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十六章 胡家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十六章 胡家人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入夜,杏花到底是不肯住進小曼的房間,大鵬住的那間原本就有兩張床架,阿公阿奶把棉被抱出來,都給鋪上了,杏花帶著秋雁睡一張床,大鵬睡一張,阿奶對小曼說:「你連浩浩都不想讓他住的,哪有那麼大方?家裡只要有個地方睡,就不會讓人去擠你的1

小曼用幽怨控訴的眼神看著阿奶:您老怎麼能這樣說我?絕對是對我有偏見!

阿公哈哈笑:「今年秋天、冬天都有一批藥材要收穫,人家拿了樣品去檢測過,咱們的藥材是優等品,藥效絕佳,給的價錢很高,等賣完了能得一大筆錢,明年春天繼續種,另外別的藥材陸續收穫,一批接一批的,照這樣下去,我們家可就攢到大錢了!等還完貸款,最後三兩年,我們這院子就能造小洋樓,三層四層都行!到時候老三也能找回來了,你們這些孩子,每人都有自己的大房間1

大鵬、秋雁高興地拍起手:「噢!我們要住小洋樓嘍1

杏花神情激動:「阿公,以後我跟著您種藥材,您教我,我一定認真學習1

阿公笑著點頭:「好!明天讓小曼把她那本『百草圖鑑』拿給你,小曼是個聰明的,憑著圖樣就把草藥認了個七七八八,你也先自個認認,實在看不出來,阿公就帶著你,像帶你承福叔那樣,一一、一枝一葉慢慢認。小曼平時幫我整理藥材房,有條有理,她要去上大學了,你正好來替替她,學著做!另外,阿公明天去找找藍家那女孩子,她叫藍家英,畢業分配到我們村小學教書,小曼說可以請她當你的家庭教師,用一年時間給你補習小學課程,明年九月,你就可以上初中了1

「……」杏花看著小曼和阿奶鼓勵的目光,咬一咬牙,用力點頭:「我聽阿公的!我一定努力學習!我吃過不識字沒文化的苦,不能像小曼妹妹那樣有出息也沒關係,識多點字會算幾個數,總是好的1

阿公阿奶連連點頭:「說得對,說得對1

隔壁房間里,莫家寶躺在床上,於五妹整理著衣櫥,夫妻倆清晰地聽見兩老和孩子們的話語。

莫家寶心頭百感交集:這就是親爹親媽啊,對子孫的疼愛自然流露,家計打算,毫無顧忌敞開了說,哪像胡老三,幹活時希望他們這家大小像牛馬一樣使勁,生產隊分紅分糧,就是胡老三出面,根本不容得自己靠近,到底分了多少,只有胡老三知道!他以前是有多傻,才認為胡老三對自己多少還是有點父子情份的?

於五妹神情也是又悲又喜:命運就是如此弄人,莫家寶年輕時候不是沒有尋找過親生爹娘,他只要有機會走出胡家村,就四處去問訪,有一次生產隊派他跟隨一個技術員幫忙拿東西,進入過g省,卻是萬萬沒想到他親爹媽就在這個省境內!

如果那個時候讓莫家寶早早遇上了親爹媽,和親爹媽生活在一起,或許就能過上好日子,免遭胡老三的壓榨,可她於五妹就沒機會遇見莫家寶,幾個孩子也不會出現了!

於五妹悄悄看了看莫家寶,暗暗想:老天這樣安排是對的!還是現在團聚好,以後,她一定用力幹活,把家裡收拾打理得妥妥帖帖,加倍地孝敬公公婆婆!

g省公道村莫阿公一家人開始了溫馨和樂、幹勁十足的新生活,而幾千里之外的h省石源縣玉田公社胡家村,自從家寶夫妻帶著孩子們離開,胡老三家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沒有能幹的家寶夫妻支撐,家裡老的老小的小,都是常年依賴慣了的,根本沒能力自己耕種責任田,親戚兄弟家也各有忙活,不可能總來幫忙,胡老三和胡婆子不得不放血割肉,拿錢請人幹活,好歹把一季糧食種下,卻又因為照管不力,沒什麼收成,連交公糧都差點完成不了,而家裡人口不少,兒子剛參加工作要省錢省糧票準備找個城裡對象,女兒只是代課老師沒有糧食指標,都要回家來搬糧,幾個孫子孫女半大個兒,正是最能吃的時候,眼看著今年的糧食肯定不夠吃到開春,還得想法子整錢買糧補貼,真是夠操心煩心的。

胡老三焦慮沒完,更大的麻煩找上門來了。

某天中午,村外公路上駛過來一連串三四輛車子,當頭的是兩架三輪摩托斗車、一輛吉普車,跟著一輛解放牌大卡車,卡車後頭還跟來六七輛大二八杠自行車,這一行在村頭停下,從車上下來的都是大蓋帽白衣藍褲、腰挎手槍槍套的民警以及穿中山裝的幹部模樣人物,引來無數村民圍觀,不一會兒,首先從村東頭胡老三家那個灰撲撲的院子里,傳來了陣陣鬼哭狼嚎。

哭聲從屋裡到屋外,很快又到院外,被民警提拎出來的,首當其衝是兩名十八到二十歲的女子,身上穿得挺乾淨體面的,不像農村幹活的姑娘,因為掙扎過,如今已是衣裳凌亂披頭散髮,臉上哭得淚水縱橫,又因為受了驚嚇扭曲變形、臉色蒼白髮青,看上去跟女鬼樣子也差不多了。

這兩名女子,就是合夥把杏花騙去縣城,並親手把她推給拐子帶走的胡秀娥、胡愛英。胡秀娥是胡老三的小女兒,胡愛英則是同住胡家院子的胡老二家的孫女,這堂姑侄倆都是當地小學校的民辦教師。

胡秀娥、胡愛英身後,同樣戴著手罹褂興奈甯觶全是胡家人!

胡老三、胡婆子和他小兒子胡家安,胡老二和他大兒子、二兒子、大孫子,兩兩銬在一起,被民警拖著往前走,一個個神色惶惶、垂頭喪氣。

胡老三的大哥胡老大,早年帶著全家搬出老宅子另起了屋場,沒住在胡家院子,這會趕緊跑過來,問到底是出了什麼事?

村支書和幾名村幹部正陪在縣裡、公社裡來的幹部站一塊兒說話,被胡老大拉扯問情況,就虎起臉說道:

「你還問,你們家這些個人就是不務正業,專幹些歪門邪道犯罪事情,簡直丟我們村人的臉1

另一名村幹部跟胡老大有點姻親關係,嘆了口氣,對胡老大說道:「胡老三年輕時候就不是好人,專搞投機倒把,都說他那大兒子胡家寶是他們夫妻倆從外頭偷回來的,如今胡家寶在g省已經找到親生爹媽了,從此以後再不回來,跟著親爹媽生活!再有前陣子杏花兒那事,人證物證確鑿,證明是被你們家胡秀娥、胡愛英騙出去賣給拐子,再由拐子賣到g省去,正好就遇到了她的親爺奶!她親爺奶可不是普通人,直接告了公安,國家公安當然是互相通氣的,兩省聯手,順藤摸瓜,把一個拐賣團伙打掉了,這拐賣團伙里就有胡老三婆娘的親戚!拐賣杏花,胡老三婆娘和你們家兩個姑娘都有份,錢都拿了!你們人家公安能不來抓人嗎?」

「是胡老三他們、他們合夥賣了杏花兒?」

胡老大驚呆,眼睛瞪得都要突出來,錯眼看到戴著眼鏡文質彬彬的莫家安,這是胡老三的小兒子,挺會讀書的,工農兵大學畢業才剛分配工作,前途無量,是胡老三乃至他們整個胡家的驕傲,他是吃公家飯的,絕不可能參與拐賣犯罪活動,怎麼也被抓起來?

胡老大忙指著胡家安,問那位村幹部:「這個這個,我這個侄子,他是大學生,他不犯罪吧?還有胡老二幾個兒子、孫子,他們都幹了什麼?」

村幹部還沒來得及回答,村支書斜眼看了看戴著手銬臉色慘白的胡家安,從鼻子里重重一哼,大聲說道:「什麼叫知人知面不知心?就是胡家安這樣的!上這麼多年學全白瞎了!他雖然沒有明目張參與拐賣犯罪團伙,可胡秀娥、胡愛英帶著杏花去縣城,交給拐子,他就在旁邊!那個拐子是他媽娘家親戚,都指證了!這是包庇犯罪,也等於是參與了!至於胡老二一家,除了這件,他們另犯有別的事,一併帶走訊問判決1

村支書說完,暗舒了口氣:胡家寶這小子從今後要栽掉了,再也別想翻身!好得很啊,外甥女這下可以舒心了!胡老三壞了心腸,這小子也不是好東西,當年父子倆上門求自己要推薦指標上大學,油嘴滑舌哄騙外甥女處對象,誰知這小子畢業剛一分配工作,就要跟外甥女分手,還沒想到轍兒處置他呢,他倒自己作死了!

「……」胡老大覺得一個腦袋漲成了幾個,暈暈乎乎,張著嘴不知道說點什麼。

周圍群眾卻是炸開了窩:「什麼?杏花竟是讓胡老三、胡老二一家子合夥給賣掉的?天啦!這都什麼親戚啊?黑心爛肺的東西1

「把他們家男人女人全抓走勞改去,活該1

「杏花多好的姑娘啊,綿羊似的,懂事溫順又能幹,天天勤快乾活兒,她招誰惹誰了?這些人都該抓,還勞什麼改?統統槍斃!槍斃1

「村裡多少人家想娶杏花做媳婦兒,這下好了,人家直接都不回來了1

「都說在那邊找到親爺奶了,家寶、五妹夫妻倆拖家帶口的也一同過去了,一家團聚還回來幹啥?回來看著這些爛心肝的不得嘔死1

「可憐家寶啊,小時候讓胡老三偷走離了親爹娘,替他胡老三做牛做馬半輩子,如今又被他們把閨女也賣了換錢,胡老三啊胡老三,黑心爛肚的,為了錢良心臉面全不要,我們胡家村幾百年名聲,算是給你們這家子給敗壞了啊1

「胡家那兩個姑娘,胡秀娥和胡愛英,平時看著挺爽利,想不到心都爛得長蟲了!她們還當老師呢,別把我家孩兒給教壞嘍1

「這樣的人堅決不準當老師,以後嫁人嫁外地去,不準嫁我們這地方!別說是我們胡家村的姑娘1

「支書啊,胡老二胡老三這麼壞,按說就不該住我們村了,敗壞風水,別誤了我們子孫後代1

「對!畜牲一樣的東西,把他們這一支趕走!山裡去住去1

「……」

群眾議論紛紛,越說越氣,幾乎恨不得立馬把胡家院子給連根拔除了。

胡老大臉色漲得像豬肝,渾身顫抖說不出話,半晌,才指著被拖上卡車的胡老三等人咬牙罵:「造孽!讓你們造孽!這回遭報應了吧?」

卡車上,胡老二、胡老三兩家八口人,被民警勒令挨著車板蹲坐好,兩個姑娘哭泣著,胡老二罵罵咧咧,他兩個兒子和大孫子煞白著臉不作聲,胡老三婆娘一邊想安撫她那哭花了臉的可憐小閨女,一邊朝車板外跑過來的三四個孫子孫女喊:「找你們大姑回來,叫大姑來幫看家給你們做吃的,過幾天奶就回來了……」

這是她和胡老三那兩個死去的兒子留下的孩子,還在讀書。

胡老二的婆娘也領著兩個兒媳婦以及五六個大小孩子跑過來,朝著卡車上又哭又嚷。

胡老三卻示意他小兒子胡家安,父子倆一起挪到民警面前,胡老三點頭哈腰地跟民警套近乎,試圖請民警放開胡家安:

「同志……呃,領導啊,我這兒子他真沒幹壞事,他可是國家幹部!就今天抽了點空回家來看看他生病的娘,還得回縣城去上班,請領導高抬貴手吧1

卡車靠邊放著一張能坐四個人的木排椅,此時那上邊坐著一位民警和一位便服人員,胡老三就是朝著民警搭訕,民警面色冷峻,並不理他。

胡家安決定自己辯解幾句,到底是讀過書的,開口就不一樣:「你們這樣隨便抓人,是知法犯法,就算是帶人過去問話、配合調查,也不應該給我們上手拷。尤其是我這樣的國家幹部,你們得跟我道歉、澄清我的名譽1

民警看了看他,冷冷道:「你既然懂法,就該明白自己為什麼被上手拷。別廢話,老實過去坐著,你這待遇已經很好了,如果直接派民兵抓捕,有你苦頭吃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