電田地平整的好地方,相信任何人在這裡都能適應生活。

莫家寶靠在座位上,臉上神情堅定:這大半年來他帶著全家人在g省山區走村串寨,替人彈棉花、補鍋補盆,見識過富裕地方,也見過窮得鳥不拉屎的貧困村莊,實話說g省大部分地方環境惡劣不好撈生活,他不知道親生爹媽居住的地方怎麼樣?但不管如何,這裡既然是他的祖居之地,是故鄉,他就不走了,陪伴奉養爹媽,一家人慢慢打算著過日子。

坐在後排座位的胡杏花,現在叫莫杏花了,一張清麗的面龐還籠罩著淡淡愁雲,眼神悲傷迷茫,心裡卻和父親有著同樣的想法:找到親爺奶了,找到爹的根基所在,真好!以後就和爺奶在一起,再也不要回到那個涼薄地方,那些面帶笑容實際心腸險惡的人都壞透了,永遠不要再見到他們!

想到從小相隨長大的兩個人,一個是小姑,一個是堂姐,她一直那麼尊敬她們,小姑的話她向來不忤逆,堂姐是二叔公家的,但堂姐要她幫忙做什麼,她也盡量去做到,因為她的能幹,溫順好脾氣,她們都願意找她玩,小姑膽兒小甚至還和她同一個被窩睡了好幾年,彼此關係算是很親密的了吧?她絕對沒有想到,就是這樣兩個人,騙她去趕集,再拉她去縣城玩,嘴裡還說著好話兒呢,一反手就把她推給兩個陌生人,一棍子敲昏了,等她醒來又被灌藥水,再醒來已經被賣給山寨里一戶人家,成了那家的媳婦兒!

想起那些個屈辱而絕望的日日夜夜,杏花眼中又汩汩流下淚水,無聲地哭泣:那男人很野蠻力氣又大,她根本沒法抵抗也逃跑不了,被強迫跟人做了夫妻,他想要她生下兒子然後安安心心過日子,可她不願意啊,她不喜歡那個男人,她心裡,早就有人了……

身邊人將哭泣的杏花摟進懷裡,杏花聞著阿奶衣裳上淡淡的肥皂香味,伸手回抱阿奶,心情莫然就平靜了下來:既然已經遠遠離開,那麼就這樣吧,彼此忘記,就當那地方的杏花已經死了!

如今她在爺奶身邊,和爹媽、弟妹們一起,重新開始新的生活!這次,除了至親,再也不輕信別人,要努力幹活,孝敬爺奶、爹媽,愛護弟妹,她還能夠為家人而活,這是上天恩賜,也是親人拿命換來的,是她最大的福氣,要好好珍惜!

農村沒什麼娛樂活動,唯一熱衷的就是八卦消息,不要小看口口相傳,婆媽們的效率不是蓋的,從昨天阿公阿奶離開村子奔往莞城開始,夫妻倆找到親生兒子的消息就逐漸傳播開去,到今天傍晚為止,莫家寶這個名字在本村已算是家喻戶曉了!

這是難得一遇的奇事,骨肉團圓也是善良的人們喜聞樂見,全村都關注事態進展,就像當初小曼和唐雅萱互換身份那樣,小班車駛進村,受到了村民們的夾道歡迎,最後不得不在村大隊部停了一下,莫家寶拄著拐杖,由阿公和莫支書扶著下車亮相,和人們打打招呼,大伙兒仔細看過,都笑著說像,身材、聲音像莫阿公,臉上五官有莫阿奶的印子,於五妹帶著杏花和大鵬、秋雁下車,人們更是連聲驚嘆,年輕的贊杏花美貌,老一輩的都說這孫女孫子絕對是親的,孫子像阿公,大孫女跟莫阿奶一個模子出來!

莫阿公和莫阿奶謝過大家的關心,並熱誠邀請:等家寶好了,家裡擺流水席,得閑的都來喝杯酒,熱鬧熱鬧!

村裡人們自然很高興地答應,並大聲向阿公阿奶道賀。

站在旁邊被莫水霞關愛蘭幾個圍著的小曼忍不住苦笑:看來那個院子還是逃不脫一嘲浩劫」。

原本按照阿公和她的約定,只要她考上大學,就像別人家娶媳婦那樣,大辦三天酒席,是她先反悔了,堅決不給大辦,只讓阿公意思意思擺了三桌,請家族裡的老人們過來吃一頓完事。

小曼不讓辦酒席的原因有二,一是她現在修鍊到一定層次,居住地喜靜不喜鬧,這個不能明說。

明面上的原因很簡單,但也很重要:愛護花草,愛護大梨子!

每次請酒,院子里都是一片狼藉,髒亂還可以收拾好,花草被不懂事的孩子們毀掉,就可惜得很。

那滿滿一架子的薔薇花此時開得如火如荼、鮮艷嬌美,其它的風景松、矮冬青以及鳳仙花、萱草、美人蕉也長得精精神神,爭奇鬥豔,更有那碩果累累的大梨樹……小曼想想好心疼,可沒法子啊,認親是大事,這酒席必須得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