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三十五章 總有宵小來添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五章 總有宵小來添堵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就是,這樣的女孩子誰敢沾邊?換了我,我也不要1曾夫人道。

黃薇只是附和著笑兩聲,沒有多話。

君冉親昵地挽著田雪琴的手說道:「好二嬸,你就別生氣了,有顧奶奶在呢,我相信她會護著少玲,不會真讓少玲受委屈的。」

曾蓉也道:「是啊田阿姨,你不要太擔心。」

田雪琴拍拍君冉的手,眼睛卻看著曾蓉:「我聽你倆說話,這聲音跟摻了糖似的,蜜蜜甜甜。」

停一下又對曾蓉說道:「蓉蓉啊,等少鋒有了消息,阿姨一準把他地址拿給你,讓你們先通信,彼此熟悉,日後見面就很好了。」

曾夫人抿著嘴笑,曾蓉不好意思地低頭道:「謝謝田阿姨1

君冉問:「二嬸,少鈞和少鋒都去一年了,真的沒有寫信回來過?」

田雪琴答道:「是真的啊,我還能騙你們?聽你二叔說,那種國際軍校特別嚴苛還在其次,主要是他們身份特殊,不能隨便泄露真實情況,所以得特別小心。」

君冉噢了一聲,若有所思地點頭。

君家離顧家不遠,母女倆是步行來的,不用坐車就先行告辭離開。

田雪琴送曾夫人母女到轎車旁邊,看著她們坐進去,然後扶著車門對曾夫人說道:「真是抱歉了,上次讓你們白走一趟,這次家裡又出了這樣的亂子,改天一定得請你們到飯店去,正式賠罪1

曾夫人擺著手:「咱們誰跟誰啊?當年一起在海軍醫院工作,少鋒到你們身邊得有兩年吧?蓉蓉和少鋒玩得多好啊,這麼些年來,這丫頭對哪個男孩都是愛搭不理的,唯獨提到少鋒,她就精神煥發,跟換個人似的!上次以為會見著少鋒,丫頭興奮得睡不著覺,誰知撲個空,回來懨懨地差點都生病了呢1

田雪琴道:「這就是他們的緣份啊,我的好姐妹!放心吧,上次是因為少鈞臨時有事讓少鋒幫忙去辦,並不是少鋒故意失約,要是知道等著跟他見面的是小時候的蓉妹妹,他不得後悔死?」

兩人隔著車門哈哈笑,曾蓉坐在另一邊羞紅了臉。

把客人都送走了,田雪琴才想起家裡一攤事,趕忙進門奔往內院,等她走到客廳一看,人都不見了,往外走到門口撞著周慧蘭,拉住問道:「大嫂,他們人呢?少玲和絲絲呢?」

周慧蘭淡淡地看她一眼:「人都在餐廳用飯,少玲和絲絲已經承認錯誤並向曼曼賠禮道歉,但依照家法要餓一餓,在你那院子里關禁閉,什麼時候把檢討書、悔過書寫好,就什麼時候給飯吃1

「什麼?」田雪琴瞪大了眼睛:「大嫂你不是開玩笑吧?才多大點事?她們可都是嬌滴滴的女孩子,怎麼能夠餓著?還關起來?大嫂你就這麼眼睜睜看著?」

周慧蘭冷笑:「你瞧著,我像你那麼愛開玩笑嗎?你的女兒和侄女嬌滴滴,我家曼曼就不嬌貴?田雪琴,事情經過我都了解了,還有你後面說的那些話我也聽見個大概,我告訴你我很生氣!少玲是你生的,還虧得她打小在老太太跟前長大,不然,敢這樣對待我未過門的兒媳婦,你看我怎麼收拾她!要把人給驚跑了,你們可賠不起!我跟你這當媽的沒完1

田雪琴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地看著周慧蘭,這是那個賢惠溫善的大嫂嗎?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可怕?

周慧蘭走出幾步,又轉回頭:「我是來替老太太傳話的:讓你等著,一會大伙兒吃過飯,你要向曼曼賠禮道歉1

「我憑什麼?我可沒對不住她1田雪琴也生氣了,她什麼身份?跟個小姑娘道歉,簡直笑話!

周慧蘭道:「你從頭至尾對曼曼說了什麼話?自己琢磨琢磨,該不該向孩子道歉?還有,唐伯母要求,你必須向唐伯父、唐伯母道歉!我們家老爺子和老太太都答應了,讓你照辦1

「這又是為什麼?」田雪琴氣得凌亂了,豈有此理!全世界都合起來欺負她一個人是不是?

「你說為什麼?自己的一言一行,這麼快就能忘記?就算你是剛剛才嫁進顧家、不了解唐伯母脾氣,那你總該知道唐家什麼門庭,不是只有你的少玲貴重,唐家姑娘的份量同樣不容輕看!人家祖母眼不瞎耳不聾,就在那旁邊站著,看著你縱容女兒胡說八道!你要不願意想明白,我可以替你把顧啟源喊來,剛才的談話他也旁聽了,要不要道歉,你夫妻倆商量著辦1

「……」田雪琴眼睜睜看著周慧蘭走開,嘴唇都快咬破了。

餐廳里,兩桌人安安靜靜吃飯,小曼用筷子撥拉著碗里的飯粒,食不知味。

她不能不留下來吃飯,雖然她也很想跟著硬氣的奶奶回家,可是這麼一走,以後兩家之間怕就真的有了隔閡,不太好修補呢。

在京城讀書,她並不經常來顧家,大多是顧家邀請才來,現在的周末又不是兩天制,學生只有一天半,顧家也考慮到不影響她的學業,所以通常是隔一周叫她回來一次,竟然這樣也能招惹是非,她也是服了,不知道該抱怨自己天生一個惹事體質,還是該惱恨總有宵小添堵不肯讓自己好過!

顧少玲和田絲絲淚流滿面地賠禮道歉,那樣險些要暈過去似的,小曼只是冷冷地看著她們,心裡明白,她們未必肯真心認錯,只是扛不過顧爺爺威壓才道歉。

而據她們供述,唐家剛找回來的親孫女是專門奪人福氣的破災星這個傳言,確實有,就在西頭衚衕老槐樹底下,一群大媽大嬸坐那兒聊天,顧少玲和田絲絲偶然經過聽到了,跟曼曼吵嘴兒,忍不住拿出來說說。

那些大媽大嬸家就在附近,要過去打聽,分分鐘鍾能找著人,顧爺爺已經派人去了。

小曼知道西頭衚衕,鄭少鐮帶她走過,告訴她那條衚衕直走再拐個彎兒,就通到君家所在的花兒衚衕,小時候君冉就每天幾趟地從那兒跑到顧家來找他們玩。

別人眼中自己是什麼樣的,小曼並不介意,更何況那些還是根本不相識的陌生人,但如果是惡意中傷詆毀,她當然不會容忍。

小曼默默想:這事會不會是君冉搞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