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六十章 誰才是小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 誰才是小偷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小曼看著白亦芳淡淡一笑:「關於我的婚約,很多老一輩人都清楚。.你在京城呆的時間不長,對事情不夠了解這並不奇怪,可以請白姑姑給你講解一下的。」

白亦芳撇撇嘴,不服氣地想爭辯,白晴月朝她使個眼色,微笑道:「這話題說來話長,有空咱再慢慢閑聊。剛才聽經理說新來了一批床上用品,花色很漂亮,曼曼跟我們一塊上二樓看看吧,喜歡什麼樣的,姑姑給你買1

小曼搖頭:「你們逛吧,我就不去了。」

說著抬手去摸了摸楊柳兒懷裡的威威腦袋:「小朋友不耐煩在一個地方呆太久,我們先走了,再見1

白亦芬卻拉住她,用下巴指指楊柳兒:「曼曼,你怎麼認識這個人?」

小曼道:「哦,忘記介紹了,這是我朋友,夜大的學生,名字叫楊柳兒。」

白亦芬瞪眼,白亦芳直接咋呼出聲:「曼曼,你被她騙了!什麼朋友?什麼夜大學生?她就是我家一保姆1

楊柳兒心裡很感激小曼給自己撐面子,聽到白亦芳的話,氣不打一處來,狠狠瞪視著她:「誰是你家保姆?你臉是有多大有多白?你能拿出多少錢,請得動我楊柳兒給你做保姆?」

威威還不知道保姆的具體含義,但自家親姑姑或楊姑姑帶著自己的時候,偶爾會跟人抱怨說「今天輪到我做保姆」,認為保姆就是時刻陪伴在他左右的,一聽白亦芳指認楊姑姑是她家保姆,趕緊摟住了楊柳兒的脖子,沖著白亦芳喊:「你胡說八道!我們家有錢!我以後長大會給我姑姑很多很多很多錢!才不要你的臭錢、不做你的保姆1

楊柳兒拍撫著威威,眼睛紅紅地親了他一口:「乖孩子1

小曼也笑著誇獎:「我們威威是會保護姑姑的小男子漢,真棒1

白亦芬、白亦芳瞠目結舌,這話啥意思啊?這小屁孩跟曼曼什麼關係?還有楊柳兒一個土老冒村姑,憑什麼讓曼曼維護她?

白晴月目光閃爍不定,她也有點鬧不明白楊柳兒怎麼就攀上了唐曼曼?看這情況,貌似曼曼跟楊柳兒的關係比白亦芬姐妹倆還要親密融洽。

又正眼打量一下楊柳兒,赫然現這個鄉下丫頭變化還挺明顯的,從前在白家,雖然也給她置幾套衣服,但都是中規中矩的上衣和長褲,不會特地給她買裙子,目的是壓制著不讓她太艷俏,只有白亦芬白亦芳穿過不要的裙裝才扔給她三幾件,在家裡她也不太敢穿的,而現在,看看她都打扮成什麼樣?

緊身連衣裙樣式新穎時髦,那料子一看就不便宜,腰間一條細細皮帶,把個曼妙身材勾勒出來,說不出的妖嬈迷人,紅色高跟皮涼鞋,沒有六七張大團結買不下來,那烏黑柔亮的捲曲頭新燙的,鬢旁一對兒粉色卡,竟跟剛才亦芬買的那對一模一樣!再細看她手腕上,居然戴了只方形手錶,是梅花牌……楊柳兒,什麼時候這麼會打扮了?竟敢如此奢侈講究,她哪來的錢?

怪不得敢跟唐曼曼走在一起,不了解內情的人,光是看她這身行頭,都會把她當成家世不錯的名媛淑女!

白晴月沉下臉,盯住楊柳兒:「柳兒,你說實話,是不是離開白家的時候偷拿了小帆的錢?」

楊柳兒先是一楞,隨即氣得眼圈紅,梗著脖子道:「你,你不要血口噴人1

「你一個保姆哪有錢買梅花表?還穿得人模狗樣,可不就是從我們家偷了錢?」白亦芳也早看到楊柳兒身上的值錢東西,先前還有點顧忌,見自家姑姑了話,上手就要去摘拿楊柳兒。

「就是,先前在我們家做保姆手腳都不幹凈,專門偷拿我們姐妹幾個的衣裳,難怪不告而別,明顯是偷我們家錢了1

白亦芬見楊柳兒往旁邊躲閃,也大聲嚷嚷著,走上前去幫忙。

華僑商店物價貴,人流相對稀少,但不缺顧客,旁邊來來往往還是有些人,白家姐妹又動手又吵鬧,吸引人耳目,周圍很快聚過來一層圍觀群眾,楊柳兒抱著威威退無可退,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小曼當然不可能讓白家姐妹得手,在威威尖聲喊叫中,她輕輕一拉一扯,把白家姐妹倆甩離楊柳兒三米遠:「請注意形象,當街搶劫可不是淑女行為,看嚇著孩子了1

白晴月:「……曼曼1

小曼對白晴月笑了笑:「原來白姑姑和白姐姐也認識柳兒啊?那你們肯定了解她的情況:她投親不遇,被未婚夫家裡人嫌貧愛富趕出家門無依無靠,已經夠慘的了,現在自力更生好不容易有點小成績,我們應該鼓勵,就不要為難她了好不好?柳兒這麼善良溫順,白姑姑虔誠向佛,有一顆慈悲心腸,肯定不會同意白姐姐欺負弱小的對吧?」

白亦芳大聲嚷道:「曼曼,你別讓她給騙了!我哥哥才不是她未婚夫,楊柳兒真的是來我家做保姆的!不信你可以去我家問順媽,順媽是楊柳兒的姑姑,在我家做了一輩子保姆,現在順媽老了,就讓這個楊柳兒過來接班1

白晴月趕不及阻止白亦芳的大嘴巴,被侄女這個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說法氣得暈,忙想轉移話題,對小曼說道:「楊柳兒先前確實在我家做保姆工作,但她不勤快,還有小偷小摸習慣,後來又不辭而別,家裡隨即現丟失了不少值錢東西,都準備要報公安了,是順媽求情,才沒有計較1

「你放屁1楊柳兒實在忍無可忍,終於爆了,她把威威放下來,往小曼跟前推,示意小曼牽住他,然後叉起腰,指點著白晴月姑侄罵道:

「既然你們白家不要臉面,我也用不著為你們遮羞!我楊柳兒十五六歲跟白俊帆定親,這事盤口村哪個不知誰人不曉?你們欺負我父母不在世了,俊帆哥哥又出國學習,就想把我當免費保姆使喚?想得美!如果沒有我父母,白俊帆他能有今天嗎?你們這樣對待我,良心叫狗吃了!我確實不告而別,因為我沒有膽量告別,害怕你們給我動私刑,把我關在小黑屋不準出門!我可以毒誓,這不是隨口亂講這種可怕的事情你們白家人幹得出來!污賴我小偷?行啊,咱們這就去公安局,讓公安調查清楚,誰才是強盜小偷——你們白家想毀掉我和俊帆哥哥的事實,拿走我們的幸福,這難道不是小偷行為嗎?」

白亦芬、白亦芳張著嘴呆若木雞,白晴月險些暈倒:她是萬萬沒想到,平時木訥少言、膽小畏縮、在她面前沒什麼存在感的楊柳兒,竟然這麼有膽量,敢於在廣庭大眾之下長篇大論搞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