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二十六章 真是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六章 真是傻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唐雅萱緊貼著牆根,將自己嵌在沙發和牆壁之間,屏住呼吸,當自己不存在,直到門背後那對扭成一團的姐妹倆終於分開,吳曉蕊甩著手先走回房間去,過了一會兒,吳曉文才踉蹌著走進她那間房,很快把門關上。

唐雅萱鬆一口氣,暗暗慶幸自己剛才出來時把房門掩上了,又按照吳曉蕊的意思,先去廚房草草收拾一下,捅過爐子放一壺水上去,燒熱了好洗碗筷杯碟,本想等熱水當中過來打掃一下客廳的,誰想到……這樣正好,吳曉文會以為她在房間,吳曉蕊以為她在廚房,都不會懷疑她聽見、看見了她們之間的撕打爭執。

緩過來之後,又不由得有點抱怨吳曉文:好好的房子幹嘛要給吳曉蕊啊?真是傻!

原本母女倆簡簡單單生活不要多輕鬆安逸,偏偏招惹來一個吳曉蕊,這日子無端就難過了!

趕緊地打掃完客廳,也不急著拖地板了,先去廚房清洗鍋碗瓢盆,再繼續燒熱水,一會媽媽和小姨要用,沒有熱水小姨肯定得罵,媽媽心情不好,還是自己多做多累點,非常時候,少生事為妙!

最後把廁所也刷洗乾淨了,唐雅萱累得小腰酸痛、手腳發軟,一步一步慢慢走回自己房間。

靠在門背後,唐雅萱仰著臉吐出口長氣,想到今天吳曉文被吳曉蕊打壓了,往後,不管吳曉文會不會伏低作小,自己是肯定難逃吳曉蕊的淫威,要被她變本加厲地作賤,不由得一陣悲恨難平:怎麼就這麼背呢?好不容易阻止得吳曉文回唐宅,又脫離了吳宅,母女倆住進單位房,不用受任何人約束管制,眼看自由自在了,卻不料被吳曉蕊這個煞神給纏上!

想到剛才吳曉蕊責罵吳曉文:這一切,都拜你所賜!

那麼自己落到這步田地,從高高在上的唐家女淪為洗碗掃地丫頭、挨打捱罵的受氣包,又是誰給害的?

當然是莫小曼!

唐雅萱咬牙切齒:莫小曼,搶我幸福、奪我前程,這輩子不死不休!恨你、恨你、恨死你!

為什麼就不能心胸寬廣些?唐家多養一個女兒,有益無害,她偏偏不準,非要想把自己趕盡殺絕、塞回莫家那個破院子她才甘心!

說劉鳳英狠毒,她莫小曼更毒!

轉念想到自己做過無數次的同一個夢境,唐雅萱漸漸平復下來,振作起信心和鬥志:夢裡,她是美麗的新娘,面帶笑容滿懷幸福,披著潔白婚紗,穿過長長的花廊緩緩而行!身邊挽著她的是爸爸唐青雲,前方白玉石台邊,站著身穿軍服、挺拔俊朗的新郎!

那是電影里西方貴族才會舉行的盛大婚禮,而她的新郎,雖然離得有點遠看不清面孔,可他穿著軍裝,肩上金星閃爍,身姿俊逸挺拔,那樣出色耀眼奪目,除了少鈞哥哥,還能有誰?

是的,肯定是少鈞哥哥!

並不是一次兩次,這個夢做了無數次,有時連續幾夜都出現,這預示著什麼?唐雅萱緊握的雙手放在胸口祈禱:一定是上天在鼓勵她——堅持!堅持就是勝利!不管現在如何,將來,嫁給的少鈞哥哥必定是她!

原因嗎?因為她是唐雅萱,因為她從七歲起就和少鈞哥哥手牽手,相互牽挂這麼多年!顧奶奶曾經說過的:天上的月老早早就把紅繩給他們倆繫上了!

將來能嫁給少鈞哥哥,幸福過一生,這就足夠了!沒必要跟莫小曼爭一時之氣,後來者就是後來者,無論怎麼掙扎不肯承認,那幾年的感情都是屬於自己和少鈞哥哥的,莫小曼永遠插不進來!

媽媽不是說少鈞哥哥「好色」嗎?這也無可厚非,男人哪有不愛美色的?自己除了要努力學習,還要努力長大,爭取長成才貌雙全耀眼奪目的淑女,讓所有人矚目驚艷,到那時,少鈞哥哥自然而然就回到自己身邊來了!

房門外傳來腳步聲,唐雅萱耳朵貼在門上聽出是吳曉文,她往廚房去倒熱水了,外婆交待過讓她明天早起,去唐宅找莫小曼診看玻

想到外婆幾次用那種目光看自己,唐雅萱撇了撇嘴:勢利眼老太婆,不是好人!

都去看莫小曼、求莫小曼吧,把莫小曼捧得高高的,她偏就不理你們了,活該!

不就是跟著莫阿公學會撿藥材,再由阿公帶去跟隨老中醫學得幾手嗎?有什麼了不起的?自己幾年前就開始學英文,又有浩浩輔導過一陣子,英文水平厲害著呢,將來考外語學院做外交官,氣質出眾、優雅大方的女外交官!不要多神氣多吸人眼球!

莫小曼,她能嗎?

當自己衣飾精緻高雅,說一口流利外語與貴賓愉快交談,出現在電視上的時候,莫小曼只能穿個白大卦,灰頭土臉跟髒兮兮的病人打交道,誰看見她?誰知道她是誰?

莫小曼,簡直傻得不能太傻!真是白白浪費了唐家女這個身份地位!

又想起吳曉蕊罵吳曉文「你為什麼丟棄親生女我猜不著……」

如果,萬一,莫小曼竟不是唐家女,而是吳曉文和別人的私生女,比如是白家的,那該多好!

唐雅萱咬著嘴唇,內心無比熱切:這樣,自己就有機會重回唐家了吧?一切都順理成章,包括那個做了無數次的美夢!

「噹噹當1

房門上粗暴的敲打聲把唐雅萱驚跳起來,吳曉蕊在外頭罵:「小賤貨!你自己洗完了不管別人嗎?是不是想睡大街?還不開門,趕緊給我燒熱水去1

唐雅萱:「……」

肯定是吳曉文用完熱水沒往水壺裡續冷水放到爐子上,她這個媽媽喲……唉!也怨不得,多年來用慣了保姆的人,哪怕也會做點家務事,可總是丟三拉四疏忽得很。

等吳曉蕊離開,唐雅萱才開門趕快走進廚房,添水添煤球,動作無比熟練,這些,還有其它家務事,在來京城之前她還不太會幹,自從母女倆和吳曉蕊一起住進這套房子,不過兩三個月,她就全都學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