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五十四章 憑什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四章 憑什麼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林愛真抬手去打林吳曉蕊:「胡說八道什麼?」

吳曉蕊嘻笑著躲開,轉身瀟洒地揚手攔住個計程車,拉開車門坐上去時還飛了個吻,林愛真笑罵:「這孩子,回到京城倒是變得活潑些了1

吳曉文:「……」

豈止變得活潑?現在的吳曉蕊簡直心狠手辣又瘋狂囂張,在那套房子里為所欲為,動輒指罵吳曉文、扇萱萱耳光,偏偏母女倆都無力反抗,不能拿她怎麼辦,吳曉文明面上遵從和吳曉蕊的約定什麼都不說,心裡可是恨不得這個妹妹死了才好!

現在真是後悔極了,當初因為曼曼的事壞了心情,做什麼都不順利,竟忘記了吳曉蕊,否則只要她稍微使點手段,再往父母跟前說幾句話,保管吳曉蕊這輩子都不能靠近父母身邊,更休想回京城!

當初吳曉蕊意圖和唐青雲造成事實,吳曉文就恨透了這個小妹:時局那樣艱難,自己苦撐苦熬維護著這份婚姻,她竟然來搞破壞,那豈不是要置自己於死地?這是妹妹嗎?簡直是冤家仇敵,留她不得!

所以將她扔進窮山溝去當知青,還特意給了村裡人暗示,說這名知青要紮根農村,當時就沒想過讓吳曉蕊走出那個窮山溝!

吳曉文咬著嘴唇:都怪吳曉風多事,把吳曉蕊給弄了出來,現在這個禍害針對的可是自己!

林愛真和吳曉文坐在校門外樹蔭下的排椅上,等了老半天,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學校門口看,直等到路燈都亮起來了,還是不見小曼走出來,索性又走進校園,直接去了小曼的宿舍,幾個舍友異口同聲說:曼曼早走了啊,下午就回家去了!

母女倆氣急敗壞,臉上還裝作無事的樣子,一走出校門,林愛真就抱怨:「曼曼還是躲著咱們呢,也不看看這大熱的天氣,讓老輩子人傻等著,她自己不聲不響偷偷走掉,實在太不像話了1

吳曉文也十分的惱火:「我說過了,那丫頭的心狠著呢!媽,您和爸想要中醫調理,京城裡知名的老中醫不少,隨便找哪個不行幹嘛非得找她?十幾歲的人,學得一兩手醫術就這麼狂傲,也是有唐家兩個老的罩著,不然我看她能走多遠?」

「怎麼能這樣說?那是你生的閨女,你要疼她1林愛真看著女兒嗔怪道。.

「那也得她把我當媽媽對待啊,連一點最起碼的尊重都沒有,我怎麼疼?白生她一場了,沒良心的東西1吳曉文取出手帕扇著風,熱得一臉潮紅:「還好我有萱萱,也不巴望她1

林愛真:「……」

無奈地搖了搖頭,心裡嘆氣:自己精心培育的女兒,怎麼就成了這樣兒?從小到大不是挺聰明挺機靈的嗎?難道是因為年紀見長,人家說的那啥更年期?可女兒還沒到四十歲啊,這缺了心眼,腦子也不夠使了!

語重心長地再次勸導著:「曉曉啊,媽媽跟你說過多少次,你把萱萱從小養到大捨不得她,那是一回事,可曼曼是你十月懷胎親生的,骨肉相連,你得分清楚遠近親疏,不然就無法讓曼曼那孩子解開心結,她若是一輩子不搭理你,怎麼辦?」

「那能怎麼辦啊?媽,我落到今天這地步,都是因為那丫頭,她就是我的剋星,專門來敗我的!如果不是媽和爸堅持,我根本都不想來,見她一面倒霉一次1

「不許胡說1林愛真虎起臉,壓低聲音喝斥女兒,過了一會又緩和道:「要不是你和青云為了萱萱先得罪她,能成今天這局面?唐家這麼看重曼曼,連青雲都受了罰,壓在鄉下幾年,你就不要再彆扭了,老老實實表現好些,等青雲回來,夫妻齊心想法子重回唐家。唐青山已經結婚了,將來說不定就有孩子,這可不利於你們二房,畢竟要分走一半財產。既然沒法改變也就算了,也可以權且把它當好事看待——唐青山有了自己的親骨肉,曼曼多少都會受點冷落,到時候你再做補救,還能哄回你親閨女1

吳曉文抿了抿嘴唇,目光堅定:「唐家我肯定回去,曼曼認不認無所謂,我得為浩浩做打算,誰也別想佔了我兒子那一份1

林愛真點點頭,嘆口氣道:「曉曉啊,你自小就最得爸媽疼愛,一直是我們的掌上明珠,心性養得矜貴高傲,這點原本沒錯兒,可世事無常,你自己也是經歷過很多,該明白需要低頭的時候就不能硬撐著,尤其到了比你還要高傲的人面前,比如方青蘭,比如曼曼……曼曼是你女兒,你不用覺得難為情的,你聽懂媽的意思?」

吳曉文悶悶地答道:「媽,你說得我耳朵都起繭了,我都懂得。可是,那老太婆又凶又狠嘴巴還毒,受不了她!還有曼曼,我可是她媽,憑什麼對她低三下四?咽不下這口氣1

「憑什麼?憑她……她也是我們吳家的外孫女!她天賦異稟,不止是學得一手好中醫,還能辨識收集到好葯和保健食材!你看上次我們從唐家拿回來那些蘑菇木耳和魚乾,我和你爸吃了,身子骨明顯比以前輕快,那些關節痛風濕痛,陰天下雨就出來的怪毛病,像是消失了一樣!這些食物不用說,肯定是在製作的時候加入了特殊藥材,對身體起到滋補保養維護作用!怪不得唐仁騫和方青蘭越活越年輕,天天吃這些東西,能不好嗎?曉曉啊,媽媽為什麼要拉著你來找曼曼,不讓你放棄冷落她,你這個女兒不同尋常!你現在還年輕身體好,不能體會失去健康的痛苦,看看你爸爸和媽媽,跟唐仁騫方青蘭是同齡人,可我們老成什麼樣了?還受著病痛折磨!你就當是為了孝敬我和你爸爸,讓我們能多活幾年,巴結好曼曼,成吧?」林愛真說著,神情鬱郁地長嘆了口氣,腳步也顯得沉滯起來。

吳曉文忙靠近去攙住她,寬慰道:「媽您放心,曼曼怎麼說都是您外孫女,不能不管您和爸的身體。我上午給浩浩打過電話,他說是做什麼實驗不能回家,既然曼曼回去了,我明天就去唐宅,剛替萱萱買了條裙子,先送給曼曼好了1

林愛真滿意地嗯了一聲,又教導說:「見了曼曼要溫柔些,平時怎麼對萱萱就怎麼對曼曼,記著——別在唐宅提到萱萱1

「媽,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