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四十一章 婚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一章 婚禮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姐弟倆走去打開皮箱,一人掀開一個箱蓋,居然是滿滿兩箱子石頭,一塊塊大小不一,最小的皮表顏色也不同,黑黃、淡綠、深紫、青灰、暗褐,跟山裡尋常見到的石頭沒什麼區別。

唐浩誠抓起一塊足球那麼大的,在手上拋了一下:「這什麼石頭?足以當賠禮之用?」

小曼也拿起一塊,禁不住笑了:「好石頭!浩浩你別拋,專心感受一下。」

唐浩誠依言將石頭捧在手上,閉目凝神,很快睜開眼睛,驚喜道:「姐,這個是……有靈氣的1

小曼笑著點頭,今生的唐浩誠依然熱衷於科學研究,但不影響他成為修士,每天固定四個小時修鍊,輔以丹藥,他如今已是鍊氣二層,凝神專註,能感知到石頭裡的靈氣。

「這個應該就是玉原石,靈氣越濃,裡頭玉坯越大。這滿滿兩箱子,夠我們用好一陣子的了。」

小曼感嘆:「君家怎麼有這麼多原石?他們從哪裡找來的?要是能弄清楚門路,我們以後可以自己去尋找1

唐爺爺寵愛地看著孫子孫女用石頭互拋著玩,微笑道:「君老是個玉痴,年輕時就是個鑒玩專家,他還喜歡自己搜尋原石,眼力相當不錯,據說經他挑中的原石十之八九都分解出玉石!這些是他多年前收集,沒來得及開解一直深藏著,我也是有次與他對弈,偶然聽見他說出來。這次他要代孫女賠禮,我記著你們需要玉石,索性就給他順回來——君老可是很捨不得呢1

小曼忍不住笑:「反正他也留了那麼多年,一直沒解開,那乾脆就給我們好了,這些原石個個靈氣濃郁,先不論裡頭玉質如何,只用於修鍊,夠我們消耗一年的了。」

唐爺爺瞪眼:「這兩大箱子近百塊原石,就只夠你們用一年?」

「你以為呢爺爺?窮文富武,修鍊本來就很耗資源,地球上靈氣又太稀薄,尤其是人口密集的城市想尋找點靈氣很難,若想加緊晉階,我們得靠其它途徑,玉石里通常都蘊含靈氣,光靠買的話就需要很多錢。」

唐爺爺若有所思:「你顧爺爺已經讓少錚往南邊去探路子了,順利的話就在那邊開礦坑,雖則有你顧爺爺在,真尋得礦脈也會分我們些,但我們這邊可是一大家子,總不好意思坐享其成,我看……」

「爺爺說得對,我們不能依賴別人。今年寒假比較短,家裡又有喜事,我們就不往外跑了,等明年暑假吧,暑假我去一趟南邊,既當作旅遊,也探看探看門路1小曼說道。

唐浩誠一聽很興奮:「我也去1

小曼看看他:「你有那個時間嗎?」

「怎麼會沒有?提前知道行程,做好安排時間就出來了。再說暑假兩個月呢,咱們坐飛機去,辦完事就回來了,你難道要在南邊遊盪六十天?」

「說不定哦,旅遊嘛,就是到處走走看看。」

「那最多一個月,足夠了。」

「……」

唐爺爺道:「這事,等我和你們爸爸商量之後再說吧。」

接受了君家的「精神賠償」,過得幾天就是元旦,唐爸爸和艾雯麗舉行了盛大婚禮,這裡的盛大僅指人多熱鬧,不是什麼豪華排場,八十年代初期的婚禮風格依舊是沿襲自七十年代,白色婚紗還沒有流行起來,新郎新娘通常穿一身新衣裳,胸前佩朵紅花標明身份就行了,不過唐家弄的喜宴規格倒是超出別人家,特地請了大飯店廚師,做出來的茶飯那個美味,估計能令許多人惦記很久。

唐奶奶也挺絕的,沒給吳家發請柬,甚至吳曉文都沒通知一聲,不過吳玉軒、林愛真和吳曉文得知消息后還是來了,上門是客,自然沒有推出去的道理,只是小曼就被膈應到了——忙著做事當中沒提防,冷不丁地就被林愛真拉住,向別人介紹:瞧瞧,這就是我大外孫女,怎麼樣?小模樣還可以吧!

眾目睽睽,又不能太失禮,今天唐爸爸大喜之日,不好讓這些人給攪和了。

吳曉文情緒似乎有點低落,臉色也不太好,找了兩圈沒見著唐浩誠,就老實在父母身邊呆著,不像往時那般活躍,估計是因為唐青雲沒回來吧。

唐青雲工作原因缺席他大哥大嫂的婚禮,不過從他三天兩頭往家裡打電話,可以想見他是衷心為他大哥高興的。

顧家一大家子除了二房,其餘老老少少早早地就來了,要幫忙招待客人,顧啟源頭天給唐青山打過電話道喜,賀禮是整份的,代表全家,統一由顧奶奶安排置辦。

君家除了君冉,也都來了,君老和君爸在男席那邊,小曼和君媽都有意無意避開不打照面,君瑞卻尋得個空隙,攔住小曼,兩人在角落裡站了一會。

君瑞歉意道:「我姐有點太偏執,弄出這種事情,我除了抱歉,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但她的行為只代表她自己,如果我察覺了,絕對會阻止她的!希望曼曼不要怪罪到我,我和曼曼一直都是好朋友,對不對?」

小曼:「……」

不怪就不怪,可是我們什麼成好朋友了?沒到那個程度吧?

想想拿了人家那麼多玉石,好歹也客氣點,不方便說難聽的,就隨便點個頭敷衍算了。

唉!誰讓自己天生良善心軟,這樣真的不好,阿奶和奶奶都說太容易讓人哄騙,確實有點。

君瑞之後,小曼在走廊里又被人攔了一下,這次是白家人,白晴月。

白晴月原本是帶著兩個侄女的,不過侄女大了會自己走開找相識的伴兒說話,白晴月心情不好,不想跟別的女客扎堆,一直默默尾隨新郎新娘,暗中觀察新娘子,若是有人留意看,就會發現她眼睛有點泛紅,看向唐青山的目光幽怨哀婉,轉投在新娘身上時,則恨不得化為刀片利箭。

她是不甘心的,做為一個高雅矜持的女子,她卻可以在唐青山面前放下自尊,主動向他表白,十幾年間總共三次,每一次都被他拒絕,前兩個理由是忘不了顧啟月,最後一個理由,他說習慣了獨自一人,這輩子不會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