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三十四章 少玲膽兒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四章 少玲膽兒小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田雪琴呆住了:老爺子閑得吧?小孩子吵吵兩句,他湊什麼熱鬧啊?他嚴肅起來那一身的威壓,家裡男孩子都畏懼,更何況是少玲、絲絲?可別把小姑娘嚇壞了!

她趕忙看向顧老太太,希望婆婆把事情攬過去,誰知顧老太太只是被唐老太太激怒得失控,狀態有點混亂,這會子回過味來,想起剛才田雪琴跟曼曼說的話,還有顧少玲怎麼懟曼曼,不由得惱火這母女倆也太會招惹是非,好好的家庭聚會給弄得一團糟,顧老太太狠狠瞪了田雪琴一眼,拉著少欽在周慧蘭陪同下轉身往唐家人坐的地方走去。

田雪琴鬱悶又委屈,看看低垂著頭並排站著的兩個女孩,仿似那些年站台上挨批鬥的黑五類崽子,可憐兮兮的,心裡很不是滋味:自己的嬌嬌女,一句重話都受不住的,怎麼捨得交老頭子手裡?顧啟源曾跟她說起過小時候犯錯,就會被父親責訓,那經過不要太血腥,簡直就是土匪暴行!而且老爺子可沒有不打女人的想法,當年顧啟月逃婚,四處找不到人,老爺子盛怒之下,拿皮鞭抽了顧啟源三兄弟,老太太只是說兩句話阻止一下,也被他狠狠抽了幾鞭子,簡直就是個法西斯!

如今自己的女兒……只不過是小孩子之間幾句口角,應該不會那麼慘吧?

田雪琴忐忑不安,轉著目光尋找顧啟源,不過按照丈夫的性子,平時對老爺子惟命是從,怕是巴望不上的。

果然,顧啟源正和君、曾兩對母女說話,客氣地邀請她們去餐廳用飯,一面也在看田雪琴,示意她快過去,客人是她帶進門的,趕緊負責招呼好。

田雪琴有些後悔:早知會發生這樣的事,就不把客人叫來家裡了,只為省下那頓飯錢,下個月可以多給娘家寄點,侄子要結婚了……唉!

君、曾兩位夫人本是高高興興帶著女兒來顧家做客,和田雪琴聚一聚談談心,不料攤上這種事,也很不好意思。如今已經過了飯點,肚子是真餓了,可人家長者都說不吃飯了,她們怎麼好意思吃?想著要不要跟田雪琴說說,先告辭回去算了,但顧啟源代雪琴出面招待挽留,她們也不好多說什麼,硬著頭皮跟隨夫妻倆往餐廳去吃午飯。

走出客廳,田雪琴叫常來顧家的君冉幫忙招呼其他幾個人先行兩步,她和顧啟源落在後頭,有些焦急地對顧啟源說道:「我陪著客人好了,你回廳里去吧,少玲膽兒小,你勸一勸爸,別嚇著了。」

顧啟源看她一眼:「少玲膽小?未必。全家人都在廳上坐著,還有客人,她就敢放出那種話,嘲諷懟罵的還是唐曼曼!唐曼曼誰啊?唐家才剛剛尋找回來的嫡親孫女,顧家長孫未來兒媳婦……兩家人都寶貝不過來,少玲不知道嗎?就算她沒這點眼力,顧家的教養沒那麼差吧?她在做那件事的時候,應該想到了會出現什麼後果!所以,你不用擔心,你女兒有膽量,也有擔當1

「……」田雪琴瞪著眼,撫住胸口像是一口氣出不來般:「顧啟源,你怎麼這樣?那是你的女兒,顧家唯一的女孩兒!你就忍心讓老爺子整治她?你也知道老爺子的手段1

顧啟源眼睛微微一眯,目光銳利,聲音低沉冷凝:「田雪琴!我看你是腦子出問題,不適合繼續在醫院工作了,免得哪天發生醫療事故害人性命!老三的少瓔一歲了,你竟然忘了?還當你女兒是顧家獨女嗎?」

田雪琴眼皮一跳,忙分辨道:「我、我當然沒忘記!只是習慣了這說法而已!這麼多年了,家裡只有一個女孩兒嘛1

顧啟源哼了一聲:「這麼多年,你的壞習慣是越積越多,再不改,後果很嚴重1

「哎,你什麼意思啊?我哪來很多壞習慣?」

「自己想想,我沒空給你一一指出來。」

「啟源,你真的不管少玲嗎?老爺子他……」

「老爺子沒你說的那麼可怕,他是少玲的祖父。各人有各人的教育方式,你既然看不慣,為什麼當初不自己教養孩子?少鋒少玲都是出生沒多久就扔給我父親母親?」

「那不是我們倆工作都忙沒空帶孩子么?少鋒到上學的時候我們也帶過的啊,他自己住不慣非得跑回老宅。少玲可是女孩子,跟著我們在那種小地方生活,將來氣質、眼界都不行的,她可是顧家的姑娘,一出生身份地位就不同一般,應該養在京城老太太身邊。老太太有三個兒媳婦,只有一個孫女,疼愛得什麼似的,她那一大票嫁妝,不得等少玲長大交給她?」

「……」顧啟源皺緊眉頭瞪著田雪琴,要不是已經走到餐廳門口,他真想掉頭離開了。

到底是心裡不安,這頓飯賓主都吃得沒有滋味,幾個人喝了點湯,略略動了動筷子,就不肯再吃,算是用過午飯了。

有顧啟源做代表,君、曾兩位夫人也不必再回廳里去見其他的顧家主人,和顧啟源客氣幾句,就告辭離開。

田雪琴讓顧啟源回客廳去看看什麼情況,她自己送客人出門。

走出大門口,田雪琴才嘆口氣,拉著君、曾兩位夫人賠罪:「兩位姐妹啊,今兒真是對不住了!還有蓉蓉、君冉,阿姨改天再另外請你們去玩1

君夫人黃薇笑著搖頭,曾夫人也笑道:「俗話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你們顧家可是最安寧事兒最少的了。其實今兒也不算什麼,小孩子吵鬧惹點口角而已,很沒必要弄成那樣的。我看哪,是唐家那女孩過份了些,得理不饒人,很難相處呢1

「可不是?」田雪琴終於聽一句知心話,胸口憋屈總算是鬆動了些,大倒苦水:「這個唐曼曼,還不如之前那個唐雅萱呢,教養太欠了!哪有在未來公婆家、對著小姑子就敢這麼跋扈?我們少玲也不是故意說那樣的話,肯定是聽到外邊傳言,要說傳言無根無據,那麼多女孩子,為什麼偏偏就拿她唐曼曼來論說?我們也明明知道,不但唐雅萱,連唐青雲、吳曉文夫妻倆都是因為唐曼曼被掃地出門,這可不是捕風捉影空穴來風!上次我偶然遇見吳曉文,談說起這事,她哭得眼睛都紅了!所以說那孩子……唉,算了不說了!幸好也是嫁進大房,要給我定這麼個兒媳婦,早百年我就給她退回去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