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五十五章 不用擔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不用擔心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吳曉文跟著林愛真回吳宅去吃晚飯,至於唐雅萱,已經長大能自理了,經過吳曉蕊獨特方式的調教,唐雅萱幹家務活、燒飯菜比吳曉文還要好,所以根本不用擔心。

看見大姑子和婆婆一起回來,楊倩容笑臉相迎,吆喝幾個看電視入迷的兒女趕快幫忙端菜擺飯,別讓大姑和奶奶餓著了,又把吳曉陽往外推,讓他騎著自行車去巷子口的燒鹵店買曉曉愛吃醬豬肘和羊腿兒,吳曉陽沒有一絲兒不樂意,笑呵呵地出去了。

而對哥嫂的殷勤和幾個侄女小心冀冀的目光,吳曉文心裡很是受用,微抬下巴,傲慢的神態猶如一個皇后:看見了吧?我吳曉文就算不靠唐家,也能辦得到事,敢小瞧我,你們就錯了!

吳曉陽和楊倩容以及幾個吳家小姑娘對吳曉文又恢復以前的態度,是因為被林愛真狠狠收拾了一頓,吳家財政大權可還掌握在林愛真手裡呢,被扣兩個月的零花錢,這要是在農村那沒什麼,忍忍就過了,可這是京城啊,出門口袋裡沒點錢心裡哪能安寧?何況如今年代,街面上店鋪里的各種貨物一天比一天新鮮奇特誘惑人,沒錢花的日子太難過了!

加上吳曉文讓白立華幫助,替吳曉陽調動了工作,吳曉陽一躍成為廠里中上層領導幹部,楊倩容之前不肯進工廠,一直閑著,就給她安排進市圖書館上班,工作體面上檔次,夫妻倆十分滿意,對吳曉文自然是親親熱熱溫暖如春風了。

吳曉文在吳宅舒舒服服吃過晚飯,充分享受了一番大姑奶奶的特權,這才心滿意足地打車回了單位住處。

剛走到樓下,忽然從旁邊石榴樹蔭下跑過來一個人影,卻是唐雅萱,只見臉上帶著淚痕,喊了聲「媽媽」就撲到吳曉文懷裡嗚咽個不停。

吳曉文心裡一頓,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吳曉蕊又欺負萱萱了,有些頭痛地扶起唐雅萱,好聲好氣撫慰:「好孩子不哭了,你怎麼不在家裡寫作業,跑出來幹啥?外邊可有蚊子咬你。」

唐雅萱哽聲說:「小姨把我趕出來的,她不讓我拿鑰匙和零錢,我都沒法坐車去找媽媽。」

「是不是小姨又打你?走,咱們回家,媽媽跟她理論去1

「媽媽,」唐雅萱擦了把眼淚,拉住吳曉文:「今天小姨沒有打我,可是、可是她做了對不起媽媽的事,她好過份!媽媽,為什麼不能把小姨趕走?這個房子是媽媽的,媽媽應該叫警察來幫忙,小姨她又不是這個單位的人,沒理由留在咱們家1

吳曉文楞了一下,問道:「你小姨做了什麼?是不是又叫一大幫人來家裡開舞會?」

唐雅萱搖搖頭,看著吳曉文目光有些躲閃,欲言又止,只咬住嘴唇不作聲了。

「你這孩子快說啊,她到底怎麼啦?」吳曉文催問,雖然吳曉蕊經常帶些狐朋狗友來家,鬧得鄰居不安寧,弄得吳曉文在同事中早沒了面子,但只要可以,她還是想減低點影響,畢竟這是她的單位房,鬧騰的是吳曉蕊,大傢伙談論的卻是她。

「媽媽,您上去看看……就知道了1

唐雅萱滿臉糾結絞著兩隻手,吳曉文拉起她就往樓梯上走,到自家門口還沒掏出鑰匙,門就被拉開,站在門裡的赫然是白立華。

吳曉文先是呆了一呆,旋即又有些歡喜,臉上露出笑容:「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提前給我電話?我、我不知道,今晚還留在娘家那邊吃晚飯耗費時間……」

唐雅萱目光閃爍地和白立華對視一眼,又特地瞧看了他身上衣裝,該穿的都穿著倒也沒什麼破綻,可是他頭濕嗒嗒的,身上有新鮮的香皂味兒,很明顯剛洗了澡出來,所以,他和吳曉蕊都那樣了,不可能什麼都沒生!

白立華面對唐雅萱也挺尷尬,在吳曉文注視下甚至還有些慌亂,但他畢竟是見多識廣有足夠心智和應對能力的大人,幾乎轉眼之間就鎮定下來,若無其事地笑了笑說道:「我是臨時有事回京城,見著幾個朋友大家都喝高了,本想給你個驚喜就先來了這,你中午卻沒回家……那這樣曉曉,我家裡明兒大清早有事,所以今晚得在家住,咱們再聯繫。那個,給你帶了些新鮮水果和補品,都在屋裡……我先走了1

白立華說完從門裡出來,他手裡還提著個皮包,度很快地繞過母女倆,就像書里描寫的「一陣風」那樣,眨眼消失在樓梯口,等吳曉文回過神,跑到樓梯邊朝下探看,已經不見他影子,連下樓的聲音都沒了,剛才的一切簡直跟做夢似的!

吳曉文也不是傻子,慢慢琢磨回味過來,臉色刷地一白,很快又暗沉如死水,拉著唐雅萱進門,把門一關,美眸圓瞪厲聲喝道:「還不快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唐雅萱早已習慣了被吳曉蕊喝來斥去,但吳曉文終歸是媽媽,對她還是很溫柔的,此時也像吳曉蕊那樣喝斥自己,她難免委屈又難過,聳著肩膀咬著嘴唇,眼圈紅紅跟只受驚的小白兔般,又被吳曉文推搡了一下,這才指了指吳曉蕊的房門,嗚咽道:「小姨警告過,要是我說了,她會打死我的1

「你怕她什麼?我是你媽媽,能讓她打死你嗎?」

唐雅萱擦著眼淚:「中午我放學回家不久,白叔叔就來了,他喝了酒看樣子有點醉,左等右等媽媽都不回來,我就煮了點粥和白叔叔一起吃,之後他去媽媽房間休息,我去了二樓彬彬家裡跟她一起寫作業。等我再回來的時候,聽見媽媽房間里有人尖聲亂喊,忙跑進去,就看見、看見小姨和白叔叔在床上……後來小姨圍著床單出來,把我趕出門叫我滾遠點,說不準告訴媽媽……」

吳曉文眼裡幾欲噴火,嘴唇咬出血也沒察覺,她急步跑進自己房間,看到那一室凌亂,床上蚊帳都塌了,衣櫃大開,床單、衣裳扔了滿地,到處都是滾過的痕,可想而知那兩人當時戰況如何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