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三十二章 絕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二章 絕交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二章絕交

客廳里笑聲喧騰十分熱鬧,似乎有很多人,小曼暗自詫異:周媽媽不是說今天只有顧唐兩家聚會的嗎?難道還請了別的客人?

跟在顧爺爺和顧爸爸身後走進廳里,小曼掃了一眼,果然好多人,在偌大的客廳分兩處坐著:唐爺爺正跟少錦對弈,少錚和幾個男孩圍觀,一位穿白色海軍服英武帥氣的中年男子坐唐爺爺身邊,竟是顧啟源,應該是剛剛才到家,小曼來的時候並沒見著他。

唐奶奶和顧奶奶並排坐在沙上,邊上環繞著五六個女人,三個女人一台戲,這算是兩台戲合在一起,怪不得這麼熱鬧。小媽媽艾雯麗挨著周媽媽坐,顧家二嬸田雪琴也回來了,正左右手各拉住一個中年女人,傾情熱聊,三個人笑容滿面,無比高興的樣子,那兩個女人其中一個小曼認識,是君冉的母親黃女士,小曼去君家赴過宴,在唐家也見過黃女士兩次。

小曼想走到唐奶奶和小媽媽身邊去,忽覺腿上一沉,像是被什麼纏住了,低頭一瞧,忍不住笑了:原來是這個小萌物啊,顧少欽的妹妹顧少瓔,一歲的小傢伙,還沒會說話先會走路,最喜歡抱人大腿了。

小曼蹲下把顧少瓔抱起來,臉貼臉香香一下,小萌物裂開嘴咯咯咯笑,一串口水滴滴嗒嗒下來,小曼故作嫌棄地側目瞪她,小傢伙撲騰著兩手笑得更開心了,小曼正要掏手絹,旁邊伸過來一方紫羅蘭的雪白手帕,替顧少瓔擦去口水,含帶笑意的溫柔嗓音說道:「我們少瓔多乖多漂亮啊,不就是流點口水而已么?幹嘛嫌棄我們?對不對?少瓔來,姐姐抱抱1

小曼:「……」

轉頭看到一臉愛心笑容的君冉,直想罵一句****我嫌棄你是真的,什麼時候嫌棄過小萌娃了?

君冉身邊還有位跟她氣質相近、容貌艷麗的年輕女子,微笑看著小曼,小曼覺得這女子笑容挺熟悉的,一時想不起在哪裡見過,心裡煩惱著君冉又來給自己添堵了,有點想念鄭少鐮了呢,鄭少鐮該複員了,趕緊回來幫忙打妖怪啊!

少瓔推拒著君冉的手不要她抱,小曼也護著小萌娃側轉身躲開君冉,卻不料手上一空,顧少玲從另一邊把少瓔搶走了,嘴裡還教訓道:「傻孩子,人家嫌棄你呢,你還跟她玩,傻透了你!乖乖的不準鬧,姐姐抱,我可是你親姐1

田絲絲像影子似地跟著顧少玲,朝小曼撇嘴:「小孩子誰不流口水?你還是農村娃呢,不知道比少瓔臟多少倍1

小曼沉下臉:「你說誰臟?農村娃怎麼你啦?以後看見農村娃你給我滾遠點,你不配跟農村娃說話知道嗎?」

小曼目光一冷,幾句話說得義正辭嚴,田絲絲神情變得不自在,君冉和顧少玲微楞,幾個人圍站的小場合安靜下來氣氛就有些詭異,顧少瓔在顧少玲懷裡掙脫不開,張嘴哇哇哭,保姆趕緊跑來將她抱出去玩。

那邊沙上的大人們看過來,唐奶奶揚聲道:「曼曼?曼曼怎麼啦?來,奶奶在這1

顧奶奶對周媽媽道:「曼曼跟著你父親和啟明在後院走這一轉,早該餓了,回來了就趕緊開飯吧1

周媽媽答應著站起身,先走去男人們那邊招呼一聲,再往餐廳去安排上菜,艾雯麗在唐奶奶示意下,跟過去幫忙。

顧奶奶目光看向幾個小姑娘,說道:「姑娘們去洗洗手,準備吃飯啦。曼曼,是不是少玲又不懂事招人厭?你跟奶奶說,奶奶教訓她!少玲,你給我過來1

「……」顧少玲鼓著腮幫,側轉臉,鬥雞般恨恨地瞪住小曼。

小曼切了一聲,就故意氣她:「再瞪我,我立馬回家去,直接坐實你招人厭,讓顧奶奶收拾你1

「你……你可惡1顧少玲果真氣紅了眼。

「行了曼曼,大家難得聚在一起,開個玩笑而已,不要計較這麼多,太小器量可不好,沒朋友的啊1君冉低聲說著,語氣溫柔,走一步拉小曼的手,小曼甩開她:「就是這麼小器,希望你嫌棄我,不要離太近1

那位感覺熟悉的年輕女子輕笑出聲,小曼看過去,她便伸出手來說道:「你好曼曼,我叫曾蓉,是君冉的同事。」

哦,原來也是女主播啊,難怪說話聲音這麼好聽。

「你好。」

小曼的手剛觸碰到曾蓉,就被顧少玲給推開,一臉嫌棄:「蓉蓉姐你快結婚了,別讓她碰你1

小曼被推開還沒什麼,聽到顧少玲這句話就怒了,也把她推了個踉蹌:「你給我睜大狗眼看清楚,是她主動跟我握手還是我要碰她?什麼東西?送給我還不樂意碰呢1

田絲絲趕緊扶住顧少玲,攬著她的肩膀安撫著,看仇人似地對小曼怒目而視:「你幹什麼你?不樂意你為啥朝蓉蓉姐伸手?還打少玲!你是來做客的,主人家寬容對你好你該識相點,別太過份了!你以為人人都是唐雅萱那麼好欺負?你一出現就把人掃地出門!想想你來顧家,給我們少玲招了多少是非?她為你受了多少委屈挨了多少次罵?知道為什麼不讓你碰蓉蓉姐,因為有人說了,你就是個專門搶人福氣的破災星1

「誰說的?指名道姓給我點出來,否則我跟你沒完1小曼一隻手揪住田絲絲把她拖到自己身邊,手上稍微用力抖晃她幾下,田絲絲受不住地尖叫出聲:「啊!放開我!姑媽……打人了1

「怎麼啦怎麼啦,這是?」唐奶奶、顧奶奶一起走過來,田雪琴早已先幾步趕到近邊,拍撫一下紅著眼睛撲進懷裡的顧少玲,又伸手去掰小曼緊抓著田絲絲領口的那隻手,緊張但不失溫和地說道:「孩子,好孩子放手!你看人都變了臉色,呼吸不順暢很容易出事的,休克就不好了,聽二嬸的,趕緊放開她!你也不要激動,放鬆心情,我是二嬸啊,看清楚了嗎?有什麼話跟二嬸說,二嬸一定給你解決,啊?」

小曼:「……」

這女軍醫是把自己當精神病嗎?好吧,那就精神失常給你看!

小曼不但沒放下田絲絲,索性還把田雪琴懷裡的顧少玲也給扯出來,同樣的手法,都是扣住了領口,上下左右晃動,如果不是有人圍在身邊,她就學孫悟空耍金箍棒,讓這兩人享受一下人工摩天輪的滋味!

顧少玲比田絲絲嬌氣多了,被小曼扼住頸口,一口氣喘不上,直接翻白眼暈了。

「啊!啊!曼曼你……你快住手!快住手1田雪琴驚呼著上來搶女兒。

小曼淡淡地看了田雪琴一眼,說道:「放心死不了,你如果亂動,我不保證生變故,若是陷入深度昏迷,你就是費功夫搶救,她可能也醒不來1

「你,你說說你這孩子……到底怎麼回事?多大的仇啊?你要置她們於死地?」田雪琴瞞臉震驚地看著小曼,眼裡的惱怒厭惡一閃而過。

唐奶奶和顧奶奶站在邊上,很奇異地保持沉默,其實顧奶奶也著急,想上前詢問干涉來著,但被唐奶奶捉住手腕,不讓她靠近。

顧奶奶內心腹誹,卻也只能無奈順從:她和方青蘭從年輕時候起的相處模式就是與眾不同,不相見彼此想念牽腸掛肚,呆得久了又互相損飭一個不服一個,這種情況隨著年紀上來有所改變,但時不時地還是要冒一下苗頭,不過這會兒誰都看出小曼很生氣,唐奶奶是親奶奶自然要護短,顧奶奶對這個未來孫媳婦也很疼愛的,就先靠邊看著,讓那孩子泄一下再說。

田雪琴眼角餘光明明看到兩個老太太站那兒,卻遲遲聽不到她們出聲,唐奶奶就罷了,自家婆婆最心疼最寶貝大孫女兒,為什麼也不過來救少玲維護少玲?難道果真像絲絲她們在別人家聽到的議論:這個曼曼就是個專門搶人福份的破災星!破災星是什麼?很可怕的東西,盯上誰糾纏誰,直到把人折騰得一無所有!

如同那個唐雅萱,多嬌貴的女孩子,乖巧知禮,唐家把人捧上天養在雲端,其實也不捨得丟棄的吧?再過幾年都可以嫁人聯一門好姻緣了,卻是因為唐曼曼容不下,說不要就不要,直接將唐雅萱摔下泥地,那一種凄涼悲慘,真是不忍目睹!

唐曼曼會奪走自家女兒的福份,田雪琴本來是不信的,她女兒是誰啊?顧家孫輩唯一孫女,全家寵得公主似的,京城裡數得上名號的貴女!怎麼可能讓鄉下來的女孩奪了福氣?但是想到唐曼曼那個臭脾氣的親奶奶,本身又有兩手針炙術,曾經救醒公公,如今公公婆婆甚至全家人都對她另眼相看,無理也准她有理,少玲十次打電話,八次都在說奶奶把她應得的好東西分給了曼曼……越深想越覺得,似乎真的應了那句話呢!

田雪琴緊握的手又用力幾分,暗吸口氣,笑容和善語氣溫柔地對小曼說道:「咱們曼曼一直是善良可愛的小姑娘,肯定是絲絲和少玲不懂事,招惹你不高興了,不管怎麼樣,她們也是朋友對吧?看在大家平時友好相處,一起玩樂的份上,就先把她們放開,讓她們好好呼吸,好不好?啊,對了!曼曼喜不喜歡珊瑚?或者珍珠?二嬸這次帶有幾樣禮物,很漂亮的哦,可以讓你先挑選,剩下的才給她們,好不好?」

小曼冷笑,右手加點力,把堅強的田絲絲掐得雙腳亂蹬,臉色紫漲,眼看撐不下要翻白眼了,左手鬆緩,食指輕點一處穴位,顧少玲醒了過來,雙手提起同時一放,表姐妹像兩根麵條直接軟倒在地上,嗚咽著咳喘不停。

田雪琴立馬想蹲下照看女兒和侄女,小曼很不客氣地擋開她:「讓她們先松一鬆氣,我要一個保證,若是不滿意,還得繼續1

「你1田雪琴真的生氣了,女兒已經脫離魔爪,她也沒那麼多顧忌了,直接轉身面向兩位老太太:「媽,唐嬸兒,你們看曼曼這孩子,太不像話了!哪有拿人命開玩笑的?」

小曼不等兩位奶奶出聲,對田雪琴說道:「人命不可以,那麼可以拿什麼開玩笑?聲譽、人格、尊嚴?這些都可以嗎?田女士是位軍醫,救死扶傷,見過無數傷患,有沒有點特別的感想?難道你也覺得,人只要留一口氣養著命就行,其他有沒有都無所謂?」

田雪琴將一縷絲抿往耳背,看著小曼淡然道:「你們還都是孩子,平時玩的好好的,哪有這麼嚴重的話題?我坐那邊可看著聽著呢,她們姐妹可沒對做什麼出格的事。」

「那麼田女士是不是覺得我腦子有問題?我很暴力很瘋狂有臆想症??」

田雪琴眼睛閃爍一下:「我可沒這麼說。」

「你當然不會說出口,但你的言行在暗示我:孩子你很不正常!你是醫生,有權威的副院長,在你面前我得尊重一下,因為我現在也進入醫學院了。為了表明我是個正常人,我向大家解釋為什麼對她們兩個出手——其實我一直很討厭她們倆,不知道是我太過注意禮貌,還是她們神經有點大條,總之我的冷淡她們沒察覺。她們常在周末來找我,我是不會跟她們出去玩的,因為嫌棄,她們嘴碎、庸俗低趣味,而且還頻繁招惹我,我一直忍耐,怎麼說都是親友熟人家孩子,不好弄太僵。但今天,我不能忍了,宣布跟她們絕交!並且,要求她們給我解釋:什麼叫破災星?什麼叫我奪了別人的福氣?這話從哪裡來,誰說的?請給我說清楚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