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六十三章 待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三章 待遇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走到商場外,小曼就不進去了,跟威威說再見,威威卻拉住她的手不肯放開,小曼想了想,從背包里掏出三枚玉葫蘆,她自己刻的護身符,雖然只是試煉手,但效果還是有的,讓楊柳兒用紅繩繫上,和陸建玲、威威每人一個戴著,告訴她:

「這個是老輩子人去大寺廟求得來,開過光,能辟邪鎮驚保平安,戴著它走夜路也不慌。」

楊柳兒年紀輕輕,卻是個頂頂迷信的,聞言大喜,雙手接過玉葫蘆,忙問小曼有了沒?小曼拉開點衣領讓她看紅繩,楊柳兒激動得臉都紅了,說回去就給威威戴上,她和陸建玲都戴上,一面不住聲地道謝,感謝完小曼又感謝她家老輩兒,嘮嘮叨叨跟個小老太婆似的,小曼不耐煩聽她嗦,趁威威拿著玉葫蘆玩分散了注意力,沖他們擺擺手走掉了。

再說華僑商店那邊,小曼、楊柳兒走後,圍觀人們的目光就都落在白家姑侄身上,伴隨著指指點點竊竊私語,白晴月昂首挺胸表面故作淡定,內心裡卻憋了股火氣煩躁難捺,實在逛游不下去了,領著兩個侄女灰溜溜離開華僑商店坐車回家。

走進白宅大院,就看見順媽站在上房廊廡台階上,嘴裡嘰嘰咕咕,正指揮著羅春香在院子里翻曬棉被,此時日頭挺大,羅春香被陽光照得眯起眼,臉上滲出細細一層汗,相比較順媽站在廊廡下就顯得清涼安適得很。

這麼多年來,白晴月第一次仔細打量順媽,發現這個老保姆竟不像自己想的那樣老邁,其實,她也還不到六十吧?膚質有些松馳,但依然白晰細緻,一頭爽利順滑的齊耳短髮黑多白少,兩邊兩排髮夾抿得整整齊齊,平日在自己面前總是微微彎著腰,但此刻面對羅春香,她腰背是挺直的,雙手交疊放在腹部,昂著頭臉,站在台階上以居高臨下的姿態說話,這樣子竟讓她身上莫名有了一種氣勢,加上她穿著的青灰色斜襟衫、腰裡系的藍布圍裙總是乾乾淨淨、平整挺括,明顯用心漿燙過,不熟悉的人初來白家,只怕還真以為她就是這家老太太呢。

白晴月眯了眯眼,耳邊迴響著楊柳兒的話,心頭大為不爽:姓楊的這一老一小都不省心哪,小的痴心妄想,老的外表裝得老實,內里還不知道怎麼算計呢!

剛懂事的時候母親就告訴她:她和大哥是同胞,而二哥白立華是保姆順媽所生。

順媽原本是母親的貼身婢女,母親天生體弱卻追求進步,放棄優越富足的生活投身革命建設,順媽是老式思想,一直跟著母親不離不棄照顧她身體,不願意嫁給別人,因為母親身體實在太差,拼了命生下大哥,需要好好將養,但男人卻正值虎狼之年,沒辦法就讓順媽代替母親服侍著,一來二去有了身孕,母親感念順媽忠心,就由著她把孩子生下來,將來她也能有個養老的。

這件事,除了白家重要人員了解,其餘一律不知,外頭人也只道白家次子白立華是白老太太所生,白晴月萬萬沒想到,楊柳兒竟然知道這個秘密!

楊柳兒到底是從哪裡知道的?她在白家與順媽接觸最多,要說親密程度,那是白俊帆,但白晴月相信自家大侄子,他是個能隱忍有頭腦的人,不會幹這種傻事,最有可能泄密的,應該是順媽!

順媽為什麼把她跟白立華的關係告訴楊柳兒?無非是虛榮心作怪,誇耀自己的身份,又能以此鎮懾楊柳兒,聽聽楊柳兒說的那叫什麼話:順媽也當得一聲白老太太,楊家和白家本就是親戚!

憑她們也配!

白晴月心裡窩火,陰沉沉的目光對上滿面笑容迎上來的順媽,冷冷說了句:「你,跟我來1

在白晴月的起居室里,順媽聽說楊柳兒竟知道她跟白立華是母子關係,震驚得無以復加,回過神來就流著淚指天劃地發毒誓,堅決否認是她給楊柳兒泄的密:「姑娘儘管相信我,二爺打出生那天起,就放在太太身邊撫養,我連奶水都沒餵過他,只一心一意照料好太太,可從來沒動過旁的心思啊1

白晴月本來心情就不好,見她哭哭啼啼的更是不耐煩,喝斥了幾句讓她退出去,自己換了衣裳,走去見白老爺子。

白老爺子正在書房裡扶案寫大字,他平時出門還用著輪椅,在家裡卻可以拄著拐杖自行散步小半個鐘頭,腿腳筋骨仍綿軟無力,但血脈通暢有自覺,他的心腦健康狀況更是恢復得相當好,好到什麼程度呢?之前一點點情緒波動就能誘發各種心臟並腦出血,現在他盡可以大聲說笑甚至拍桌子發怒,都不會發生什麼意外!

唐仁騫隨手給的一顆「救心丸」就有如此神奇效果,簡直跟起死回生沒多大差別,無怪乎白老爺子醒過來之後,得知自己有此好運,嚴肅地叮囑白晴月和白俊帆不要張揚,暗中卻支持孫子接近追求唐家孫女,顧唐有婚約又如何?就是結了婚,那還有離婚的呢!

所以白老爺子對孫兒寄以厚望,希望他能軟硬兼施抱得美人歸!至於顧家會不會因此對白家生恨,白老爺子表示無所謂,並且不會有半點慚愧之意——同為軍武世家,都應該有弱肉強食、強者稱霸的覺悟,白家從來不怕顧家,白老爺子對自家長孫的武力值很有信心,絕對能強過顧家長孫!

白晴月叫了聲爸,白老爺子點點頭,示意女兒扶他一把,一幅大字寫完了,也該坐下歇歇,父女倆正好到沙發上去說話。

羅春香端了個托盤進來,上頭兩碟子點心,兩盅茶,一盅是白老爺子的參茶,一盅是白晴月的保健養顏茶,賈中醫專門給她配的,有賈中醫這個中醫師提點著,哪怕大暑熱天,白家父女都不會貪涼吃冷的食物,喝茶必喝現沏的熱茶。

羅春香將茶點擺好,便低頭退了出去。

白晴月這才把街上遇到楊柳兒和小曼,楊柳兒不知從哪裡偷聽到白立華身世一事,告訴了白老爺子。

白老爺子聽完沉吟了一下,說道:「立華這事無關緊要,我們不承認,空口無憑論是非有什麼意思?看看滿京城這麼些深宅大院,哪家沒點模糊不清的事情?況且柳兒就只是個小保姆,說話毫無份量,有幾個人肯相信?不用慌,謠言止於智者1

白晴月想想也是這個理兒,但因為這事被楊柳兒挑明,心裡莫名不喜順媽,便試探道:「爸,我看這事八成是順媽在楊柳兒面前說漏嘴,為防備萬一有人聽到謠言,當了真,到我們家來不識趣的亂說亂問,要不,讓順媽回鄉下住一段時間?」

白老爺子拿起茶盅喝茶,微頓了一下:「回哪個鄉下?盤口村嗎?還是算了,她的兄弟年紀也大了,小輩子們難免生疏不肯贍養,別反倒讓立華牽挂擔憂,不能安心於工作。區區流言掀不起什麼風浪,沒有必要理會,順媽一直都安安份份的,沒事,就這麼著吧1

明知老頭子會是這個反應,白晴月對此也就撇開不談,目光明明暗暗閃爍幾下又道:「楊柳兒怎麼辦?把那野丫頭接來京城過慣好日子,養得她心也大了,先前在咱們家住著就知道不是個老實會消停的,連亦芬姐妹幾個她都不放在眼裡,如今不聲不響地攀上唐曼曼,怕是從順媽那裡聽得俊帆要娶曼曼,她就故意這麼做呢。咱們家事情她也知道得夠多的了,真不放心由著她在外頭逍遙,滿世界去胡說八道1

白老爺子眉眼不動,一口一口慢慢喝著熱茶,喝完小半盅才放下,說道:「從這點看,柳兒倒是有幾分機靈勁兒,照你所說,唐曼曼瞧著軟乎乎好糊弄,其實滑不留手怎麼哄也哄不來,可為什麼柳兒就能攀上曼曼,讓曼曼幫她說話?月月啊,這就是她的造化,也可以說是本事。要比心眼手段,柳兒必定不如你,但人與人之間也講眼緣,或許,她那樣兒的正合了曼曼的脾氣,你別忘了:曼曼,也是在農村生長的。所以,你不用急著去對付柳兒,相反,可以當她是親戚多多關照,讓回家裡來住,俊帆還得兩年後才歸國,到時在白家人脈中隨便找個小夥子就解決問題了。人在咱們手中掌控著,她就不會胡說八道,謠言傳開了那也不怕,我說過,咱們白家不畏懼飛長流短,任憑別人論說,我自巍然不動,要沉住氣,到最後流言不攻自破1

白晴月皺眉:「爸,你是說,還讓楊柳兒住回我們家裡?」

「嗯,不僅如此,她想讀大學,就替她打點好,讓她去吧。」

「爸……」

白老爺子擺了擺手:「月月,聽我的沒錯兒,若得曼曼主動走進白家門,那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亦芬、亦芳都辦不到,但柳兒辦到了,那麼從此後她就理應享受白家孫女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