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八十九章 永遠這麼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九章 永遠這麼好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吳曉文說:「父母年紀大了,各種病症都有一些,心腦血管、肝肺腸胃都有問題,另外還因為下鄉,得了肩周炎、風濕骨痛症,總之情況很複雜就是了。壹·曼曼那丫頭也是大膽,沒有親自診脈,只聽浩浩把大致情況說了一遍就給抓了葯,倒是挺準的,我父親一吃就全好了。這次是讓吳曉蕊給氣的,他覺得胸口悶,有點複發的跡象,這麼多年被那些病折騰怕了,就跟浩浩誇大了些,讓曼曼撿副葯過來吃著,有病治病,沒病也能健身鞏固,比較保險。」

白立華連連點頭:「這是應該的,先防著,免得萬一真發作了可要抓瞎。聽叔叔阿姨這些癥狀,跟我父親是一樣的。」

吳曉文猶豫了一下,「要不,你從這拿兩個療程給白伯伯吃吃看?就是不知道合不合適?我們也不是醫生,可不懂這些葯。」

「那不要緊,我父親身邊有醫生看著,不會出問題。只是,叔叔阿姨知道了怕不太好吧?」

「沒關係的,上次曼曼可只給了十副,這次也不知道她發的什麼神經,抓得有夠多。我不跟他們說就是了。再說萬一還有需要,只管叫浩浩……讓曼曼多抓幾副來,也不是個事。」

「好!我就拿兩個療程回去給父親試試。」

白立華含情凝視著吳曉文,忽然俯身在她面頰上親吻了一下:「曉曉,你永遠這麼好、這麼善良!還有,你知道你現在有多美嗎?和你在一起,總讓我有種錯覺……彷彿我們又重新回到了從前的美好時光1

吳曉文滿臉嬌羞,忽想到什麼,眼睛瞬間紅了,臉猛地扭往一邊:「我有什麼好的?我可比不上吳曉蕊年輕漂亮1

白立華尷尬地咳了一下,雙手把吳曉文的臉捧回來面對面,嘆著氣道:「你想讓我怎麼樣?只要你說,剖心挖肝我都做得到!我再說一次:我那天是真的醉得很厲害!吳曉蕊不知給我灌了什麼湯水,迷迷糊糊醒轉來就把她當成了你,她學著你的聲音喊我,我沒有辦法辯認出來,我……我是太想你了!我可以發誓,那過程完完全全以為就是我們倆在相愛!後來避著你,實在是因為太愧疚太難過了,不敢面對1

「哼!那你為什麼還要幫吳曉蕊辦出國?還瞞著我,你要是早告訴我,我也能早防著她,不會痛快給她五萬塊錢,那錢我可都是跟朋友借的。 要··」

「你又冤枉我了不是?我做錯事活該痛苦羞愧避著你,後來忍不住擔心你,給你打了多少電話?找了你多少次?你都不搭理!我怎麼告訴你啊?曉曉,知道我為什麼要把曉蕊辦出國?留她在國內我們倆就好不了,她就像我們頭頂的烏雲,我把她趕走了,才能還我們一片晴空1

吳曉文看不過白立華,垂下眼帘,撅了撅嘴:「狡辯1

白立華低頭又親了她一下,這次是親在嘴唇上,吳曉文趕緊推開他,臉紅紅地大發嬌嗔:「幹嘛呢?待會又讓人撞進來看見1

「我坐這看著門口呢。放心吧,剛才浩浩進來沒看見什麼,門口離床鋪距離遠著呢,浩浩就算不近視,他也不可能有那麼好的視力。」

白立華又體貼問道:「喝點熱水吧?萱萱去打早飯就快回來了,喝點水一會好吃早飯。」

吳曉文答了聲好,白立華起身去倒熱開水,用兩隻杯子互相倒著晾涼,自己試喝了一口,才用手帕墊著,把杯子交到吳曉文手上,叮囑她慢慢喝,小心別嗆著。

吳曉文點點頭,心底像有琴弦輕輕拔動,奏出華麗浪漫的樂曲,此時若給她一個舞台,她定能像少女時代那樣,輕盈而優美地跳躍旋轉,將心中的樂章淋漓盡致地演繹出來!

她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如此留戀白立華,只要跟他在一起就感覺無比幸福?除了兩人之間純真美麗的愛情,白立華是真的待她很好很好!他了解她所有喜好,總是細緻入微地溺愛她,寵她上天,他本身是矜貴的王子,卻願意盡心儘力侍奉她,把她當最最嬌貴的公主對待!兩人相愛之後從來沒有吵架,也不會像別的情侶那樣生氣了就分開,哪怕只是小小爭執,白立華也不捨得她難過,都是他最先低頭,溫柔而甜蜜地把她哄回來!

唐青雲就做不到這些,恰恰相反,和唐青雲在一起,吳曉文卻成了當年的白立華,可說是用盡渾身解數哄著唐青雲,到頭來還討不著好唐青雲根本就是個牆頭草,左右搖擺,最終倒向了他父母那邊!他心腸冷硬,不肯聽從勸告非要拋妻棄子,試想想,哪個女人受得了這樣的男人?一年見不著兩次面,這算夫妻嗎?

無情無意的男人,就讓他後悔去吧!

吳曉文想到唐青雲就覺鬱悶,把杯子里的水當酒一口給幹了,抬頭看見白立華從床頭櫃里找出幾張報紙和兩個網兜,正細心地把床上那些藥包用報紙包好,再用網兜裝起來,兩個網兜分別裝著吳家二老和吳曉文的葯,他自己要拿走的那些,直接放進他隨身帶著的手提皮包里了。

剛收拾好,房門就被敲響,傳來喊媽媽的聲音,隨即房門推開,唐雅萱拎著個藤編提籃走進來,身後跟著兩個人,是吳玉軒和林愛真。

唐雅萱笑著說:「媽媽、白叔叔,外公外婆來了,我們剛好在樓下遇著。」

白立華昨天半夜回到京城,今早上天蒙蒙亮就來了,和唐雅萱見過面,還給了她錢,讓她坐車去盛華飯店買吳曉文愛吃的粥品和點心,這會倒是才見著吳玉軒和林愛真,站起來很恭敬地喊了聲「吳叔叔、林阿姨」,然後一一扶著他們到靠牆邊的單人沙發上坐下,又張羅著要倒開水削蘋果,吳玉軒擺擺手,林愛真笑著說:

「才吃過早飯來,喝的豆汁兒,還不渴。小白你是好孩子,不用忙活,也別站著快坐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