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十七章 江俊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十七章 江俊林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那邊胡老三婆娘也哭天抹淚地嚷嚷起來:「對!我兒子是大學生,已經分配工作了,我女兒是學校的老師,他們都是國家幹部,你們一定抓錯人了,快放開他們1

「不許撒潑喧鬧1冷著臉的民警喝斥:「當我們是閑著沒事幹的嗎?有確鑿證據,我們才會行動抓人,剛才已經跟你們說清楚了,你們有什麼話,等去到地方正式審問再說,現在閉嘴!那兩個,安靜1

被民警瞪著,胡婆子和兩個哭泣的姑娘壓抑住聲音,胡老三瞅准面帶微笑的便衣,又小心冀冀問了一句:「領導啊,杏花兒,真的找到啦?」

便衣點頭:「找到了,不然怎麼能夠打掉拐賣犯罪團伙、順著線路抓到你們?」

「那個,杏花她還好吧?她是我的孫女啊,我們沒有拐賣她,真的1

「真不真的,到公安局再說。我可以告訴你,杏花很好,她和她父母、弟妹在一起,找到親生祖父祖母了。這一次打拐行動,可以說杏花的祖父祖母提供了很大幫助,他們所希望的,就是一定要將你們這幾個胡家人捉拿歸案!你叫胡老三,那麼應該記得杏花的祖父祖母,他們姓莫,是G省人。當年,曾經跟你胡老三同租一個院落居住,他們夫妻生了個兒子叫莫家寶,才滿月,就被你胡老三和你妻子偷走了,莫家寶身上戴著一塊玉鎖,憑著那塊玉鎖,他在G省找到了親生父母,如今一家人團聚。過一段時間莫家寶會回來,辦他的戶口關係,他的親生父母或許陪同他來,你們,有機會見面的1

胡老三張大嘴巴,臉色慘白,突然眼睛往上一翻,咕咚一聲倒了下去!

「啊啊!出人命了喲,胡老三你別死啊!你死了我咋個辦啊?」

胡婆子尖聲嚎哭著撲到胡老三身上,慌急中一腳踹在胡老二身上,胡老二火起,用力朝著他們夫妻踹過去幾腳,嘴裡大罵:「一對兒壞東西、不省心的爛茬子!都乾的什麼破事?我們爺幾個就被你們拖累、害死了1

便衣起身走到胡老三跟前,蹲下,伸手在他人中處掐了一掐,再拍拍他瘦削的刀條臉:「起來吧,這樣就能躲過去嗎?人家要跟你見面,我們總得好好地保著你的命,死不了的1

卡車一直停在村頭沒有動,聽說是還有民警去胡家村後頭的一個小村莊抓兩個人,那兩個是偷牛犯,等到齊了再離開。

群眾越圍越多,村支書和村幹部在人群中指手劃腳現場說教,胡老二婆娘和兒媳婦、孩子們圍著卡車哭哭啼啼,胡老大也罵罵咧咧一通,想要湊近再跟他兩個兄弟和侄子們問說幾句,卻被聞訊趕來的婆娘和兩個兒子不由分說拉走了——胡家院子的爛事,他們不想管,也管不起。

此時,一輛黑色自行車從公路上拐進胡家村村道,蹬車的是位五官清俊身材修長的年輕人,白襯衣黑褲子,溫文爾雅,神情憂鬱,在村口遇著人群,年輕人只得下車,推著自行車慢走,有人認得他,笑著打招呼,稱他「江老師。」

江老師看見民警,還有里三層外三層圍觀的這麼多人,不禁問了一聲怎麼回事,人們告訴他:「胡老二、胡老三家幹了壞事,被抓起來了,全家人抓走一大半1

「他們乾的什麼壞事?」江老師問。

「胡秀娥、胡愛英合夥拐賣了杏花兒,胡老三、胡家安和她婆娘幫了忙,拐子就是他們家親戚!還有胡老二家幾個兒子,是因為……」

江老師只聽到「胡秀娥、胡愛英合夥拐賣了杏花兒」這句,頓時像被雷擊中似的,張著嘴呆站不動,臉色瞬間慘白泛青,一雙眼睛卻漸漸變得通紅,幾乎冒出火花,他猛然把自行車一扔,緊走幾步趕到卡車邊,雙手用力捶打著車板,嘴裡吼叫著:「胡秀娥、胡愛英!你們是不是人?竟然是你們害了杏花!你們……你們這兩個毒物!給我出來,出來!我殺了你們!殺了你們1

胡秀娥、胡愛英就蹲坐在車板後面,蜷縮成一團,腦袋都不敢露出來,恨不得變成蝸牛躲進殼裡。

這個江老師不是別人,正是於五妹說的那位人才好有文化的年輕男老師江俊林,整個公社的中學、小學女老師都暗中喜歡他,這說法也不算誇張,江俊林確實長得俊人才出眾,省師範大學畢業分配到公社中學當老師,胡秀娥、胡愛英姑侄倆不過是個小學代課老師,都不管不顧地爭著戀慕,其他條件好的姑娘喜歡他,更不知其數。

同屬一個學區,教師之間彼此都認識,胡秀娥、胡愛英喜歡江俊林,自然經常借故探訪,頻頻「偶遇」,一來二往的就慣熟了,江俊林要到胡家村來家訪,二女義不容辭帶路,還熱情邀請他來家裡吃飯,誰知江俊林走進胡家院子一眼看見了杏花,人與人之間的緣份就是那麼奇妙,江俊林從此經常往胡家村跑,教杏花和她弟妹識字,幫她幹活兒,反倒把「好朋友」胡秀娥、胡愛英冷落在一邊,不管不顧了!

胡秀娥一個是胡老三的小閨女,從小受盡父母寵愛,胡愛英是胡老二的大孫女,同樣很受重視,平時這兩人只把杏花當使喚丫頭一般看待,而江俊林是她們所愛,哪裡容忍得杏花搶了去?

兩個人把杏花恨之入骨,想了各種各樣的方法要除掉眼中釘眼中刺,最後,在胡老三婆娘的點撥並親自布局下,杏花悲慘地落入她們的圈套,被拐賣掉了!

江俊林當然不知道內情,他也絕不會想到身為代課老師的胡秀娥、胡愛英會這麼的瘋狂,杏花失蹤是在寒假期間,他放假回家去了,家裡父親生病,他直到過完元宵節,學校開學才回到玉田公社,剛開學事情有點多,又忙完幾天才來到胡家村找杏花,此時已是人去屋空,不但杏花不見了,連她的爹媽、弟妹們全部沒了影子!

江俊林傻眼,第一件事是找胡秀娥和胡愛英問訊,當然不可能了解到真實情況,只說杏花一家子走親戚去了。

隨後的日子裡,江俊林來過胡家院子很多次,都問不出個所以然,就找了胡家村的學生,學生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但他們隱約聽到村子里大人們議論,都說杏花去趕集,找不到回家的路走失了,她的家人出去尋找她,一直沒回來。

江俊林十分難過,他又重新和胡秀娥、胡愛英走得很近,經常跟她們回胡家院子,他想了解杏花的消息,但在胡秀娥和胡愛英的刻意下,別人眼中看來卻是他喜歡胡家這對姑侄,可能要挑選其中一個處對象。

眼看新學期開學,江俊林要回學校了,胡秀娥和胡愛英正要蓄勁待發展開激烈競爭之際,沒料到公安破了杏花的案子,大力抓獲搜捕拐賣犯罪團伙,姑侄倆雙雙落入法網。

意中人就在眼前,她們卻是再沒有機會爭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