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五十九章 這樣不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九章 這樣不好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為不耽誤店裡生意,又能招待小曼,陸建玲執意著店鋪,叫楊柳兒帶威威陪小曼出去吃東西,順便逛逛街遊玩一會。

三個人還像以往見面那樣,找個賣小吃的地方,先在涼茶攤上喝了汽水、冰豆奶,吃點特色小吃食,然後就在附近街道邊走邊逛玩,改革開放政策放寬,鼓勵民營企業興起,國營商店還正常營業,但各種私營店鋪如雨後春筍般爭先恐後越冒越多,如今街邊這些新興店鋪幾乎全是私營的,五花八門賣什麼都有,小曼被威威拉著竄東家進西家,看得眼花繚亂,指指點點興高采烈,楊柳兒只是笑著偷眼緊跟在後頭,絲毫沒表露出什麼新鮮感覺,看著他們兩人的眼神里偶爾還帶出些憐憫,小曼好像都能聽得見她心裡嘆息:唉,這倆沒見過世面的孩子!

小曼很是無語,卻也無奈,總不能趕著跟楊柳兒相認:哎呀咱們其實是同類啊,然後來互相交流一下重生者感受你活到什麼時候?我是哪年哪年沒的

太惡寒了有木有?還是假裝和威威小朋友一樣吧,沒見過世面就沒見過世面,嗯,其實這應該叫天真無知才對。

帶著個活力充沛看什麼都好奇有趣的小傢伙一路玩逛,不需要採買沒有目的,只單純為了過過眼癮,倒也輕鬆自在,不知不覺越走越遠,等到小傢伙終於覺得累了,三個人已經處身於距離出發地幾千米以外,因決定坐車回去,楊柳兒抱起威威,說索性再去前面不遠的外貿店看看,小曼反正也沒什麼急事,就點頭同意了。

卻沒想到,在外貿店遇見了白晴月和白亦芬姐妹倆。

相隔不遠的兩個櫃檯,彼此目光碰撞,楊柳兒臉上神情一僵,她之前離開白宅是不告而別,很不想就這麼遇到白家人,小曼心裡也暗道晦氣,唐青山和艾雯麗結婚當日白晴月被小曼擠兌了幾句,險些破功惹事,但那之後她竟然還能若無其事地與唐家往來,照樣對小曼表示關心愛護,讓白家姐妹幾個常找小曼玩,小曼真是受夠了她們姑侄的虛情假意和厚臉皮,十分不耐煩跟她們周旋應對。

白晴月帶著兩個侄女很快走過來,白亦芬、白亦芳親熱地喊著曼曼妹妹,春風滿面熱情問候,對站在旁邊的楊柳兒一個眼神都欠奉。

楊柳兒起先多少還有點在意這姑侄三個,畢竟她們是俊帆哥哥的家人,但見她們這個樣子,上輩子被她們當牛做馬呼來喝去的場景又歷歷在目,她心一橫,惡向膽邊生,冷著臉高高昂起頭,神態比白家姑侄還要傲慢!

白晴月彷彿不認識楊柳兒,眼角都沒朝向她,保持著端莊優雅的儀態姿容,目光溫柔愛憐地看著道:「你這孩子,想出來逛街怎麼不給姑姑掛電話?姑姑在各大店鋪都有熟人,出來採買之前打電話一了解,根本都不用東奔西跑,想買什麼直接奔准地兒!不過今天好些個商店上新貨,特別是衣裳裙裝,件件式樣新穎漂亮,姑姑和你兩個姐姐也忍不住逛大半天了,買到不少好東西呢。」

白亦芳笑道:「曼曼妹妹可有買到什麼?就跟咱們一起逛吧,你眼光好,也來幫咱姐參謀參謀姐姐要準備嫁妝了呢,每一樣都精挑細選,半點不能馬虎的1

白亦芬做害羞狀,拍打雙胞胎妹妹一下:「就你嘴巴會說話1

轉頭拉住小曼的手道:「好妹妹,做姑娘的一輩子也就這一回,後天姐的訂婚宴,你可一定要來哦1

小曼把手抽回,隨口恭賀兩句:「到時肯定要隨一份好禮的,祝亦芬姐婚姻幸福美滿,和孟公子恩愛白頭1

當透明人的楊柳兒臉上故作淡漠,心裡卻是冷笑連連:竟然忘記了,白亦芬確實是今天夏天訂婚,兩月後結婚,明年秋天則是白亦芳出嫁!

上輩子老天倒是沒讓這對壞心腸的姐妹有好結果:白亦芬嫁的孟家老大是個吸毒鬼,結婚沒夠兩年孟大就自個兒作死了,白亦芬不好好守寡,學了白晴月的作派,跟好幾個男人勾三搭四,後來懷孕了才急匆匆抓個男人辦婚禮,誰知那男人沒離成婚,大老婆帶著大小几個孩子和娘家兄弟、三姑六婆一起砸婚宴,現場好不熱鬧白亦芳比她姐姐還要倒霉,剛結婚幾天老公就死了,之後再婚,還是新婚期死老公,第三次嫁人,老公直接失蹤,再沒人敢娶她!

楊柳兒回憶起這段前塵往事,難得地心情大爽,禁不住輕笑兩聲。

白亦芬迅速又狠厲地朝楊柳兒飛了個眼刀,楊柳兒笑得更加歡暢:得意什麼?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姐現在是能算你命的半仙知道嗎?要是跟我好聲好氣賠個禮兒,我還可以指點你幾句迷津,讓你避免一條沼泥路,既然這樣不知好歹囂張跋扈,且由你去!

白晴月自然也聽見了楊柳兒的笑聲,只當她是想引起她們注意,更加懶得理會,只對:「隨不隨禮的無所謂,你還是個學生嘛,但亦芬的訂婚宴你可一定要來,等結婚的時候你還是伴娘之一哦!就這麼說定了,後天清早,姑姑派人來接你1

楊柳兒暗暗腹誹:就這種倒霉婚事,還想讓曼曼做伴娘?別說曼曼因為討厭白立華不喜歡不樂意去白家,到時候自己肯定也要記得提醒她阻止她,連婚宴都不要去吃,省得粘了晦氣!

小曼像是看得見楊柳跡語氣帶點歉意對白晴月姑侄道:「原本我是應該過去喝杯喜酒的,可惜早與人約好,明後天就要啟程去外省旅遊,時間趕不及了,實在對不起。那個伴娘我也不合格的,在我們鄉下,有了未婚夫的女子都不給人做伴娘。」

楊柳兒看著白晴月和白亦芬臉色瞬間滯凝,心裡暢快,笑容越發迷人。

白亦芳咬了咬嘴唇,說道:「曼曼啊,其實,你都沒跟誰舉行過訂婚儀式,未婚夫什麼的,以後還是不要隨便在人前提起,這樣不好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