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七十章 值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章 值得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清晨,小曼走出屋子,站在門口伸了個懶腰,看著面對綴滿鮮艷花朵的薔薇花架慢騰騰比劃太極拳的妙齡少女,忍不住噗嗤笑出聲。

杏花很專註認真的樣子,頭也不回地說道:「你去洗臉吧,別笑話我,我才跟阿奶學了幾個月。」

「阿公阿奶呢?」小曼走近她幾步。

「阿奶練完了,去後園摘菜。阿公帶唐叔、浩浩、少欽去葯園子了,葯園子比這兒闊暢,空氣也更好、更適合練功,我爸媽和弟弟妹妹都在那練。」

小曼看杏花每個動作都很到位,說明阿奶教導得挺嚴謹上心,隨口問道:「你學五禽戲了嗎?」

杏花搖頭笑:「沒有,我腦子笨,學打拳太慢了,連秋雁都比我學得快,比劃起五禽戲的招式比阿奶做的還難看,大志和大鵬嫌棄得不想看,我就不好意學了,阿公說我要能把這套太極拳練好也可以健身防身,我也知足了1

「嗯,你可得堅持用心練哦,照你這樣度,缺一天不練都能退回去幾個檔次。」

「那我肯定得堅持1杏花借著一個動作回頭看看小曼:「你不練嗎?」

小曼說:「等你練完,我把這套孫氏太極完整連貫地打給你看。」

「好埃」杏花喜道。

小曼取拿了毛巾牙刷走去井邊打水洗漱,心裡有些遺憾:阿公阿奶沒有靈根,莫家寶於五花以及杏花、大鵬秋雁也沒有,昨夜把禮物遞給大志的時候探了下他的經脈,也沒有。

好在阿公把上古五禽戲和孫氏太極練得純熟,他又傳給了子孫,一代代傳下去,只要堅持有心不失傳,都能保證阿公這一支莫氏子孫身強體健,壽元高於常人。

當杏花看完小曼打的孫氏太極三十六招,激動得雙手握拳頂著下巴,嘴巴張成o字型,眼珠子都快要彈落下來,小曼收式走到她身邊,她才跳了起來,拉著小曼語無倫次嚷著:

「這肯定不是我打的那套!天哪,我都眼花了看不見人了!簡直太好看了!我還想看還想看1

小曼笑道:「這就是你打的那套啊,你加緊練吧,把基本招式都練熟了,趁我放假還在這,幫助你提升一下,估計明年此時,你也能像我這樣整套打起來令人眼花繚亂1

「真的?」

「沒騙你。」

杏花樂得咯咯咯笑個不停,柔美的臉龐煥出艷麗動人的光彩,與身後那一**帶露盛開的薔薇花交輝相映,這景緻竟比東天邊破雲而出的朝霞還要攝人心魄。

小曼不由看呆了,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照相機,趕緊跑回屋去翻找,誰知杏花看見她一言不轉身就跑,以為出了什麼事,也跟著跑,結果相機是找到了,光彩奪目自然純美的景緻再不能重來——杏花勉強答應做模特擺甫士,但沒事假笑她說辦不到!

杏花做飯也是把好手,有她在灶前,都不讓小曼近邊,還保證說她做的茶飯或許不比小曼做的好吃,但肯定不難吃!

自信快樂的杏花美麗又迷人,小曼很為她的轉變高興,回頭看見阿奶安安然然坐在院子里剝嫩瓜苗,心裡明白:為了杏花這個轉變,阿公阿奶肯定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幸好,他們的努力沒白費。

在廚房插不上手,小曼就走到阿奶身邊跟她一起擇菜,阿奶看看廚房門口,小聲問小曼:「還記得你杏花姐為什麼被人害了?」

小曼一楞,下意識答道:「聽嬸說的,因為一個中學老師喜歡她,招忌恨了……」

阿奶點點頭,嘆口氣:「這也不知道算是什麼緣份!那個姓江的老師,去年放寒假找到我們家來了……開初你家寶叔和嬸都不答應,杏花也,可他就是不肯走,說他哪怕丟掉工作,也不離開杏花。你阿公跟他談了又談,再問過杏花,最後答應他了。」

「答應什麼了?」

「讓他娶杏花埃」

「杏花姐……也很喜歡他?」

「唉,你杏花姐怕是早就認定那男孩了。自從定下關係,我看她也沒那麼沉悶。你二叔元宵節回家來,聽你阿公說了這事,就跟那男孩商量,要把他調到咱們這地方來,那孩子很願意。你二叔昨晚說都辦好了,下個學期就在莞城中學當老師,你杏花姐九月份也要正式進學校念書,正好跟他去莞城,他可以輔導著些。」

「這樣啊,我也覺得很好。」小曼說著,暗想爺爺把唐青雲留在這邊,偶爾還是挺有用處的。

杏花做好早飯,雞鴨豬什麼的也都餵過了,葯園子里那群人卻不見影子,只大志、大鵬和秋雁跑了回來,說是都開始幹活了,唐叔和浩浩、少欽哥哥幫忙收拔藥材,覺得好玩,干起癮了也不肯回來,讓把早飯送過去。

阿奶和杏花就把要送的早飯盛裝好,然後老小几個先在家吃飽喝足,大志要去後院趕牛進山吃草,大鵬挑起兩個竹籃子,一行人鎖了院門,往不遠處的藥材種植園走去。

走進園門,小曼看著眼前生機盎然綠意濃厚美得像童話世界的景緻,震驚又欣喜,這地方簡直像被施了魔法般,變化太大了啊,都不敢確定:這是自己曾經參與建設的那個種植園嗎?才一年多不到兩年,長成這樣!

難怪浩浩和少欽連早飯都不願吃,他們肯定是捨不得走埃

空間藥材種苗真是太逆天了,幸虧自己在京城呆著一年都沒回來,不然哪怕是多澆一次靈泉水,這些植物就會長得更加瘋狂,再遲鈍的人都能感覺得出這園子的怪異!

然後怎麼辦呢?小曼輕輕搖頭:自己這是在冒險,只希望趕緊地、大批量地賣掉這頭幾批藥材,最起碼要過三四年,葯園子的繁茂豐榮才能算是正常的。

順著鵝卵石鋪的小路往坡上走了一段,杏花拉住小曼,指給她看某處:一個水龍頭正徐徐轉動著,不停朝天空噴出水柱,水柱再呈細雨狀灑落,悄無聲息地滋潤著下邊一剛長出幼苗的葯圃……小曼驚訝了,小小種植園配套設施挺不錯啊,居然用上了科教電影里才有的、遠當前農村水平的現代化澆灌技術。

「以前是挑水澆淋,這樣直接噴洒,得有水塔吧?」小曼問道。

杏花笑著點頭:「對啊,在坡腳挖機井,把水壓上坡頂的水塔,再安裝水管龍頭,有好多種淋澆灌溉方式呢,可新鮮好玩了!這還是唐大伯給阿公出的主意,阿公去找了公社農科所,公司農科所的人再帶著阿公找縣裡,又去省里,就把這個搬回來了,花了不少錢呢,不過阿公說值得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