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九十章 愧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章 愧疚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那邊唐雅萱已從藤籃里拿出好幾樣點心擺在床頭柜上,都是剛出籠冒著熱氣,還有香蔥雞絲粥,那香味兒聞著就想吃。

吳曉文也忍不住咽了下口水,說道:「怎麼放這兒?應該擺到你外公外婆那邊茶几上,大家一起吃。」

唐雅萱眨眨眼睛:「白叔叔說媽媽是病號,今天可能胃口好些了,特地交待我買這幾樣,份量挺多的,媽媽先吃,您吃飽了我們再吃1

「這孩子1吳曉文嗔怪道,偷眼瞄一下白立華,心裡既熨帖又覺甜蜜:「你白叔叔一大早來,也沒吃著東西,給白叔叔盛碗粥吧。」

白立華笑著道:「我就不吃了,你慢慢吃著,別管那麼多,吃完了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一趟,下午再過來。」

說著把手提包拎起朝吳曉文舉了舉,吳曉文會意,雖然有些不舍,還是放他走了,嘴上道:「你忙,就不要過來了,我這也沒事了,再觀察兩天就能出院。」

「我下午會過來的,到時找醫生問一問再說。」

白立華又朝吳家二老道別,在唐雅萱甜甜的「白叔叔再見」歡送下,快步走出病房。

吳玉軒和林愛真也很有禮貌地起身送客,待白立華掩門出去,便回身來圍在吳曉文床前,林愛真看著女兒問道:「浩浩還沒來?他昨兒說了幾時過來?」

吳曉文嘴裡含著粥,伸手朝床頭櫃里指了指,林愛真忙叫唐雅萱打開,從裡頭搬出兩個大兜,一股中草藥香氣撲鼻而來,扒開報紙,看著一排排整齊擠壓在一起的藥包,吳玉軒和林愛真便知道浩浩來過了,按照他們所要求的,帶來了曼曼給配好的、能讓他們恢復健康的葯!

夫妻倆頓時喜笑顏開,十分寶貝地抱起繳撤⑴裕爭相扒拉開報紙,陶醉地深聞著那些清醇葯香,又興緻勃勃一遍遍數藥包,估算著這葯能吃到幾時。

他們可特意叮囑過浩浩,讓曼曼在撿葯時配進些令他們白髮轉黑、容顏變年輕的好藥材,也不要求太高,能像唐爺爺唐奶奶那樣就行!

身體好了,形象也年輕化,不僅吳玉軒可以延長工作年限,林愛真也躍躍欲試想返聘回學校任教,發揮餘熱,人只有在工作的時候才會激情澎湃與時俱進,退休在家整天無所事事混在一堆白頭翁裡面,註定要被時代拋棄被社會遺忘!現在很多年輕人願意學戲劇,據有關人士預測,將來戲劇專業只會越來越吃香,林愛真昔日的老同事已經返聘回校了,想著人家將來桃李滿天下名利雙收,林愛真心裡就貓抓似地難受,她怎麼說也是曾經留過洋渡過金的,豈能落後於人?

等著吧,等她一頭灰白頭髮轉黑、枯槁憔悴的面容恢復紅潤飽滿,再出去四處轉轉,讓那些人好好驚艷一番,不怕他們不主動找上門!

夫妻倆喜悅激動地擺弄著藥包,歡快地嘀嘀咕咕著,其實那天他們親眼見到浩浩塞給吳曉文吃了一顆藥丸子,心裡就更中意那小小一粒,但浩浩冷淡地告訴他們不可能,姐姐也只有一粒,給了他做保命之用,連爺爺奶奶都沒有的!兩人就退而求其次,能得到這批葯,就已經大喜過望了。

高興半天,吳玉軒和林愛真恢復一點理智,立刻就要回家熬藥喝,吳曉文叫他們再吃些粥和點心,他們覺得浪費時間也不肯吃了。吳玉軒臨走前忽然想起來問吳曉文:

「曼曼可有什麼交待?比如忌口啊什麼的,還有這些葯分幾個療程、每包葯煮幾次水?」

吳曉文一楞,才想起來,曼曼寫的那張牛皮紙,被白立華帶走了。

幸虧他帶走了,不然讓爸媽看到那上面寫的是三個療程,可就糟糕了!他們心心念念的葯被白老爺子分走一部分,不得心疼死?

吳曉文暗自愧疚了一下,想著以後再讓浩浩找曼曼補回來,也就沒什麼心理負擔了,好在她記性也不錯,還能記得看過的那張牛皮紙內容,就細細地告訴了父母,當然她得把父母的三個療程改說成二個療程,然後又指著吳玉軒抱著的那個兜說:「那裡邊有些藥包外面做了記號,是曼曼開給我的,說是滋補身體,還能養顏。」

吳玉軒和林愛真一聽兩個兜並不全是他們的,馬上有點失落,林愛真轉念想想,對女兒說:「曉曉啊,醫生說你身體恢復得非常的好,吃不吃藥都沒事了。況且浩浩給你吃的那顆藥丸子,怕是藥效還沒過呢,那可是更加高寄,你得讓身體充分吸收完。這些葯你暫時就別吃了,媽媽給你拿回去收著,等過段時候你想吃就回來,家裡有藥罐現成給你熬好,你看怎麼樣?」

吳曉文無所謂地點點頭:「反正我不願意喝中藥,現在更加沒心情熬煮這個東西,媽媽幫我拿回去吧。」

林愛真笑著答應一聲,叫吳曉文安心靜養,又叮囑唐雅萱好好照顧著,然後老夫妻倆一人抱個兜高高興興離開了。

唐雅萱站在床邊,兩手放吳曉文肩上輕輕按摩,她也知道小曼有醫術並且不輕易給葯,給了就必定藥效驚人,眼見吳曉文居然毫不可惜就推掉那些葯,嘴巴張了張,真想提醒媽媽把葯留下來,既然能滋補養顏那是多好多難得的啊,媽媽不吃,她可以吃嘛!

等病房門掩上,唐雅萱終於忍不住,把藏在心裡的話說了出來:

「媽媽,其實用不著非得回老宅才能熬藥,我也會熬藥的啊,您忘了上次小姨吳曉蕊的朋友來跟她住,需要吃一個星期中藥,都是我熬的?您雖然身體底子好,恢復得快,但需不需要吃藥,曼曼姐姐難道不知道嗎?她既然特地給您抓了葯,就說明您用得上!您這會說不愛喝中藥,都叫外婆拿走了,萬一,因為不吃藥身子留點什麼後遺症,可怎麼辦哪?別說我和姐姐弟弟擔心,就是您自己也不好受啊1

吳曉文聽完這話,想想還真是這麼回事呢,回身抬手摸了摸唐雅萱的蘋果臉說道:「好女兒,你說得對,是媽媽太粗枝大葉了。吃早飯去吧,等明后媽媽出了院,就去外婆家把葯拿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