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四十九章 就說這麼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九章 就說這麼多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涼茶店裡的人漸多,小曼和楊柳兒汽水也喝完了,就走出來準備各自回家,楊柳兒跟著小曼走到公共汽車站,小曼以為她也要坐車回家,楊柳兒卻搖搖頭:「我要去夜校,不坐車,走著還方便些。」

「讀夜校?那你白天幹啥?為什麼不讀全日制的?」小曼問。

楊柳兒諷刺一笑:「我倒是想啊,俊帆哥也做了安排,可擋不住白晴月阻攔,她總有那麼多正當理由,白家上下全聽她的,我原先還能反抗些,可是白老爺子照她的意思發了話……我現在能讀夜校就很不錯了。」

「你非得住白家?不會回故鄉去,或者另找個地方住?」

楊柳兒低頭嘆氣:「我現在沒有爹娘沒有家,俊帆哥讓人把我戶口都遷過來了,村裡人都知道我嫁給俊帆哥做了城裡人,要是這麼回家鄉去,鄉親樣怎麼看我?村裡分田地了,沒我的份……而且,我已經是俊帆哥的人,是白家媳婦,就應該住在白家1

小曼無語地看著她,這姑娘腦子拎不清啊,看來是白白重生了。每個人有自己的思想意願,人生路從來都是自己走,旁人無法干涉也代替不了,雖然同為重生,小曼表示,對這樣的楊柳兒,愛莫能助。

遠遠的一輛公共汽車駛來,小曼擺擺手:「那我走了,再見吧。」

楊柳兒卻拉住她,目光里有殷切和期待:「等下個星期六,我再來你學校找你,我們去看威威吧?」

小曼看著楊柳兒,搖頭:「我功課比較忙,威威那裡我就不去了,你喜歡威威,可以常去看看他。」

這個楊柳兒,把自己當假想情敵,暗搓搓跟蹤觀察將近半年,也真難為她了。剛才已經試探察看過,楊柳兒身上沒有什麼異樣,僅僅是個普通人,難怪她能偷偷跟蹤自己不被發覺,要是換了有修為或稍微有侵害性的人,才會觸動身上平安符引起神識警戒。

楊柳兒本質樸實良善,挺好的姑娘,卻錯將一腔痴情都給了白俊帆,一心一意要做白家人,小曼如今對白家人尤為反感,不想跟她多有接觸。

楊柳兒有些失落地放開了手,神情傷感:「我娘以前對我說,要多和有福份的人來往,這樣能沾到些福氣……我只是個鄉下人,連白家的姑娘們都看不起我,你比白家姑娘好太多了……我不夠格和你做朋友。」

小曼好氣又好笑:「瞎說什麼呢?做朋友講緣份,不分鄉下人城裡人,我也是鄉下長大,但是跟你……脾氣不和!要說福份,誰沒有?能來到世上走一遭就是福,愛惜你自己的福份就可以了。」

「福份分厚薄大小,你不一樣,你是特別有福的人1

「怎麼說?」

「我真的活過兩輩子,你要相信我。」楊柳兒認真地看著小曼:「上輩子我沒見過你,這輩子你來了,前兩年就聽說你醫術厲害,現在又考進了醫科大學,將來的前程就不用說了。從這裡可以看出來,上輩子你也是個了不得的人物,生活錯不了!而這輩子你來到京城,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白老、唐老太太都沒死,唐老也沒病,顧家的老爺子上輩子是癱瘓不能說話的,可這會他比誰都精神,你的未婚夫顧少鈞,也沒在戰場上受傷……還有吳曉文、唐雅萱囂張不起來了,你家唐大伯竟然結婚了!你看,你多大的福氣啊?我娘說了,福氣厚重的人不是一般人,是天上神仙轉世來的,救苦救難,心腸最好,我看你就是這樣1

小曼被雷到了,呆楞好一會才緩過神。

她也是服了楊柳兒,那腦子不知怎麼轉的彎兒,既然都看出這些變化,怎麼就不會聯想到唐曼曼也是重生的?難道楊柳兒故意裝假?可是有必要嗎?如果她要裝,何必搶先把重生的事說出來,沒有半點顧忌的?

畢竟算是同類人,對重生這個話題小曼還是有忌諱的,不想讓楊柳兒這麼大嗽嗽地張口就來,得想個法子堵她的嘴,讓她小心慎言。

也不管停在站邊的公共汽車了,把楊柳兒扯到一邊問道:「你確定剛才說的不是在做夢?你真的比別人多活過一輩子?」

楊柳兒撇撇嘴:「當然是真的,我騙你幹嘛?」

「我覺得你就是騙人的,小心叫人把你抓公安局去1

「你1楊柳兒急得把小曼的手甩開,四面看了看,俏臉泛白:「我是相信你的人品,才跟你說,你怎麼能這樣?」

「非親非故的,你憑什麼相信我?」

楊柳兒咬咬嘴唇,眼圈微微紅了:「我跟在你後頭看了很久……我覺得你是個好心人,這世上好人太少,連我都想要變壞了,可是你,讓人一看就覺得暖和,覺得是可以信任的。」

小曼無語地眨巴眼睛:自己外形還有這功能?

「難道會有人把『好心』刻在額頭上?你別太天真了,我可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老在人耳邊說什麼前世今生,雖然感覺你那個『前世』很神奇,可是憑什麼你有,我沒有?很煩的知道嗎?我也就這麼說說,如果遇著那些忌妒心強的,比如唐雅萱之類,可能真的會報警把你當捉去瘋人院關起來1

楊柳兒聽見瘋人院果然被嚇住,嘴巴張了張,趕忙連連搖頭:「沒有沒有!我除了跟你和俊帆哥說過這種話,其他人,一個都沒聽過1

小曼眯起眼看她:「你把你多活了一輩子的事,告訴白俊帆,然後讓他來找我,創造機會娶唐家女?」

「我哪那麼傻啊?」楊柳兒驚呼:「俊帆哥是我的男人,我還怕你搶了他呢,哪能讓他去找你?我沒全部告訴他,我只是、只是提醒過他一次……就那次白老爺子快死了,後來不知怎麼的,又沒死1

楊柳兒的聲音漸漸低下去,她也不明白為什麼白老爺子沒死成,更不知道,白俊帆憑著她的「夢中預警」,急奔唐宅,在唐老爺子跟前演了一場苦情劇,博得一顆「養心丸」,救回他爺爺的命!

從唐宅得葯救命,經白晴月叮囑過,除了賈中醫和白俊帆了解,沒告訴任何人。

這件事小曼知道,唐爺爺說的,只以為白家察覺唐家有珍稀藥材是事出偶然,直到今天才弄清楚:原來如此!

公共汽車開走了,小曼只得繼續和楊柳兒扯掰:「你的俊帆哥是金寶貝還是銀元寶?以為誰都稀罕,我還去搶他?我瘋了我1

楊柳兒俏臉漲紅:「對不起!我現在知道了,你不稀罕……我、我就是隨口亂說的1

「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尤其在京城這種地方,還是守住嘴巴,小心為好!你剛才說白俊帆是你的男人,真的嗎?你們打結婚證了嗎?白家人本就不待見你,如果再聽到你這樣大嘴巴亂說話,你猜他們會怎麼樣?白家有權有勢,要整治你個孤女那是易如反掌!不想看見你,隨便一個借口就能讓你消失。比如你想以事實婚姻去上告,再亂說什麼重生一世,白晴月是擅於抓這種把柄的,直接反告你誹謗詆毀軍人形象,把你當瘋子關起來,你就完了1

楊柳兒臉上紅暈盡褪,連嘴唇都白了:「我在白家已經很小心了,平時服侍老爺子,他不喜歡人多嘴,我當自己是啞巴根本不亂說話……我是真的多活了一輩子,除了你我沒敢告訴誰,在俊帆哥那裡也只說做了個夢。我當然知道白家人厲害,上輩子吃的虧還少嗎?我可也沒打算去找上級吵鬧,就想平平安安地,等到俊帆哥回來。」

「白俊帆回來又有什麼改變?你能和他結婚成為法律承認的夫妻嗎?」

楊柳兒唇角抽動兩下:「家裡有白姑姑和老爺子,目前可能不行,可是……俊帆哥會安排我進大學,等我得了文憑畢業出來,分配一份體面工作,應該就,可以了吧?」

小曼嘆口氣,心知說再多也沒太大用處,但還是耐著性子把自己的意思表達完:「楊柳兒,你做過那個夢,覺得自己有上輩子,明知白俊帆最後不會娶你不會保護你,你還是非要等著他,理解你的人說你是一片痴心,不理解的就覺得你傻,而白家人,甚至是白俊帆,會把你當甩不掉的累贅、趕不走的賴皮狗!原本你家有恩於白家,結果弄成這樣,你這個恩人反而落了下乘,何必呢?你已經是成年人,完全可以離開白家,靠自己生活,不吃白家的,不穿白家的,將來站在白俊帆面前,你的感覺肯定不一樣!不信,你可以試試。」

楊柳兒看著小曼,眼裡有一絲掙扎:「我也想過要離開白家,可是我有點怕,怕養活不了自己。」

小曼輕嗤,指了指對面樹蔭下一排水果攤子,以及推著三輪單車叫賣冰棍的小販們,說道:「我們國家搞改革開放,人人都可以自己做生意,只要勤快,沒有賺不到錢的!看不上這些小打小鬧,那個威威的姑姑你覺得怎麼樣?直接進商場租個店鋪,賣衣裳生意多好啊?」

「我還想讀書呢。還有,一旦我離開了白家,以後再想進去怕就難了,我和俊帆哥的事,怎麼辦啊?」

小曼搖頭:「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喲!我功課忙,平時也還有別的事情,不經常出來走動,今天能對你說的只有這些。以後你不用跟著我了,別擔心,我絕對不喜歡白俊帆!我的未婚夫你見過吧?他比白俊帆好一百倍一千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