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六十五章 有用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五章 有用意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吳曉蕊本就是故意逗弄激怒吳曉文,吳曉文越抓狂她越開心,恨不得吳曉文被氣得神經失常了才好,怎麼肯輕易就「滾」?

「要不要咱們再打一場?來來來,我讓你砸我幾下流點血,然後你賠我點錢?我知道你有錢,白立華曾經替你籌到十幾萬塊對不對?說是要買咱爸那塊玉,後來沒買成,錢呢?該分些給我吧?你跟白立華是初戀是老感情,我現在可是他的新歡,沒理由好處全讓你佔去了!我也不多要,不求一半,給我五萬就行1

吳曉蕊說得理直氣壯,吳曉文卻是氣得眼前黑,指著吳曉蕊罵:「你、你簡直太不要臉了1

「呵呵!不要臉這種話任何人都可以說,吳曉文你就不能!想想看吧,你是有夫之婦,兩個孩子的母親,在外頭偷腥招惹野男人你竟然幹得坦坦蕩蕩自自然然,該誇你膽子大呢還是該罵你恬不知恥?對了,我記得你最愛讀外國小說,我也跟著看過幾本,外國女人確實好福利,可以有丈夫還能有情人,那叫浪漫,可咱們生長在華夏,這種行為叫什麼?傷風敗俗!這事啊,拿出去讓大伙兒評論評論,我的臉肯定能保住,好歹我單身不是嗎?你那塊臉想要可都沒法撿起來1

吳曉文身子晃了晃差點栽倒,唐雅萱連忙扶住吳曉文,含著淚對吳曉蕊道:「小姨,你不能這樣說我媽媽,我媽媽和白叔叔是很純潔的朋友關係,就是一起說說話,吃過幾次,媽媽沒拿過白叔叔的錢!上次白叔叔說要幫忙籌錢買玉石,可是後來玉石讓小曼買走了,白叔叔也就沒送錢給媽媽,是真的,沒有你說的十幾萬,一分也沒有1

吳曉蕊瞪唐雅萱一眼,冷哼:「你少在這兒賣乖,你就是個吃肉不吐骨頭的黑心鬼,你把吳曉文賣了,她還得替你數錢呢!白立華憑什麼對吳曉文好?為她跑前跑后買這樣那樣?就靠他們『純潔』的朋友關係?哈!還是讓你假媽教教你,怎麼脫衣裳討好男人1

「吳曉蕊!信不信我殺了你?」吳曉文泛紅的眼睛里迸射出一股怒火。.

「嘖嘖嘖1吳曉蕊站起身扭著水蛇腰走近吳曉文,挑著眉冷笑:「徐娘半老,風韻猶存,這生氣起來模樣兒又別有味道!怪不得人家捨不得,跟我探口風想請求你的原諒,和好如初破鏡再重圓!吳曉文,憑你的力氣殺我,這輩子你是別想了,還是乖乖拿錢,五萬塊,一分不能少,給我錢我就離開,不跟你搶男人了,這地方我也住膩了,看著辦吧,我說話算數1

吳曉蕊說完,抬著下巴款款走回室,呯一聲把門碰上。

唐雅萱把吳曉文扶到沙上坐下,吳曉文羞憤的心情沒法平靜,早忘了給唐雅萱收拾行李這件事。

好在第二天起來收拾還趕得及,唐浩誠說過要坐中午的飛機。

吳曉文打唐雅萱去探望唐青雲當然是有用意的:她近來真的很想念丈夫,打電話他總是不在,秘書接聽,每次都說書記下鄉了,吳曉文了解山區的工作環境,不免心疼起來,自己請不到長假,派孩子過去表示關心也應該;再有就是母親林愛真提醒她,久曠的男人容易出問題,尤其青雲一表人才,雖說四十歲了,可更顯成熟有魅力,他在那邊山高皇帝遠,沾惹上別的女人風流一時倒無所謂,就怕他動了感情,到時候可麻煩!

吳曉文了解自己的丈夫,她也在山區呆過,知道山區農村女人什麼樣子,唐青雲不可能看上的,以前她防的是知青,現在知青基本都回城了,沒有威脅,所以她從不擔心唐青雲會在那邊找女人,但白立華和吳曉蕊事件生后,她被深深傷害,大受刺激,不自覺就感念起唐青雲的好,想想母親的話很有道理,不能掉以輕心,應該早作準備防範於未然。

曼曼回公道村,那丫頭倔無禮沒有孝心,她不可能去看唐青雲,浩浩或許會去,但曼曼肯定巴著他不讓他在唐青雲那裡久住,只有萱萱,她可以整個暑假都呆在唐青雲身邊,而且這孩子細心,唐青雲有沒有跟別的女人曖昧,她准能察覺得到!

吳曉文的算盤打得很好,但她沒意識到自己又犯蠢了,只顧想著讓唐雅萱搭乘順風飛機省一路費還不用承受長途旅行的罪,卻忘記了自己的寶貝養女是唐爺爺唐奶奶最不待見的,怎麼可能答應讓她和小曼、浩浩一路同行?

帶唐雅萱去唐宅之前,吳曉文先在公共電話亭給唐浩誠打了電話,叫他一會到門口來接媽媽和萱萱姐姐,讓萱萱姐姐跟他們一起回g省,說完也不等唐浩誠答覆,直接掛了電話。

然而等她和唐雅萱帶著兩大包行李坐計程車來到唐宅,卻見那鐵藝大門緊緊關閉,兩部黑色轎車停在院子里,三兩個工作人員正提拎著皮箱、旅行袋裝進後備箱,靠近鐵門邊兩名警衛站姿挺,目光平直,任憑吳曉文喊破嚨喉,人家眼皮都不眨一下,轎車旁邊那些人也像耳聾了似的毫無反應,各干各的,直把吳曉文氣得想暈倒。

等了一會小曼和唐浩誠、唐爺爺唐奶奶、艾雯麗從樓里走出來,吳曉文又惱怒又委屈,也沒有力氣再喊,唐雅萱更是不敢出聲,母女倆眼睜睜看著那祖孫四人分別坐進兩部黑色小轎車,車子啟動緩緩駛近門口,鐵門大開,吳曉文立刻走上前揚手攔車,警衛卻不是吃乾飯的,行動迅從裡邊閃身出來擋在她和唐雅萱面前,轎車在吳曉文的尖叫聲中揚長而去。

院子里,艾雯麗搖頭嘆息一聲,轉身進屋去了。

駛離的轎車裡,唐浩誠嘴唇抿成一條線,臉色黑如烏雲,他縱然長了個比別人聰明十幾倍的腦袋,也弄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母親和別人的母親差異那麼大。

小曼想說點什麼,看了看前面的司機和隨行人員,最終沒吱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