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七十四章 林柳萍回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四章 林柳萍回村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小曼去縣城探訪老師、見見舊日同學再了解些其它事情,約莫要住幾天,唐青雲就帶了唐浩誠和顧少欽去他工作的地方走走看看,大志大鵬也很想跟著去,但正值農忙季節加上藥園子有近三十畝藥材需要採收售賣,活兒實在太多了,就沒去成。

等小曼從縣城回來,阿公已經賣掉一批藥材,全家動員,開始收割稻穀了。

小曼也加入勞動,隊里依然採取互助合作式,誰家抽到打穀機,就幫誰家割谷,通常是兩天一輪,莫家寶抽到第一名,正是人們士氣旺盛鬥志昂揚的時候,幾乎全隊勞力都來幫工,阿公阿奶在招待鄉親吃喝這點上從不含糊,中午飯也不肯馬虎,大魚大肉地端上桌,晚上除了殺雞殺鴨還有好酒好茶,感覺就像吃酒席般,大伙兒吃好喝好心情好,幹活也不惜力,僅兩天時間就把十來畝稻穀都收割完了。

之後開始曬穀子,這也是個大工程,十來畝田收得兩座大大的糧山,得趁著陽光熾熱的時候晒乾透,交完公糧、餘糧,然後入倉。

曬穀子的工作主要由阿奶和大鵬、秋雁負責,阿公還得管理他的葯園子,莫家寶於五妹夫妻倆每天去別人家還工,杏花和小曼一邊協助阿奶做家務活,一邊去野外頂替大志看牛,大志要犁田、耙田,準備種晚稻……農村七八月份就是這麼忙,大家都爭分奪秒搶天時趕季節,勞力多還能松活些,勞力少的人家這種時候真是非常上火著急的,因為如果不能趕在秋霜下來之前栽種晚稻秧苗,那就不會有收成了。

八月中旬,唐浩誠和顧少欽回來了,這次唐青雲沒能親自送他們,只讓司機開車將他們送回到公道村家門口,還帶回不少山貨,野菌野菇山筍乾,以及風乾的山雞野兔野豬肉,阿公阿奶說這些東西鄉下都有,讓於五妹打理好收起來,到時給小曼姐弟捎回京城分給親友們嘗嘗山區土特產味道。

此時在全家人的團結努力下,雙搶農忙季已經勝利結束,公糧也上繳完了,小曼和杏花、大志大鵬開始去地里掰苞谷棒子,裝進麻袋綁好口子,再用人力車一車一車拉回家。

唐浩誠和顧少欽幫著掰了兩天苞谷棒子,把苞谷都收完,天氣突然一變,大雨中雨小雨輪流著下了四五天,河水漲起來了,洶湧激流充滿危險,卻也是天生愛冒險的男孩們心中嚮往的樂園,眼見約束不住自家孩子,莫家寶只好做了孩子王,領著唐浩誠顧少欽大志大鵬以及后鄰秋小虎幾個,每天去河邊張網捕魚撈蝦,成果挺不錯,天天都能撈到大半桶大大小小的魚蝦,此時的農村化肥殺蟲劑什麼的還沒有普遍使用,水質土壤不受污染,河魚河蝦的鮮美味道那真是天然純粹,無論清燉或油煎紅燒,都令人回味無窮。

男孩們下雨天可以去河邊捕魚,女孩們就只能在家裡,小曼和杏花早晚都去一趟葯園子,但是總呆不久——下雨天大家都有閑空,就喜歡來看她找她說話,鄉里鄉親的,有長輩有同齡,葯園子也不是玩鬧的地方,就只好回家,做些小吃食大家邊品嘗邊閑談說笑,把電視也開著,人多熱鬧嘈雜,卻也有個極大的好處:坐著看電視閑談的人們會自動找個籮筐盛放些苞谷棒,一邊閑談說笑一邊剝脫苞穀粒子,等到散場人走了,堂屋一大堆的苞谷棒子消去不少,留下一籮籮苞穀粒子,無形中倒是減少了阿奶和於五妹的勞動量,要知道剝脫苞穀粒子也是挺費功夫的。

林柳萍就在這樣清閑的下雨天里回到了公道村。

她膚色還如同從前那樣好,撐著把大紅油紙傘,穿件淡綠底印粉紅花枝的連衣裙,笑容滿面眉眼生輝,進門就大聲喊阿公阿奶快來接我啊,一串一串的笑聲清脆悅耳,看這樣子和公婆相處得不錯,性格都變得活躍多了。

出嫁的姑娘回娘家,熱鬧自不必說,大家圍著林柳萍就是一番七嘴八舌各種詢問打探,畢竟是嫁去了外縣,丈夫當兵不在家只跟著公公婆婆住,大媽大嬸們最關心的就是男方家境如何、婆媳關係怎樣、日子過得順不順心等等。

正巧關愛蘭莫靈慧幾個也在,因著彼此間有通信,知道些林柳萍一些情況,眼見大媽大嬸們八卦太多,就出面做代表提問題,林柳萍也不弔大家胃口,爽快地笑著把大家所關心的都給彙報個清楚。

小趙是獨子,兩個姐妹在外地工作,都出嫁了,父母也是在職幹部吃商品糧的,家中經濟狀況生活水平挺不錯,小趙父母在他們那個縣城工作幾十年,也算小有人脈,原先不怎麼同意小趙跟個外縣農村姑娘處對象,奈何兒子非要娶不可,兩老也只好答應了,後來見林柳萍相貌好性情溫良,又懂事乖巧,便也很喜歡,把林柳萍接回家去之後,就為她走關係安排工作,這個時期知青大返城餘波還在,許多返城知青但求得一份能糊口的工作就很高興了,林柳萍是農轉非,找工作肯定更得大費周章,之前她也做過賣電影票的臨時工,原以為就是要呆在電影院了,這次回來她卻興奮地告訴大家:進銀行工作了,是農業銀行,很快就可以轉正!

眾人忍不住驚呼,大聲感嘆林柳萍命好:進了銀行,那豈不是跌進錢窩了?

小曼也為林柳萍高興:就算真是錢窩,作為軍嫂,林柳萍也有資格進去!她公公婆婆這個後門走對了,看得挺長遠,進農行工作自然比進工廠好,至少保證十年後不會受到下崗潮影響,林柳萍年輕聰明,可以利用業餘時間讀點書弄幾個證,將來前途寬廣著呢!

正兒八經上班了就沒有多少閑功夫,林柳萍這次星期天加上請兩天假,只能在公道村呆兩天就得走,晚上住阿公家,姐妹幾個久不見面難捨難分,杏花索性鋪上竹席在房間里打了大地鋪,誰都別睡床,大夥一起躺地鋪上說話,直聊到半夜才睡著。第二天林柳萍再去她舅家看看外家親戚們,下午就坐上去莞城的班車,第三天從莞城回她婆婆家。

離別時依依不捨,林柳萍說等年節得了假再回來和大家團聚。

她沒去林家,回村之前都不告訴林家人知道,直到她坐上班車離開,她親爹和后媽才得到消息,帶著幾個弟妹急急趕來,追著班車大喊大叫,細聽他們喊的居然是:挨刀的死妮子,白養你這麼大么,拿錢來、拿錢來……

幸虧那趟班車開得挺快,不然車上的林柳萍聽見,怕是要當場鬱悶氣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