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五十一章 自己離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一章 自己離開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楊柳兒翻身下床,走到衣櫃前跪爬在地上,用一把小尺子從柜子底下撥弄出一個扁扁的小布包,解開,裡邊是個存摺,存摺上寫著楊柳兒的名字,存款數額是一千塊。

這是俊帆哥臨走前,特地帶她上街,去銀行為她辦的存摺,告訴她這是她的私房錢,可以自己留著不必告訴別人,每月的零花和日常花費姑姑會按時發放,實在想買什麼貴重東西不好問姑姑拿錢,就到銀行來,取用自己的私房錢。

撫摸著存摺,兩行清淚從楊柳兒臉上滑落,好想念俊帆哥,這個世界上只有俊帆哥一個親人了!

前世今生,俊帆哥待她都是極好的,從沒虧待她,她雖然被白晴月等白家人輕視折辱,但不曾為錢財物質發過愁——上輩子俊帆哥也為她辦了好幾張存摺和銀行卡,他去外邊出差回來,明面上為唐雅萱買得許多禮物,暗地裡也有她楊柳兒一份,金銀寶石首飾、真絲裙子皮草大衣她都有的,只不過那些東西太貴重,穿戴著幹活不方便,都壓在箱底了,而存摺和銀行卡里的錢,她也沒機會花用,到死都還好好地存在銀行里,不知道俊帆哥有沒有取出來?密碼他都知道的,從楊柳兒戶頭裡取出來的錢,會不會交給了唐雅萱?

楊柳兒忽想起上輩子,有一次俊帆哥從西北回來,回老宅探望白晴月時暗地裡塞給她一對和田玉鐲,被白麗麗看見,當晚唐雅萱就來了,逼她交出玉鐲,還扇了她一巴掌,說道:「不過是我們白家養的奴才,你也配戴這個?告訴你,再怎麼裝可憐博同情都沒用,俊帆送給你任何東西它都姓白,是我們夫妻共用的財產,哪怕是你身上這塊遮羞布,出了這個門,你一樣得脫下來1

靠坐在床頭呆楞半晌,楊柳兒忽然傻呵呵地笑了一下,狠狠地擦掉眼淚:這輩子,絕不能白活一場,我就不信我自己掙不來錢!

她決定明天就去找威威的姑姑,跟威威姑姑學做生意,俊帆哥給的這一千塊錢,先拿來當本錢,另外身上還有幾十塊,是白晴月每月發的零花錢攢起來的,幸好沒像上輩子那樣都交給順媽收藏,可以用這錢在外邊租個房子,反正自己的戶口本是單獨辦的,從此就算自立門戶了吧!

白家不能住了,上輩子白晴月壓根就沒讓自己進學校,這輩子好不容易有轉變,能上夜校學得點知識,老師說了:知識是力量,是明燈!有了知識才能得到尊重,前途光明,也才有資格擠身上流社會,和俊帆哥並肩!如今又被白老爺子干涉,不讓她讀書,卻要把她關在這深宅大院里洗衣做飯,再次淪落成人人看不起的白家奴才!

絕對不可以!楊柳兒咬著牙握緊雙拳:一定要爭氣,要努力!唐曼曼說得對,開革開放了,記得上輩子不久以後,街坊鄰居不少人都成了大老闆,到外邊去買高樓大廈房子,上下都有電梯,就是俊帆哥,他和唐雅萱結婚後也不住白家四合院,而是買了別墅!那麼自己攢夠錢,以後擁有自己的大房子,也能理直氣壯和俊帆哥在一起!

上輩子吃了虧,今生楊柳兒對白家人是處處提防、毫無信任感,只把這一家子當不相干的陌生人,一旦做了離開的決定,等她真走的時候,竟然連個招呼都不打,直接爵,連個背影都沒讓人看到。

等到日上三竿,順媽罵罵咧咧推開楊柳兒睡的房間,才發覺已經是人去屋空,楊柳兒帶走了自己所有的衣裳用具,房間里歸置得整整齊齊,桌上一張紙條:楊柳兒走了,不吃白家飯不穿白家衣不住白家屋,也不做白家的奴才!

白老爺子拿著紙條,目光沉了沉,猛地一拍桌子:「混帳東西!當我白家大門這麼好進的?既然走了最好別再回來,你們給我看好,誰要是再給她開門就跟著她一塊兒滾出去1

白晴月看了眼旁邊低頭站著的順媽,心裡冷笑:楊柳兒倒是比順媽有點骨氣,一個不如意甩手就走,長能耐了啊,不靠白家?好得很呢,一個沒文化沒見識的鄉下丫頭,在京城能幹點啥?只除了給人做保姆當媽子罷了!這丫頭是真傻,做白家奴才她還能時常看見俊帆,這要是做了別人家的奴才,想見俊帆,那可難比上青天!

楊柳兒站在白家巷口朝外張望,心裡也難免有些惶然,但咬著牙踏出那一步,匯入上班上學以及做各種營生的人群中,她輕吁口氣,覺得事情也沒那麼糟糕。

威威姑姑聽說了楊柳兒的境遇,不但答應讓楊柳兒跟自己合夥做生意,還讓她到自己家去祝

楊柳兒不好意思,威威姑姑說:「現在租房子可貴了,你去別人家租房子花錢不說,還不一定住得舒服,哪比得住我們家?我們家是獨門小院,光是院子空地就有三十多平米,隨便晒衣裳被子不用跟人搶地方,有三間正房兩間廂房,眼下就只住著我們祖孫姑三個,加上你還寬餘呢。」

楊柳兒問道:「怎麼只是你們三個,那你媽……還有威威的爸媽呢?」

威威姑姑嘆口氣:「我媽早就不在了,嫂子生威威的時候難產去世,我哥跟著路橋工程隊去了西藏那邊,沒個三五年回不來。」

楊柳兒怔住,沒料到可愛的小威威竟然也這樣不幸,昨天在人來人往的商場,她原本是緊跟著唐曼曼的,乍一瞧見酷似自己前世兒子的威威,就忍不住守在威威身邊護著他,不讓別人擠到他,而威威只是抬頭看了她一眼,就很乖巧地緊貼在她身邊,那窩心的小模樣兒令她想流淚,牽著孩子的小手兒,險些以為自己又回到前世,和小時候的兒子在一起了……

楊柳兒接受了威威姑姑的邀請,住進陸家,但提出要給租金,威威姑姑笑著答應了。

從這天起,楊柳兒開始了白天做生意賺錢、晚上讀夜校學知識,中間還要照顧帶著小威威的全新生活,有點奔波辛苦,但她覺得很充實很快樂,比在白家好過多了。

她從沒停止想念俊帆哥,俊帆哥走了一年多,說是要學習三年,她不知道他具體哪天回,可唐曼曼知道啊,唐曼曼的未婚夫也去了國外,到時候肯定會一起回國,去找唐曼曼問一問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