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八十六章 自殺原因(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六章 自殺原因(二合一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星期一大清早,小曼走下宿舍樓就看見孫逸鳴站在那裡朝她揮手,他身後是一叢石榴樹,一個個飽滿碩大的石榴果沉甸甸墜在枝頭,讓小曼想起幾年前在莞城那個大雜院里遇見孫老的情形,孫老先生躺在竹椅上,身後也是一叢碩果累累的石榴樹。

小曼不由得有點好笑:果真是一家人呢,愛好一樣,祖孫在戶外或站或坐,都喜歡以石榴為背景。

原本還抱怨孫逸鳴不該大清早過來,畢竟只有男女朋友之間才這樣,小曼自入學至今,平時裝木訥不刻意交朋友,獨來獨往慣了,孫逸鳴突然跑來做伴,讓別人看到難免誤會,心裡有些排斥,卻因了這點回憶,那點排斥感煙消雲散,反而對孫逸鳴更多出些隨意親切,走過去跟他打了個招呼。

孫逸鳴讓小曼看自己手上拎著的提籃,裡邊是一個保溫壺和幾樣精緻點心,他笑說第一天上學有點緊張,索性把早餐帶來學校和小曼一起吃,家裡保姆廚藝很好,做的點心和羹湯味道不錯,小曼還沒吃早餐,當然從善如流,兩人就一起並肩走出女生宿舍區,到校園裡找個亭子坐下解決了早餐再去教室。

接連兩堂課孫逸鳴都和小曼坐在一起,給人形影不離的感覺,劉教授派人來叫孫逸鳴的時候,索性連小曼一起請了過去。

中醫學院有個中醫藥研究所,由徐、劉二位教授負責,小曼入學不到兩個月就被他們拉進了研究所,倒不是在課堂上才發現小曼是個極有天賦的好苗子,而是他們早就盯著她了。

幾年前孫御醫金針現世,雖然顧唐兩家儘力壓制意圖減少這方面的傳言,終究難做到百無一疏,更何況小曼在醫院為顧老行針之時,現場可是有四位著名中醫在,這四位名醫中的三位,除了掛牌為民眾診治,還是各醫學院中醫學教授。

所以小曼幾乎是在走進醫科大當天,就被徐、劉兩位教授發現了,他們當時可激動得差點失態,明知小曼動用孫御醫金針,肯定就是孫氏門下,但那又如何?她還是得在學校混幾年拿文憑各種證書,他們運氣好收得這個天賦驚人的小姑娘做學生,哪怕只是掛個導師名號,也是榮光無限、賺大發了啊!

小曼跟著兩位教授,才知道劉老的家族與孫氏有些交情,劉家醫術雖也是世代相傳,但劉老年輕時曾跟在孫逸鳴祖父身邊歷練,如今劉老成為小曼的導師,孫敬祖也把孫逸鳴交到劉老手中,顯然有一定深意。

小曼被黑山靈君將滿滿一玉簡的醫術直接打入腦中,充分消化完,研習孫氏醫書就簡單容易,運用起來也是自成風格,但做為孫氏嫡系傳人,孫敬祖和孫逸鳴父子雖然也學了家傳醫術,對其中精髓卻領略不到一小半,其中原因,小曼猜測孫敬祖應該是為俗務所累,未能潛心鑽研,而孫逸鳴兄弟是受形勢影響,畢竟現代醫學更加科學精準、直觀易懂,見效也快,相比深奧複雜的中醫,當然都願意選修現代醫學,而且隨著生活節奏越來真快,中醫逐漸被人們遺棄,但中醫學又的的確確是老祖宗傳下來的瑰寶,小曼既然做了決定就不會改變心意,她將以自己的心得體驗幫助孫家父子把孫氏醫書所載全部參透並應用,他們或許不能夠達到孫老先生那樣高度,擁有七八成水平,還是可以的。

只希望,好的傳承能夠保存並一代接一代地傳下去。

轉眼又到周六,照例要回家,因為這個周末唐家得外出赴兩個喜宴,小曼婉拒了孫逸鳴要上門造訪的請求,約好下個星期天再去,然後回宿舍收拾點東西走人。

卻在校園主幹道上遇見了過來找她的唐浩誠。

唐浩誠精神不太好,臉色有些蒼白,嘴唇還乾裂脫皮。

小曼怔住,從挎包里取出個可樂瓶遞給他喝,那當然不是真的可樂,而是空間靈泉。

看著弟弟猛灌了一大口,才輕聲問道:「怎麼像個難民似的?你以前體質是差了些,引氣入體修鍊到現在,也有四層修為了,就算你為了研究項目熬夜不睡覺,靜下心運轉功法幾個周天也就恢復了精氣神,至於變成這個樣子嗎?」

唐浩誠又喝到姐姐特製的可以迅速恢復體能的「飲料」,貪婪地一氣兒喝掉半瓶,再把瓶子遞給小曼,小曼搖頭表示自己不渴,唐浩誠仰頭直接喝光,小小可樂瓶也裝不了多少,就500毫升左右。

然後姐弟倆走到路邊長椅上坐下,打算說會話再一起回家。

唐浩誠喝完靈泉水臉色明顯好很多,靠在椅背上長手長腳伸展一下筋骨,才回答小曼的問話,解釋自己為什麼成了這副樣子:「我昨晚在醫院呆了整夜,因為怕我中途走掉,身邊始終有人跟著盯著,沒法靜心修鍊。姐你可能不相信,我媽媽割腕自殺了1

小曼很意外,頓了一下輕笑道:「還真的不敢相信呢,她會有那個勇氣和膽量,捨得放棄自己的生命?死了沒?」

「沒有死。」早預料到小曼不可能為吳曉文擔憂,唐浩誠實際上也沒覺得怎麼難過,想到至親母子情份竟然會變成這樣,難免有點心塞,嘆了口氣道:「你猜對了,我媽媽其實很膽小也很惜命,絕不會自己傷害自己,是她的妹妹,吳曉蕊乾的。」

「哦,姐妹反目成仇?吳曉蕊怎麼做的?」

「吳曉蕊從吳曉文手中敲詐到五萬塊錢,然後托請白家人找關係辦出國,這期間又鬧著要結婚,吳家二老不同意她嫁個社會無業人員,據說還是混黑幫的,吳曉蕊就天天鬧,讓吳家二老給一筆錢她就不嫁,但吳家人對錢看得挺重要,這招不靈,最後她直接撬了二老的箱籠,不告而取幾千塊錢,還把吳外公好不容易搜集到的玉玩偷去換錢,把吳外公氣得舊疾複發。吳曉蕊一拿到簽證,就騙吳曉文一起回吳宅住兩天,她抽空偷偷出去,把單位房裡所有值錢的東西全部搬走賣掉,其中包括吳曉文很珍愛的衣裳首飾用品,吳曉文發覺跑回來,姐妹倆大吵一架,吳曉蕊用布條綁住吳曉文並割了她手腕血管,做出自殺現象,再打電話給吳家二老,她人卻直接去機場登上飛機,出境了。」

「這個吳曉蕊倒是個人物,夠毒夠狠,萬一吳家二老不過來,吳曉文可就真掛了喲。」

「是這樣,吳家二老來得遲了些,吳曉文失血過多,差一點沒救回來。」

唐浩誠臉色有些陰沉,吳曉文再怎麼樣都是他的母親,吳曉蕊該慶幸她沒死,不然後果怎樣很難說。

「你媽媽不是有個好閨女嗎?那個萱萱去哪啦?」

「升高中了,住學校。」

「這樣說起來,吳曉文的『自殺』其實是謀殺,你有沒有報警?不過吳曉蕊都飛出國了,報警好像也沒用處了吧?」

唐浩誠哼了一聲:「除非她能飛上九重天不下來,否則若想抓她並不難。只是,吳家二老拉住我不讓追究,還把她們姐妹倆之間的恩怨全說了。我等媽媽清醒又再問她的意思,她倒是想報警抓人,被吳家二老勸告一通,最後決定放棄追究。」

小曼好奇:「到底多大的仇恨?吳曉蕊不僅把吳曉文搜刮乾淨,還要奪她的命?」

唐浩誠沉默,想到吳外婆為了阻止他報警抓吳曉蕊,哭著說家醜不可外揚,這是報應:吳曉文因為懷疑吳曉蕊勾引唐青雲,狠心把吳曉蕊送進窮山溝,嫁給愚昧粗野的鄉下人,還是幾個男人共一個老婆,吳曉蕊被摧殘迫害,一直心懷有恨,才導致今天的惡果!

他垂眸掩去眼底神色,不想讓姐姐聽聞那種不好的事情,直接略過這個話題:「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她們的事情用不著我們管!姐,你做好心理準備,昨晚吳家人本想來找你,被我攔著,恐怕這兩天他們不甘心,還是要找過來的。」

「找唄,我周末雷打不動都在家裡住著,只要他們能過奶奶那關就成。走吧,我們該回去了。」

唐浩誠磨蹭著沒起來,卻朝小曼身邊靠攏,緊挨著小聲道:「老姐,我跟你說句實話你不要打我?」

小曼:「你姐看起來很暴力嗎?」

唐浩誠呵呵笑:「一點點而已啦,比莫遠志的姐姐好很多。」

莫水霞在公道村少年們眼裡就是個暴力女,唐浩誠這潛台詞是說小曼也很暴力!

小曼朝唐浩誠翻了個白眼,見他笑得一臉蠢萌,忽然感覺有點陌生,內心暗驚:記得初見時這傢伙像只驕傲的小公雞,一副生人勿近酷拽模樣,跟著自己在鄉下混了一陣子,他變得隨性平民化了,上輩子他可是走的高冷路線,謫仙般高貴神秘魅力無限,猶記得他住院時那些小護士的花痴樣,光是議論起他嗓音都發顫!現如今卻是這樣發展若他成功轉型變成個純粹暖男倒也罷了,要是最後長成個半暖不冷或是一忽暖一忽冷的犯抽性格,那可怎麼辦啊?

小曼不由得有些發愁,皺起眉頭嘆氣:說起來這算是受了自己的影響,這輩子姐弟早早相逢,在一起長大,因為自己有意無意的行為,多少改變了唐浩誠,也不知道對唐浩誠是好呢還是不好呢?

唐浩誠伸出一根手指撫平小曼的眉頭:「姐你幹嘛?我都還沒說,你嘆什麼氣?」

「那你還不快說1

「是這樣——上次我原本計劃暑假跟著科研組去西北,你給我備了幾樣葯,其中有一顆生血丹,一瓶培元丹和一瓶清心丸後來我改變主意和你回公道村,就沒用上,昨夜媽媽我把生血丸給她吃了。」

小曼瞪著他,也不說話,唐浩誠帶點央告地拉了拉姐姐的衣角:「她情況實在不好,整個兒慘白慘白的像透明人,我不想看到她那樣子!外公外婆因為太難過身體也很差,外婆還暈倒了一次」

「你不會是把培元丹和清心丸給他們吃了吧?」小曼想著要真如自己猜的那樣,她不介意展示暴力姐一面,狠揍他一頓。

唐浩誠連忙擺手:「沒有沒有!這些藥丸太金貴,姐姐給我修鍊和遇險時應急用的,我肯定不會輕易拿出來,我只是想」

「想什麼?」

「要不,姐姐就撿兩副葯給他們吃得了,省得總做出那樣子,看了真的不舒服!他們不是沒錢住院治療,還都可以享受公費醫療的,可在醫院被醫生們折騰,哪及得姐姐一副葯輕輕鬆鬆免去種種不便和痛苦?他們這是賴上你了1

小曼輕嗤:「他們賴的是你吧?你看他們進這校園裡來能找得著我么?」

唐浩誠苦著臉:「你倒是會法術阻止他們近身,就我倒霉!你都不知道,他們能直接找到實驗室去,催命似地,我好幾次被迫中斷正在進行的事情,都快被他們逼瘋了1

「活該!誰讓你對他們心軟?還記得方玉蘭事件嗎?吳家人人品絕對不行!他們不值得你付出,必要的時候,能把你殺了吃肉!所以哪怕你要顧念那點親情,最好還是得跟他們保持距離。」

唐浩誠無言以對,垂下頭:「我心裡明白的,一步步來吧,逐漸疏遠,出國留學之前,希望能做些償還,畢竟以前接受過他們一些好處以後,盡量避免相見。」

兩人靜默了一會,小曼說道:「就按你說的,我晚上回去給他們三個配點葯,你明天拿過去——僅此一次,下不為例了。」

唐浩誠點頭:「嗯。如果我再為他們求葯,姐你就像莫志遠他姐說的:拿針把我嘴巴縫起來1

小曼無語:「幹嘛老惦記莫志遠他姐?」

「呵呵!莫志遠他姐奇葩啊,彪悍啊,她把一幫弟妹打得鬼哭鬼叫的,可就是沒人不服她。莫志遠說村裡都這樣,這才叫真愛姐你對我也是真愛的吧?」

小曼默然,伸手往挎包里摸了摸,掏出一本厚厚的醫書,朝著唐浩誠腦袋就敲過去:「對啊,你快過來我給你真愛1

唐浩誠卻早有防備,跳起來開跑,小曼在後面追,姐弟倆嘻嘻哈哈打打鬧鬧地跑出學校,在路邊攔了輛計程車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