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四十二章 傻妞也會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二章 傻妞也會玩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白晴月還記得當時聽到這句話心裡舒服極了:終於不提死鬼顧啟月,這就是進步呀!她將再接再厲,總有一天能拿下這個男人!

唐青山向來說話算數,白晴月自認為是最了解他的,他都這麼說了肯定就不會主動沾婚姻的邊,所以她有點掉以輕心,結果在她忙於其它事情不留意的情況下,唐青山竟然莫名其妙不聲不響跟人打了結婚證!

白晴月得知這個消息,差點氣暈,在家裡直接摔碎了一整套名貴茶具。

唐青山怎麼能夠這樣對待她?從小到大兩人什麼樣的情份啊?他和顧啟月有婚約,和自己難道就不算青梅竹馬?顧啟月逃婚、難產死掉,他傷心沉淪,又喝酒又抽煙還不愛搭理人,是誰放下姑娘家的矜持,不顧路途遙遠,每個月坐著老掉牙班車顛簸好幾天去探望他,默默地陪伴他度過那段灰暗日子?想起那時候,多麼不容易啊!兩個人如今都蹉跎到四十多歲,男不婚女不嫁,同命相憐,他要娶就應該娶她白晴月,否則他就是缺失了良心!

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女人算什麼?要是個嬌滴滴艷若桃李二十齣頭女孩兒,那還能理解為男人的色心作怪,可也不過是個姿色平平老姑娘,跟自己相比差了不止幾條街,而且那副小家子樣,一看就知道根本沒有交際能力更妄談持家本事,貿然相識就匆匆結婚,這是為什麼?想要女人暖床,為什麼不能選知根知底的人?

白晴月眼含淚意凝注不遠處那道俊逸的身影,看著那身影靠近另一個大紅色微胖女人背影,手還扶上那女人肩膀攬扶她一同走開。

白晴月雙眸微眯,充滿怨恨的目光死死盯住新娘微胖的背影,差點咬碎一口銀牙:就這副尊容,居然也出自名門,真是活見鬼了!

她原本是想讓人動手腳把這女人從唐青山身邊清除掉,可沒料到,查出這女人本身有那麼點社會地位就罷了,娘家背景也不簡單:父親艾寶國,竟是赫赫有名的開國上將,而她母親在教育部,聽說職位不低,她的一位姨夫,是……

白晴月用力搖頭,不願意再想這些了。

或許,她根本沒完全了解那個男人,唐青山,他其實未能免俗,也是個會看菜吃飯的,他看中艾家什麼?還有這個艾雯麗,貌不出眾,三十歲年紀,擁有可令人眼紅的才華名利!

新郎新娘走進側廳看不見了,白晴月才感覺站得腳酸,有些虛脫地靠在廊柱下,正打算從挽在手腕上的小坤包里拿出香煙抽一根,瞥見小曼,立馬放下包包,打起精神,帶著一臉溫柔笑意上前拉住了小丫頭——大魚暫時跑脫了,這小的可有大用處,得努力把住!

小曼不喜歡白晴月,實際上從看到白立華和吳曉文假裝夫妻帶著唐雅萱逛街,她對白家人就再沒一絲兒好感。

而白晴月自從在某次宴會上看見她,就一副很合眼緣很喜歡小曼的樣子,白家得點什麼新鮮果子或是其它好吃食好補品,總會給小曼留一份兒,不是送到唐宅,就是借著去醫科大探訪在校辦工作的同學,「順便」看望小曼並給她送三同學、舍友的面談說白俊帆的情況,故意引同學和舍友誤認為小曼和那位「俊帆哥哥」有不一般的關係,小曼為此已經很不高興了,給她幾分薄面沒做什麼令雙方都難堪的舉動,她竟得寸進尺,絮絮叨叨跟小曼訴說她和唐青山之間的情份,還向小曼打探艾雯麗,睜著眼睛說艾雯麗壞話,甚至做出一副坦坦蕩蕩的樣子,請小曼給配幾顆「養心丸」,如果不方便的話,把藥方抄給她也可以。

小曼推說自己還不會配藥,白晴月竟然搬出唐爺爺,信誓旦旦說是唐爺爺親口告訴她小曼會配藥,讓她有需要直接跟小曼說,因為唐爺爺話了……那副嘴臉,和林愛真有得一比,完全當小曼是個不懂事容易哄騙的小孩子。

小曼惱火之下,索性不再讓白晴月在校園裡找到自己,清靜了一兩個月,沒想到今天又遇上。

這是在自己家,喜宴當中,卻不好對客人甩臉子,小曼縱使不喜歡,也不得不裝乖巧,禮貌地跟白晴月打聲招呼。

「白阿姨,屋裡談說得好熱鬧,你可以進去坐埃」

「曼曼,你這孩子又忘了?要叫姑姑1白晴月撫摸著小曼的手,眉眼溫柔含笑,一副對小曼疼愛不盡的樣子。

「哦,對,是該叫姑姑,我忘記白姑姑曾經說過,我爸爸從小把你當姐姐看待。」小曼被她噁心到,存心要噁心回去。

白晴月笑容一僵,果然不舒服了,摸摸自己的臉:「曼曼,我有那麼老相么?我可比你爸爸小兩歲1

「誒?原來你比唐青雲還小兩歲啊?」

白晴月:「……」

這丫頭搞什麼鬼?她不是已經過繼給唐青山,叫唐青山做爸爸的么?這裡有唐青雲什麼事啊?

「我是說唐青山……」白晴月試圖解釋一下。

小曼笑著打斷:「你說我爸爸啊?白姑姑你看出來沒有?我爸爸最近更加年輕英俊了對不對?他實際上比我媽媽老十幾歲呢,可是他們倆站在一起,所有人都說郎才女貌、好登對好般配!我爸爸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他遇著知音了,兩個人有共同語言共同喜好,這麼幸福美滿,夫妻倆肯定越活越年輕……」

「夠了!別說了1白晴月也沒有料到,自己竟然控制不住,惡狠狠直接蹦出這句話!

她臉色一白,趕緊朝兩邊看看,左側近邊站著幾個女人在小聲說話,幸好都是不認識的,但她們那看怪物一樣的目光掃過來,令白晴月心頭微窒。

小曼滿臉受驚,無辜地看著她:「白姑姑,你怎麼啦?你不是說你和我爸爸關係很好嗎?我爸爸四十多歲了,終於脫離單身隊伍,應該祝福他才對啊,你為什麼不高興?」

那幾個女人相互對視,腳步動了動,像是要走過來探問,白晴月徹底零亂,朝小曼揮揮手,逃跑似地快步朝屋裡奔去。

小曼看著她的背影,心裡冷笑:把我當傻妞?傻妞也會玩的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