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九十四章 好消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四章 好消息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同學,蒙誰呢?不過是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插班生。改天我也轉到你們醫科大去好了,和你做形影不離的同學,我可比任何人有資格1鄭少鐮說著,心底不免湧起一陣酸楚。

提起來都是淚啊,好不容易認得個稱心妹子,本該由自己好好守護著長大,誰知事情就是那麼湊巧得離譜,妹子眨眼變成了大表哥的未婚妻,自己反被威脅不準靠近不準亂動心思,那個鬱悶啊,一輩子都不能釋懷了。

雖然現在的鄭少鐮沉穩了不少,但小曼還是怕他會突然抽風犯傻,故意嫌棄道:「趕緊歇了這個心思吧,你沒有學醫天份,別過來給我丟人。」

鄭少鐮瞪著她:「那姓孫的有天份?人家在國外早就是小有名氣的外科大夫,憑什麼要跑回國內重新上大學跟你這個菜鳥做同學?他分明是別有用心1

「既然知道人家姓孫,還緊張什麼?你妹子可不是隨便讓人騙的,那人是孫御醫的曾孫子,他家的根基在華夏,他不回來行嗎?不管他有多大名氣和成就,中醫方面他才是個菜鳥,而我卻學了他家傳的醫術,給他關照兩下子,沒什麼好奇怪的吧?」

「他一個大男人,需要你來關照?」

「他在國外長大,對自個家傳醫術只是略有了解,沒見疏,我按照孫老先生的遺願,指點指點他。」

「聽說那小子長得挺好?跟個花痴似地?」

「是挺不錯,不過與我有什麼關係啊?有我這裡顧少鈞是最好的,其他男人都一個樣。」

鄭少鐮眼底劃過一抹黯然,想說點什麼,被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打斷。

唐浩誠去接了電話,掛斷後走到沙發后俯身湊近唐爺爺耳邊低語兩句,唐爺爺點點頭,站起來拍拍唐奶奶肩膀示意她跟著上樓去房繼續聽電話。

兩位長輩一走,大家就隨意起來,顧少錚端起碟子猛吃水果,一邊嚷著:「這就是公道村來的大梨子?太好吃了!顧少欽你們真是對得我啊,我在外頭奔波勞苦賺錢,你們在家有好吃的都搶精光,一個不給我留1

顧少欽無奈地看著他三哥,攤了攤手沒法解釋:大梨子空運回到京城,他還坐在火車上晃蕩著呢,哪裡知道那些梨子是怎麼分配的?反正他回到家也沒見到半個梨子了。

唐浩誠笑著把另外兩個果盤都收攏到顧少錚面前:「我家也只剩下幾個,全在這,都給你吃了1

顧少錚瞪眼:「你這什麼語氣?剩的全讓我吃?打發叫花子呢嗎?」

「那行,我和少欽一起吃1

「滾!都不準跟我搶,你們在那樹上還沒吃夠?」

「……」

鄭少錦無語地看著變成吃貨的顧少錚和呆裡呆氣的顧少欽,暗想這兩隻肯定是忘記此行目的了。

不過也好,太認真了反而容易引起曼曼不滿,她現在可是滿十五進入十六歲的青春少女,總不能因為和大表哥有婚約,就不允許跟別的男人接觸,再說那個孫逸鳴可是孫御醫的曾孫,曼曼跟孫御醫學的醫術,怎麼說都算孫氏門下,淵源不淺,在曼曼心裡肯定有一定的份量。

想到姥爺神神秘秘把他們幾個叫到房那個表情,鄭少錦哭笑不得:英明神武的姥爺,曾經指揮千軍萬馬的人物,今兒形象可全毀了!

他居然吩咐幾個孫子:從今兒起什麼事都可以耽擱,但必須不能誤了一件——陪伴曼曼。幾個兄弟輪流也好湊堆也罷,總之要守住曼曼,在老大回國之前,絕不能讓別的男人有可趁之機,哄走顧家大孫媳婦兒!

不過老頭眼睛挺毒的,竟然看出鄭少鐮對曼曼的那點心思,所以這件事避著鄭少鐮並沒讓他參與,是顧少錚那個大嘴巴,一通電話全給說了,鄭少鐮巴巴兒地趕緊跑回京城。

鄭少錦同情地看了看他的雙胞胎哥哥,那位正壓著聲音和曼曼說悄悄話,臉上笑容舒朗,好看得不真實,卻令人……莫名心疼!

他垂下眼帘嘆氣:怨誰呢?曼曼屬於大表哥,偏偏流落在外讓少鐮給遇上,沒有辦法的事情啊,只能怪命運作亂。

顧家兄弟來了,小曼和浩浩就不好急著回學校,又在家待半天,做了晚飯吃完,才分別由顧少錚和鄭少鐮開車送他們回校。

這一個下午小曼可說是意猶未盡,主要因為顧少錚談到了南方邊境的玉石生意,她聽得心飛飛地恨不能回學校請個假,直接跑到邊境去探看一番,顧少錚說那一帶各種玉石原石堆成山,人們賭石,憑運氣開出玉種,至於那些玉石里是否含帶有靈氣,就沒人知道了。

對於小曼來說,賭出玉可是輕而易舉的啊,她要是能跑去邊境賭石,保管讓那些賣原石的老闆哭死!

鄭少鐮見小曼對賭石感興趣,生怕她真的跑去邊境,立刻要打消她這個意圖,說道:「玩賭石不一定非得去邊境,那地方蛇鼠一窩,骯髒又危險,不是女孩子能待的。其實京城也能玩賭石,不過數量比較少,賭贏的機率不大,你實在想玩,等放假了我帶你去n省,那裡玩的人多原石也多,更好玩,環境也不錯,相對安全1

小曼剛要點頭同意,顧少錚看白痴一樣瞥鄭少鐮一眼,攬住小曼的肩膀:「咱們可是雅淑女,用得著費神瞎猜亂賭么?還跟人亂鬨哄擠石頭堆?噁心!曼曼你等著,很快的,咱們不要原石也不用賭,全是翡翠玉石招招手就來,要多少給你來多少1

小曼不信:「有這麼神奇?」

「當然1

顧少錚得意洋洋地甩出一個重磅消息,小曼也禁不住大喜過望:這傢伙音訊全無失蹤了近半年,還以為他只是在廣東一帶做生意,卻原來他通過某種渠道跑到境外某國,看好並準備買下兩個玉石礦,之前跟賣方洽談得差不多了,只等那邊答覆,他立刻過去把事情辦妥!

這次回京城也是忙裡偷閒——他的珠寶公司已經籌辦好,正常運營生產,他趁著巡視珠寶公司的空檔,坐飛機回來,只能在家住兩晚,就得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