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八十三章 心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三章 心得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孫逸鳴看著小曼,點了點頭:「孫家男人都學過孫氏太極,我好像也曾聽到太叔祖和父親提到孫氏太極對施針是有點作用的。」

「學會了是一回事,能否用心習練並純熟貫通到隨意運用,又是另一回事。這套孫氏太極可說是孫氏老祖宗的心血,不只是為了讓後代子孫強身健體,更是為了練造一口精純之氣,為什麼中醫針灸,有的僅能治標,有的卻可標本兼治?關鍵在於施針之人,這點,相信你懂得的。我遇到孫老先生之時,他病弱無力躺在竹榻上,當時我求他為我阿奶施針治眼睛,他告訴我:他已經隔得二三十沒有動針了,並不是因為拿不動針,而是沒有『氣』了!施針者沒有那口『氣』,效果就不理想,這在於他這樣的名醫是不能忍受的。老先生還叫我不要寄希望於住在莞城的其他孫氏人,直接說是無人『會』孫氏針法。我問他難道孫氏針灸從此就消失了嗎?孫老先生說:會的人在海外呢。」

「太祖父寄予厚望,可我們這些後輩,終究辜負了他1

孫逸鳴聽完小曼一番話,神情黯然地低下頭:「孫氏針灸,針法與別人家有所不同,我從小就會的,但跟太叔祖、父親相比較,成效總達不到他們那種高度,因為在國外也不常用,只是華夏人偶爾要施針,外國人是不願意的,所以我並不要求自己在中醫方面有所提升,而逸寧更是連施針資格都沒有的……」

小曼道:「孫老先生所期望的,自然是你們這支嫡系,除了你父親,現在海外還有會孫氏針灸的孫家人嗎?」

孫逸鳴嘆氣:「太叔祖據說是與太祖父水平相當,但太叔祖也去世了,祖父輩已無人再動針,與我父親同輩的兩位堂叔伯,不如我父親,而我們這一輩,只有我了。至於國內這些人如何,我不太清楚。」

小曼想了想,說道:「孫氏祖傳醫書在我手裡幾年,孫老先生曾說把醫書借給我但無力親自講解傳授,能不能學會、能不能治好阿奶的眼睛,全看我的造化。所幸我沒有浪費這幾年時間,把醫書里那些治眼疾的秘方都倒騰了個遍,阿奶的眼睛,有點算是我胡亂治好的,至今還不能確定那個方子是否適用於每個眼疾患者。無論如何,我都要承孫老先生好意,投桃報李,我願意將我習練的孫氏太極心得,與你這個孫氏後人分享,在針法上,也可以與你切磋。」

孫逸鳴楞住,被小曼探知他內心所想,還這麼直白說出來,不免有些難堪,溫潤玉白的臉慢慢變成大紅布,說話都有些結巴起來:「那個,小曼妹妹,我確實對你懷有好奇之心,這才……但是,我真的,沒有其它不好的心思……」

小曼難得看到他顯露局促之態,忍不住好笑:「我有眼睛看,知道你不是壞人,我只是為了感激孫老先生才這麼做。你心裡不服氣,肯定一直在想:孫家醫術孫家人都沒鑽研透呢,憑什麼一個小丫頭三兩年之間就學成了?呵呵,你還真得必須相信:我就是那有天賦之人1

「當然!小曼妹妹冰雪聰明,是我不該多疑,只是覺得小曼妹妹如此神,有悖……有點不合常理。」

「你是想說不符合科學吧?」小曼戲謔笑道:「我阿公可是藥店學徒出身,賣了一輩子草藥,識得上千種藥材,我從小就對中醫有深厚興趣,見到孫老先生之前我了解過不少這方面知識,研究幾本醫書還是沒問題的。我們唐家祖上是古武者,我身上也有傳承,天生力氣比較大且對武功類悟性極強,孫氏太極三十六式在於我來說非常簡單,並根據我的理解對幾個招式做了些改動,當然是僅供自己人習練,原來的冊子上還是老樣子,是否改動,得你們孫家人說了算。」

孫逸鳴越尷尬:「小曼妹妹,我誠心誠意道歉。」

「嗯,我接受了。快吃飯吧,我還得回去整理筆記呢,上星期五我有事缺了兩堂課,借別人筆記抄得很潦草。」

「現代醫學課程有什麼不懂的,記得來找我。」

「好啊,那我不客氣嘍。」

孫逸鳴將小曼送到學校門前,本想送她回宿舍,小曼不讓,非要看著他開車離開,這才轉身走進學校。

卻沒想到有人在校門口守株待兔,她被人抓住了。

小曼看了看來來往往進出校門的學生,再看看圍在身邊的聒噪不休的林愛真和吳曉文,只覺得腦袋漲,恨不得立刻跑去打電話給唐浩誠:快來把你媽你外婆領走!

開學至今才半個月時間,這對母女已經跑來騷擾小曼三次,小曼躲得開初一,終究躲不過十五,除了氣憤沒別的情緒,以為來找多次就會令她心軟,母女倆真是想錯了。

從南邊回來,唐浩誠給吳曉文送去一袋子特產,看見冰箱里還凍著些大梨子,就拿了四個去,吳曉文再怎麼樣,終究是他媽媽,有好吃的還是想讓媽媽嘗一口。誰知第二天吳曉文就帶著林愛真、吳玉軒去到唐家,除了想多要些大梨子,還要小曼替外公外婆診脈,開方子給葯吃,說是兩老被小女兒給氣著,舊病復了。

唐奶奶當場,叫他們有病上醫院,別沒事帶晦氣上門,直接把吳家三個趕了出去,吳曉文被罵得直哭,小曼暗暗慶幸唐浩誠著急回校去了,不然看到這一幕,心裡多少都會難受一下。

也不知她們在校門口等了多久,到底是讓她們成功逮住了小曼。

吳曉文看著小曼的目光冷冷的,大概早把小曼當仇人了,哪怕需要求她,那神態也緩和不下來,林愛真則是泫然欲泣萬般可憐的樣子,緊緊抓住小曼,顫聲說道:「曼曼啊,你可要救救你外公!你大了,該分清是非,不能一味聽從別人挑唆,那可是你親親外公,沒有他就沒有你啊,你要講孝道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