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七十二章 有資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二章 有資格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莫老二忙拉開莫二嬸,扯出個笑臉:「你二嬸就這臭脾氣,小曼、杏花你們莫怪埃這兩天不是要收藥材嘛?你阿公跟我們說了,叫我們早早地過來幹活呢,杏花你把那門開開,讓我們進去吧1

「阿公叫你們來的嗎?這個我可不知道哦。」杏花指了指莫承福:「正好承福叔在這,平時葯園子里需要幾個人幹活,都由承福叔寫了海報貼在小學校門口,有閑空過來幹活的人就去衛生室報名,再由承福叔開了園門放他們進去,工錢也在承福叔那裡領……這葯園子可不是誰想進就能進的,你要進去,跟我說沒用,該問承福叔才對1

莫老二沒來得及說話,莫二嬸抱起小女兒撞開他擠到杏花面前,氣勢洶洶道:「杏花你怎麼能這樣說?這葯園子是你阿公承包,就是我們家的地方!你有鑰匙直接開門讓我們進去不就成了,還用問誰?莫承福算個球啊?這一個才是你親叔叔,你阿公阿奶最疼最愛的小兒子,是跟你最親近的人!你明不明白啊?」

杏花淡淡地掃了他們一眼,搖頭:「我不明白,但我知道你說錯話了:我阿公阿奶只生有一個兒子叫莫家寶,就是我阿爸。阿公阿奶的大兒子、小兒子,都是我阿爸1

小曼聽了忍不住噗嗤笑:這神回復,真是絕了。

莫二嬸氣得嘴唇泛青,狠狠瞪著杏花,抽風箱似地用力大喘著,令人擔心她隨時接不上氣兒。

莫承福過來擋開那一家子,不讓他們圍著小曼和杏花:「莫二哥,你們走吧走吧別擋道,不要再砸門了我可警告在先——鐵門石柱下有蛇窩,要是砸鐵門吵到老蛇,它會跑出來咬人!上次楊老四喝醉酒想爬鐵門進葯園子,就被咬了。那蛇不算很毒,咬了你,我也能治好,只不過要痛幾天,你們不信的話可以試試看1

聽到鐵門石柱下有蛇窩,莫小寶莫小貴兄弟倆立馬就跳著腳退後幾步遠,剛才來的時候,他們聽了爸媽的話,把鐵門砸得山響,也是因為這樣,有人看見聽見,順路跑去衛生室報信,莫承福才過來瞧看。

至於葯園子里的人們,採收藥草的是按重量算錢,都忙著摟藥草賺錢,園門怎麼響可不關他們事,掙錢要緊。秋雁幾個小娃是精靈鬼,早被告之不要搭理莫家小院的人,更加不會多看他們一眼,也只有吳承福剛巧衛生室無事,不得不走這一趟。

一則他是葯園子管理人員,二則,萬一人真的被蛇咬了或者發生什麼鐵門塌倒砸傷人,也還是他這個村衛生室的赤腳醫生負責治,能不苦逼操心嗎?大太陽底下害他跑來跑去,暗地裡把莫老二賴皮狗罵了幾百遍。

那晚楊老四喝醉酒,不知不覺跑到葯園子鐵門前睡覺,半夜醒來忽然覺得能進園子里睡可能會更舒服,就撿塊石頭把鐵門砸得震天響,見沒人出來開門,索性爬上鐵門,誰知不知從哪跑出幾條長蛇,對他又纏又咬,嚇得他不敢亂動,鬼哭狼嚎一整夜,直到大清早莫承福過來,拿出一支香味奇特的香點燃,那又粗又長的蛇才鬆開楊老四迅速游進籬笆下……這事全村人都知道,當時許多膽子大的人跑來圍觀,直看得頭皮發麻後背冒冷汗,莫老二莫二嬸也親眼見了,不過他們忘性大,此時被提醒才記起來,也是唬一大跳,莫二嬸趕緊地抱著女兒跑離鐵門遠些,後悔剛才太莽撞,竟然忘記那事,讓兩個兒子去用力砸門,幸好沒把蛇招來。

莫老二到底是大男人,還有那麼點膽子,也是想著蛇怕熱喜陰涼,這大白天日頭這麼毒肯定是不會出來的。

但他十分不滿莫承福用這種口氣跟他說話,想他莫老二無論怎麼著都曾是莫阿公最疼惜的兒子,阿公極少會拂逆他的意願,前幾次葯園子需要找人幫工,就是不喊他,他自己來了,阿公不也一句話不多說,照樣給他發工錢?這個莫承福算什麼東西,敢這樣對待他?

莫老二用力推了莫承福一下,面色不善地說道:「承福,這葯園子可是我爸承包的,又不是你們家的,你憑什麼趕我?說句不好聽的,如果現在我爸意外去世,這葯園子得分給我一份子!你聽懂了嗎?我爸把莫家寶找回來了,可我也還是我爸的兒子,全村人都可以做證!我去法庭問過,親兒、養子,一樣待遇,何況我還是親侄子!我,也是這葯園子的主人,想進去就能進去,你沒有資格擋著1

小曼真是被莫老二的無敵厚臉皮打敗,說不出一句話,杏花也只會獃獃看著莫老二:這個人和他媳婦是怎樣欺瞞阿公苛待阿奶的,她都了解得一清二楚,沒料到,他竟然還敢來肖想阿公阿奶的東西,簡直太不要臉了!

莫二嬸聽到莫老二的話,卻是底氣充足起來,也尖聲朝莫承福嚷:「對!你不過就是我爸請的長工、狗腿子,有什麼資格攔我們?趕緊地,把我們家葯園子鑰匙交出來1

莫承福被這對不要臉的夫妻氣了個倒仰,停了一下,才面無表情說道:「莫二哥,我不管你現在或者曾經是誰的養子、親侄子,我再耐心地告訴你一聲:我是這個葯園子的管理人員!什麼叫管理人員你懂嗎?就是每月領工資、必須對葯園子負責的人!你說,我堂堂一個管理人員,有沒有資格趕走你這個破壞者?沒把你扔公路上、報派出所來抓走,那是念在你姓莫的份上,很客氣了!還想搶我鑰匙,我才是要問你憑的什麼?不知天高地厚1

莫老二臉色難看,莫二嬸尖銳著嗓音罵開了:「莫承福!你個瘋子、挨千刀的,得意什麼?總有一天你不得好死1

莫承福黑了臉,這兩年來他自認心性磨鍊得比從前長進很多,可也不是什麼都能忍的,比如眼前這對夫妻,他受不住了。

轉頭看一眼小曼和杏花,說道:「你倆還站這幹嘛?太陽不夠毒辣的?趕緊回去。」

小曼知道他要搞點什麼小動作,就拉著杏花走了,心想懲戒一下莫老二夫妻也好,這兩人雖然不像莫國強夫妻那樣惡事做絕,但忘恩負義不講良心,勢利又刻薄,就該讓他吃吃苦頭,省得再來糾纏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