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四十八章 套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八章 套路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白家人的打算我早就知道了,俊帆哥的心思,我也……看得出來。」楊柳兒咬了咬唇,聲音低下去:「如果是唐雅萱,這事肯定就成了,我哪怕無法阻止,也一定撕了她!但是換成你就沒事,俊帆哥,他還是我的1

小曼無語:「你怎麼知道白俊帆還會是你的?白家人已經起了這份心,白晴月又很能來事,京城有女兒的高門大戶多得是,即便唐家行不通,他們勢必還要跟別家去聯姻,到時候你怎麼辦?」

楊柳兒用手絹擦擦眼睛:「像你剛才說的那樣,我出去鬧!我找上級、去婦聯、去告狀1

小曼忍不住笑:「就那麼一說,你還當真了?那也不失為一個辦法,但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你鬧起來白家名聲糟糕了,事情過後白俊帆不原諒你,不跟你在一起好好過日子,你就失去俊帆哥了。還有一件,以白家的勢力,他們想必也不會允許你損壞白家聲譽,你那裡還沒動,他們可能就控制住你了,反應過激的話,說不定殺人滅口都會的哦。」

楊柳兒臉色陰沉,用力絞著手帕,兩隻手微微顫抖:唐曼曼不是胡說八道,這種事事情真的有!前世記憶猶如在昨天,白家人的手段她是知道的,如果沒有白俊帆,她早不知死多少回了!

「那我還能怎麼辦?」楊柳兒喃喃道,泛紅的眼裡有些許絕望:「難道,又要像以前那樣嗎?」

「以前怎樣?」小曼隨口問了句,低頭搖搖汽水瓶,這麼難喝的東西,一點一點也給喝光了。

「唐曼曼,你信不信,人是有上輩子的?」楊柳兒瞧瞧兩邊沒人,小聲說道。

「你說什麼?」小曼楞了一下,不動聲色看著楊柳兒:「應該會有的吧,要不然老人們怎麼總說上輩子、下輩子的?」

楊柳兒輕吁口氣:「我以前……我也不知道是做夢還是真的,反正,我覺得我上輩子來過京城,也是俊帆哥接我來的,我們有過一個兒子,他小時候長得,就像商場里那個威威,非常的可愛!但白家不要我這個農村來的孫媳婦,俊帆哥就娶了唐雅萱,後來……總之發生了很多事情,奇怪的是,我那個夢裡沒有你,聽都沒聽人提起過唐曼曼這號人。而且,我剛到京城唐老太太就已經病沒了,唐老爺子好像是今年年底去世……唐家後來,基本上變成了你親媽和你親姥姥的天下,你大伯沒有結婚,他搬去什麼部委大院去住了,你二舅一家就住進了唐宅,你親爸身體一直都不好,我死之前就聽說他癱瘓在床上動不了。你弟弟年紀輕輕得白血病,倒是給治好了,可是他像你大伯一樣,不願意結婚。後來因為唐雅萱給他打了個電話,招惹他生氣,本來放假要回京的,半道上又轉回單位,結果正趕上實驗室爆炸,死掉了……」

小曼只覺得腦門發麻,沒想到楊柳兒居然也是個重生者!不過這不算奇怪了,自己都能重生回來,別人怎麼就不可以?只是楊柳兒口中,上輩子唐家被吳曉文和唐雅萱弄得如此混亂令她料想不到。可能是因為她太過抵觸唐家,這些,上輩子律師都沒告訴她。

伸手揉了揉額門,小曼皺眉道:「我不管你什麼上輩子下輩子,能不能說點好聽的?別總死啊死的,你們白家就有好結果了嗎?」

楊柳兒苦笑,語氣凄然:「白家再好,也不關我什麼事。你不回來,唐雅萱頂替你的名份,就算沒像你這樣過繼給唐大伯,可唐大伯依然很疼寵很縱容她,誰讓她是唐家唯一的女兒呢?她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俊帆哥娶了她,好處那麼多……我兒子讓唐雅萱害死了,我自己也死在她手上,她不知欠了多少人命,卻一點事沒有!我死之後又發生過什麼就不知道了,但我心裡明白,俊帆哥,他連兒子死了都不肯找唐雅萱算帳,更不會為我報仇……」

「你不是沒腦子吧?這樣的白俊帆,你還要死要活地喜歡他?」

楊柳兒含淚搖頭:「你還小,沒有真正愛一個人,不懂得這些感受……為他吃苦為他去死,我無怨無悔!哪怕重活一世,再承受一次苦難,我也不怕,只要能和他在一起1

小曼沒話說了,停一會才道:「你倒是心甘情願了,他呢?他可能覺得你是他的拖累,心裡嫌棄著呢1

楊柳兒臉一白:「不可能1

「你自己想想不就知道了?你和他都是夫妻也生有孩子了,可在你那個夢裡,他為了娶唐雅萱肯定就得把你和你兒子的身份隱瞞起來,這種事情可不容易,還有唐雅萱,我知道她不是個好說話的人,白俊帆為了應對她又是一番焦頭爛額,想想就累對吧?所以,他心裡肯定是嫌棄你的,只不過從小一起長大的情份,你又對他依賴信任,就像手足親人,再怎麼樣他也得養著你不能眼看你消失,但若是別的人殺你,他心理上就沒有什麼過不去的了!你和你兒子死了,他最多就是裝裝樣子難受一下,然後怎麼快活怎麼過,輕裝上陣去追求他的光輝前程1

此時的小曼對白俊帆再無一絲好感,說起他的壞話來不要太順口。

曾經猜測前世唐雅萱嫁的是誰,沒想到是白俊帆!難怪白俊帆突然之間跑到平縣探望自己,裝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強行表白,小曼一陣氣憤噁心——合著是好賣再來,還想走上輩子的套路呢!

好樣的白家人!真是無利不起早,膽子夠肥什麼事都敢想敢做,白俊帆在鄉下跟楊柳兒拜了堂成了親,竟以別人丈夫的身份跑來打自己的主意!如果自己真的是懵懂無知的懷春少女,不幸上了他的當,豈不是被小三了?

小曼內心無比憤恨,楊柳兒聽了她那番話更加不好受,回想上輩子,俊帆哥的確有點像小曼所說的那樣:兒子被那女人害死了,他只是憤怒地吼罵幾句,難過半天,過後和唐雅萱該怎樣過還怎樣過,依然是一對恩愛夫妻!而自己就死在他懷裡,胸口被捅了一翟諤蒲泡媸稚希白俊帆只顧喊著自己名字,根本沒有仇視唐雅萱的意思!

已經止住的淚水又泉水般汩汩流淌,楊柳兒哭得好不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