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二十七章 何德何能(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七章 何德何能(二合一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夜深人靜,吳曉文和吳曉蕊想必都已睡下,唐雅萱還伏在桌上,就著一盞小檯燈給劉鳳英寫回信。

她也想聽吳曉文的話,不理會劉鳳英,但劉鳳英知道她的學校地址,總是寫信、拍電報過來,電報需要本人親自簽字,有一次郵遞員直接找到班級里,影響實在不好,同學們對她指指點點議論紛紛,連班主任老師都被驚動,曾把她叫去辦公室問是怎麼回事?

唐雅萱只能解釋,說那是鄉下的親戚。

有的同學就因為她有鄉下親戚而看不起她,甚至開始挑釁她這個副班長的權威,唐雅萱覺得這樣下去不行,必須得阻止劉鳳英的愚蠢行為。

要攔阻劉鳳英也不難,只要按照她的意思,給錢!

唐雅萱決定,每月寄十五塊錢給劉鳳英,十五塊錢對唐雅萱來說不是難事,在鄉下卻足夠一家人過好一個月生活。再寫封信,讓劉鳳英閉嘴、安份點,別再給自己添亂!如果因為她的愚蠢壞了自己的前程,以後就真的再也不理她了。

十五塊錢就不辦匯款了,省得讓太多人知道她給劉鳳英寫信寄錢,吳曉文肯定不喜歡這樣,就直接夾在信封里,明天去郵局寄挂號信,一般不會丟失。

將信封粘好封口放進書包里,唐雅萱才安心上床睡覺。

次日早上八點,吳曉文頂著兩隻熊貓眼圈出門,先去銀行一趟,取了五百塊錢回來壓放在客廳桌子上,然後才過去吳宅接吳玉軒,父女倆往醫院和林愛真匯合,一同坐車去唐宅。

到唐宅是十點多鐘,這次門口站崗的警衛認得吳曉文,或許是得過交待,並沒有讓他們稍候等傳報,而是直接放行進入。

唐仁騫、方青蘭、唐浩誠以及新媳婦艾雯麗都在家,唯獨不見唐曼曼,一問,說是大早上幾位朋友過來約她逛街去了。

吳玉軒和林愛真很失望,吳曉文神情有些怨惱地看著唐浩誠,責怪道:「昨兒不是跟你說得很清楚了嗎?讓你知會你姐姐一聲兒,今天外公外婆要過來叫她診病,讓曼曼好好在家等著,怎麼可以出去了呢?你們這倆孩子,真是太不懂事了1

「吳曉文,你說誰不懂事?」

方青蘭端坐在唐仁騫身邊,神態傲慢,自始至終都沒給吳家人好臉色,聽到吳曉文責怪唐浩誠,神情更加冷漠,眼神也凌厲起來:

「你搞清楚:我孫子是專門給你跑腿兒的?我孫女憑什麼要給你診病?她才幾歲?是醫生嗎?你們走錯地方了吧?麻煩把眼睛睜大點,這可是唐家!要找醫院診所看病拿葯,請出門右拐坐公交車直走四十分鐘,那兒有個中藥堂1

吳曉文身子一僵,看了看朝廚房走去的艾雯麗,輕喊了聲:「媽,我只是、只是有點著急,沒別的意思1

方青蘭盯了她一眼:記性不好么?你媽坐你身邊呢!

吳玉軒輕咳兩聲:「那個,親家母請見諒、請見諒!賤內身子抱恙,曉文一著急就有些口不擇言了,沒惡意的曼曼、浩浩可都是曉文的孩子、我們吳家的外孫兒吶1

方青蘭轉眸掃過吳玉軒,冷哼一聲:「有沒有惡意,我可不知道!你們吳家向來愛幹些拋親棄友的事,需要翻臉無情的時候,外孫兒算個啥?」

這話說出來,吳玉軒、吳曉文父女倆同時臉色煞白,吳玉軒更覺得方青蘭那道目光如同實質,冰冷尖銳颳得他臉生疼,一陣心虛,伸手抹了抹額頭,實際並沒有汗滴。

林愛真很生氣,卻不得不拼力壓抑,唐仁騫在呢,安靜地坐在方青蘭身邊,表情嚴肅不發一言,這樣的唐仁騫威懾力太大,她心裡明白:從前的唐家不好招惹,現在,更加得罪不起!吳曉文處理曼曼那件事,唯有低頭認錯,看在孩子的份上還能爭取到些寬宥,其它的辦法,都不可行了!

她偷眼看著主位上的兩個人,目光里暗藏此許忌恨:並沒有夫妻相,憑什麼處得那麼好!同樣的年紀,她和吳玉軒滿頭白髮風霜覆面,這兩人卻是頭髮烏黑、面色紅潤容光煥發似乎只有四十歲!特別是方青蘭,皮膚緊緻細膩光滑,十多年前看她眼角分明有魚尾紋了,此時非但細紋消失,那已然下垂的眼角竟然又微微翹起,翠眉依舊,水眸清透,依稀恍然還是當年那個恃寵生驕、張揚拔扈的方青蘭!

林愛真隱忍著胸口悶痛,盡量讓自己呼吸放平緩,她知道假如這時候「突然發脖,唐仁騫和方青蘭不會放任不管,可能讓人去找曼曼回來,她就能得到曼曼診治、開藥方,免除這一次病痛。但是之後呢?這次她如果真的不管不顧,按照方青蘭所說的把唐家當成醫院診所,那麼下次,就算是浩浩都不可能再幫忙,讓吳家人順利進入唐宅,更別想得到曼曼手上的妙方良藥!

這絕不是她最終目的!

同是曼曼的祖宗,她方青蘭可以得到那麼多好處、滋潤調養得跟個不老妖精似的,自己憑什麼不可以?

林愛真一直認為自己的容貌氣質勝過方青蘭幾倍,如果曼曼也為她精心調理,能夠達到方青蘭這個程度,學校就不會讓她辦退休了,憑著滿腔的工作熱情和不遜於年輕人的創作激情以及彌足寶貴的各種經驗,起碼還可以在職任教二三十年!

林愛真深吸口氣:一定不能心急,得悠著點慢慢來,想得到得付出,如今也不用付出什麼,只需要講究點策略就好!

首先不可表現出心浮氣躁,大家都是有修養的人,態度謙恭好好說話,誰也不會失禮,林愛真堆起滿臉的笑,對方青蘭道:「青蘭妹子」

方青蘭淡然看她一眼:「我是當了奶奶的人,你這樣稱呼我可不敢當。」

林愛真:「」

這跟我稱呼你為妹子有什麼相干?難不成你當了奶奶就能比我年長?

卻也只得換個稱呼:「不瞞親家,我這次是真的捱不過了,都住院好幾天了呢,這胸口堵得,實在難受啊!先前老吳也有這樣病症,就是吃過曼曼給開的幾副葯,全好了!你看他,連常年咳喘都沒有了!所以我就想著,過來讓曼曼給診診脈,開兩副葯吃。」

方青蘭道:「你說得輕鬆,要診脈就診脈,開藥就開藥,不費精氣神、不用擔責的么?前年給開的那十副葯,那也不是曼曼獨立完成,參考的是名醫千金方,還得請教前輩指正。而今她來到京城進了醫學院,就歸教授指導,老師不在跟前,她一個學生哪敢隨便開方子?學醫的人就不能草率,讓老師知道要批評的!你既然住著院,該安心聽醫囑用藥才是,大可不必走來走去,讓曼曼難做,幸好她也不在家1

「哎呀,不用擔責的啊!我們曼曼雖說還是學生,可她畢竟跟隨名醫學習過,自家人給自家人看病,權當是實習,結果如何,都不礙事的。」

「那也不成,我不能讓我孫女冒這個險1方青蘭才不管吳家幾口人神情不虞,堅決不同意讓小曼替林愛真診脈。

昨晚浩浩回來轉告了林愛真和吳曉文的意思,她就生氣了:吳家人都是些什麼東西?臉皮厚得沒個限度,之前合夥隱瞞抱錯孩子真相,恨不得把「毀了容」的小曼關押掩藏起來不讓見光,這會兒有一點點病痛,倒是立馬想到要小曼給診看、抓藥,之前的事全當沒發生過,傷害了孩子也就白白傷害,當誰是傻子呢?

剛巧今早上龐小姬等幾個女孩子來找小曼玩,方青蘭就故意叫小曼跟著龐小姬她們出去逛街買衣裳,避開吳家人,不提自家孫女還有點醫術也需要隱藏著些,就是不顧忌這些,寧可給別人看病,方青蘭也不想便宜吳玉軒和林愛真!

她恨著這對老混蛋呢,他們何德何能?讓她的寶貝孫女兒費心巴腦地為他們診治?

上次曼曼聽了浩浩的話,給吳玉軒開的十副葯,方青蘭知道后就很鬱悶,唐仁騫開解勸告,說浩浩自有考量,又說曼曼既然學了醫,少不得要擔負起救死扶傷的天職,就算不看在外祖的份上,為病者祛除痛苦,那也是積功德,對曼曼有益處。

方青蘭不以為然:我孫女還一沒出師二沒學成畢業,著什麼急擔負天職?要積功德,往後等她當了真正的醫生,天天面對病患,那功德積起來怕是沒完沒了!世界上那麼多人,少他吳家這幾樁要什麼緊?還不夠九牛一毛的!

唐仁騫向來辯不過老妻,就由著她去,反正他現在也看不慣吳家人,隨口替他們說那兩句,只是拗不過自己那點公平心罷了。

說到底,始終是牽絆著一縷血脈親情,如果沒有吳玉軒和林愛真這對外祖,也就沒有曼曼。

可老妻是認死理的,她想的也沒錯兒:自家孫女兒要是少一個心眼兒,早被吳曉文給折騰壞了,甚至還存不存在於世上都難說!所以,唐曼曼之於吳家人,其實沒有任何虧欠!

相反,細究起來吳家人倒是欠了曼曼的、欠了唐家的!

差那麼一點點,唐家就有可能被吳曉文給毀掉以養女代替嫡女混餚唐家血脈,與顧家結親,養女並非善類,卻是使手段將曼曼取而代之的心機女!可憐曼曼被打壓無法歸家,老妻便失去生機,此時怕早已成一丘黃土!留下自己形單影隻也撐不了多久,青山沒了老妻敦促,定會孤身到老,青雲耳根子軟,沒有父兄從旁訓責很可能偏信妻子,浩浩年紀痴迷於科學研究唐家,就此落入吳曉文手中!以前還認為吳曉文溫婉知禮嫻雅大方一派書香閨秀范兒,除了有點女子的小虛榮,並無多大問題,可如今越看她,越覺得不上趟,這個兒媳婦只除了為唐家生下兩個子嗣,其它的,真如老妻所說:沒一樣能入眼!

對吳家偶爾做做表面功夫,全看在浩浩份上,曼曼既已記在青山名下,她自己都不肯與吳家有牽聯,就隨她去吧。

唐仁騫要是有心扮老好人,便和顏悅色非常地好說話,若沒有心情,那張臉就板板正正,冷漠嚴肅得令人生寒,今天有方青蘭在家,很明顯她根本不想讓吳家人好過,唐仁騫不打算掃了老妻的意興,跟吳玉軒客套幾句,借口有事,就起身去書房了。

吳玉軒在後頭眼巴巴看著唐仁騫上樓,他其實還想喝幾杯唐仁騫的茶葉,上次來喝不過癮,害得他念念不忘。

艾雯麗端上四碟新鮮點心,她聽說林愛真在住院,擔心吃藥忌口,就沒給沏茶,重新煮了一壺白開水斟好端來,浩浩幫忙一杯杯分送到外公外婆和媽媽面前。

林愛真誇獎著浩浩,拉他在身邊坐下,和吳玉軒左一句右一句詢問學校里的情況,滿臉慈愛笑容,倒是跟大多數真正疼愛寵溺孫兒的外公外婆相似,一邊不忘和方青蘭拉家常,方青蘭有沒有興緻無所謂,只要搭理她一句就行。

眼看在方青蘭跟前討不著便宜,何妨轉變態度讓氣氛輕鬆愉快些,反正曼曼也還沒回來,明知是方青蘭故意搞的鬼,林愛真就不著急了,哪怕今天等不到曼曼,也犯不著跟方青蘭置氣,還得把關係維繫得更融洽更牢靠些:她現在不僅想拿到治病的葯,更期望從曼曼那裡得到調理身體的方子!

坐在林愛真身旁的吳曉文,眼睛跟著艾雯麗轉,她從浩浩那兒聽說過唐青山和這姑娘已經扯證,這算是唐家人了,不免有一些好奇:唐青山那樣的人,竟然喜歡這種類型女人!

在吳曉文眼裡,艾雯麗五官相貌只能算中等,嚴格來說根本配不上唐青山,她唯一的優點就是皮膚好,緊緻細緻,臉兒粉紅粉紅,整個人白白胖胖跟個白面饅頭似的,這身材夏天穿裙子也不知道有沒有腰?

林愛真卻說:這種胸大屁股翹的女人生育能力特彆強悍,而且往往會一舉得男!方青蘭替唐青山挑中這個媳婦兒,百分百是針對吳曉文和浩浩母子!那老太婆身子養好了就興妖作浪,一定要防備著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