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九十六章 不肯死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不肯死心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顧少錚福至心靈冒出來的賺錢方法很簡單:自家現在多的是玉石,小曼平時得閑製作些低階平安符、護身符,由顧少錚負責賣出去。

近兩年有港澳那邊傳過來的所謂開過光打過佛印的平安符真真假假故弄玄虛,貴重得離譜,有錢人擠破頭搶著要,許多人反應戴在身上也就那麼回事,沒啥感覺,這要是知道小曼制的玉符不僅趨吉避凶祛邪驅惡,還能逐漸消減人體暗潛病灶,恢復健康體質,別說是十萬塊一枚,就是一百萬一千萬人家都會買!

顧少錚就準備打著得道高僧開過光的名號做這個買賣。

兩人商量了一下,決定平安符先以三十萬起價,護身符五十萬,再看玉石品質往上拉價,畢竟人們慣常思維如此,覺得越漂亮的東西越值錢是應該的。

分成方面,小曼要和少錚五五分,一旁的鄭少鐮反對,說玉片上若沒有小曼繪製的符,根本就是死物不值幾個錢,分成二八開,顧少錚拿二成就不錯了,這樣小曼也覺得不好,最後拍板:就當自己是批發商,只拿那三十萬、五十萬好了,商品交到顧少錚手上營銷,由他自己發揮,賺多賺少憑他的能力。

沒等鄭少鐮提出異議,顧少錚立馬舉雙手贊成這個方案,笑得燦爛得意:用腳指頭都能想得到,小大嫂這是在給他讓利呢,平安符和護身符只要賣出去幾枚,隨後肯定會招來無數回頭客,到時候就該他大賺特賺了,價錢往上翻幾番都沒問題!

由於鄭少鐮說漏嘴,被小曼知道顧家安插了人在醫科大,時刻查探小曼的日常行徑,小曼雖然沒說什麼,但顧老和顧啟明卻是丟了老臉,把鄭少鐮狠狠責罵一頓,顧啟明和周慧蘭親自到學校來看小曼,跟她好一番道歉解釋。

小曼也無奈:只要她不願意,任何人都查探不到她行蹤,但在公眾場所她無需隱瞞,比如和孫逸鳴在校園裡「形影不離」,讓顧家人擔憂,她也沒法子,她和顧少鈞彼此承諾過,兩個人之間相互信任就可以了嘛。

一個星期之後,孫敬祖和妻子、幾位子侄從南方回到京城,定好了日子,全家上唐宅拜訪,唐爺爺和唐奶奶特地召回唐爸爸和艾媽媽,隆重招待貴客,擺下豐盛宴席,請了不少場面上人物與孫家人相識,顧老和孫敬祖談得很高興,首先亮出自家是小曼未來婆家的身份,十分真誠地感謝孫老御醫把絕世醫術傳授給自家孫媳婦,再三邀請孫先生全家到顧家做客,表示孫家在京城遇到什麼困難儘管吱聲,顧家和唐家都會傾力相助!

席散,和唐家二老一起送走了客人,顧老和顧老太太坐車回家,在車上就開始談起孫家。

顧老太太嘆道:「別說孫家幾個兒郎都挺不錯,那老大就是跟曼曼做同學的對吧?晃眼看去是比不得我們家大孫子好,可越仔細瞧,人家的男孩兒,怎麼養得那麼精緻俊秀呢?也怨不得曼曼樂意搭理他,小姑娘們還就喜歡那樣兒的1

「胡扯1顧老嘖了一聲:「我說你個老婆子,眼睛也沒毛病怎麼就看不出好歹?孫逸鳴長成那樣叫精緻俊秀?那根本是瘦麻桿弱雞崽!肉沒二兩肉,力氣沒一把,怎比得我大孫子結實硬朗、偉岸挺拔?論氣質長相,我大孫子都輸不了!曼曼願意搭理孫逸鳴,是有原因的:要把孫老御醫的絕學傳回給他嫡系子孫!等孫逸鳴學得差不多,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寸步不離的了。」

「既然知道是為了學中醫,你們還操的哪門子心?當初我就說過,同學同學,說說笑笑一起並肩走個路,是不能避免的,偏偏你們這父子倆就愛瞎著急,方青蘭罵你們是該的!還好曼曼性子隨了青山,沉穩能隱忍又好說話,要像吳曉那樣,有你們受的1顧老太太嘮嘮叨叨。

顧老呵呵笑,看到小曼對待孫家人的態度,並不像在自己家那樣親切隨和,而是場面上才表現出來的溫婉持禮,他心安了,樂得附和老太太的話題:「是啊是啊,曼曼這孩子長相性情都隨青山,真好!她和少鈞真是太般配了!所以我們才更要看牢些,別又像當年的月月,年紀小沒定力讓人花言巧語哄幾哄就跟著跑,到時候大孫子回來可怎麼辦?」

顧老太太:「……」

感覺心好塞:自己的愛女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就是從小嬌慣任性,因為逃婚這件損了名聲,往日被方青蘭諷刺自己幾句也就罷了,這死老頭子怎麼也這樣?好像女兒不是他親生似的。

緊跟在後面的車子里坐著顧啟明和周慧蘭,不愧是父子,顧啟明也像顧老一樣對自家兒子信心滿滿,周慧蘭卻仍有些擔憂:自家大兒子隔著千山萬水呢,那孫家兒子近月樓台就算了,還長得溫儒雅一表人才看著很會哄小女孩兒高興,她提醒自己不能大意,從今起要常往學校去探望曼曼,多多關心未過門的媳婦兒。

就這樣,小曼接下來的校園生活失去了往日的平靜安寧:不僅吳曉三天兩頭來學校找她麻煩,顧老太太和周慧蘭也幾乎天天給她送吃的用的,之前她還可以直接將吳家人「屏蔽」,不讓她們找到自己,可卻不能同樣對待周慧蘭,吳曉兩次跟在周慧蘭後面找到小曼,忽然就開竅了,此後都約上周慧蘭一起來看小曼,她當然不是要看小曼過得好不好,而是讓小曼再給她多開些葯!

被嚴詞拒絕幾次吳曉還是不肯死心,小曼就疑惑了:吳曉其實也有倔強驕傲的一面,因為開始的錯誤導致她在唐家沒有了地位,可以想像得出她心裡的恨意,如果不是因為吳玉軒和林愛真,她大概都不願意多看自己一眼,可為什麼現在沒有林愛真押著,她反而更加積極地往自己跟前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