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三百九十七章 容她不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七章 容她不得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小曼試探地寫了個方子,讓吳曉拿著去中藥店買葯,吳曉卻不幹,聲稱只要小曼親自配的藥材,要最好的,就像上次那些,並說值多少錢報個數,她可以給。

小曼心裡猜到兩種可能性:一,吳曉又在充大頭,替她親戚朋友拿葯。二,吳家的親友中有懂中醫草藥的,識得自己拿出來的藥材不一般。

她也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吳曉是個沒腦子拎不清的,真不該圖方便懶得上街,直接用了家裡現成的藥材。

把這事告訴了爺爺,並請爺爺奶奶幫忙勸顧奶奶和顧媽媽不要再往學校送吃的了,她真的不需要,每天小轎車進進出出,只為送個食盒,同學校友們看她的眼光,活像動物園裡跑出一隻猴子似的。

唐爺爺聽說吳曉頻繁騷擾自家孫女,要求給葯不算還挑藥材,不禁皺起眉頭,直覺猜到一點什麼。

果然,派人暗中查訪白家、吳家現狀動靜,很快得知:吳曉和白立華一如既往粘粘乎乎關係曖昧,白立華每星期回一次京城,每次都會在吳曉住處逗留半天或半宿。

最近白、吳兩家倒出的生活垃圾里,都有同一種藥渣,這說明小曼開給吳家兩老的那些葯,有一部分通過吳曉轉送到白家,給白老爺子用著!

唐爺爺怒了:吳曉這個沒廉恥的敗家女人,自毀名節給兒女丟臉就算了,竟還幫著外人算計曼曼,唐家再容她不得!

白老爺子那是什麼人啊?他天賦極好,從小修習古武,青壯年體質康健之時,他的功力甚至在顧老之上!如今雖說失去健康身體羸弱沒了武功,可他別的能力尚在,況且人老成精,他一定是從曼曼給配的藥材里聞出點什麼來,所以讓白立華勾搭著吳曉,欲通過吳曉從曼曼這裡得到更多!

再聯想到曼曼曾說:白家的俊帆哥哥從爺爺這裡知道我在平縣讀,就去那裡看望我,給我做了兩天飯……

唐爺爺臉更黑了,孫女和孫子在鄉下什麼地方,除了顧家,他可從不會隨便透露地址給別人知道,白俊帆是明目張在撒謊!

當時曼曼提及的時候他只是點點頭表示知道,並沒有多說什麼,因為顧少鈞也在旁邊聽見了,他是想看一看未來孫女婿的反應。

現在回頭揣摸起白俊帆的心思,感覺滿滿的全是陰謀,唐爺爺並不排斥擅謀略會算計,但是誰願意自家寶貝被外人謀算?

白家和顧家雖然沒有站到對立面,但一直在暗中較勁,唐家顧家由來是肩並肩的,與白家維持著一份面子情,而自從白立華和吳曉暗中勾勾搭搭,唐家和白家,就不可能說到一塊去了。

白家妄圖從曼曼這裡下手,拿到想要的珍貴藥材,一個白俊帆還不夠,白立華都敢蹦出來噁心人,這是覺得唐家斯好欺負不成?

那就走著瞧吧!

唐爺爺做了決定,知會顧家,再給唐青雲打電話,命即日起著手與吳曉辦離婚,在崗位上更要嚴格要求自己,做好準備,明年回京入讀中央黨校。

唐青雲早就被父親告知吳曉背叛了他,大量照片差點把他眼睛都刺瞎了,他狂怒、痛苦、憤恨,買了車票要回京找那對狗男女算帳,但被父親壓制著,不准他輕舉妄動,慢慢地他也想通了:水性揚花的女人,能夠因為環境和功利移情變心,不值得留戀,不配自己愛!

幸好一雙兒女都已成長,浩浩心智高於常人,能辯明是非,不會受到太大傷害,而曼曼……唐青雲惋惜:如果早幾年看穿吳曉就好了,自己一定能保住女兒,不讓哥哥搶走!

唐青雲正式向法院提交相關材料,要求與妻子吳曉離婚,吳曉得知消息震驚無比,也不能相信唐青雲會捨得跟她分離,回過神的吳曉堅信:一定是唐家對唐青雲施加了壓力,尤其是唐老太太,早就看她不順眼,現在,終於要對她出手,想把她趕盡殺絕了!

吳曉在她母親林愛真的陪伴下,悲憤交集直奔唐宅,這一次唐奶奶很好說話,讓警衛把鐵門開開,請林愛真吳曉母女進去。

林愛真對女兒挾了挾眼,提示她:瞧見了吧?唐家是要面子的,就怕你在門口鬧呢,你索性可勁兒鬧起來,看他們能怎麼辦!

今天又是星期天,吳曉也打算找孩子撐撐腰,曼曼那個白眼狼期望不大,浩浩肯定是要幫著母親,沒有哪個兒女能眼睜睜看著父母離婚,這對他們可沒有一點兒好處。

母女倆拒絕工作人員邀請進屋,吳曉就在鐵門外大哭起來,引來了好幾位鄰居圍觀,林愛真心中暗喜:這一帶住戶可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家,就讓大伙兒都來了解了解唐老太太怎麼苛刻虐待兒媳婦吧!

林愛真卻錯算了一樣:這條街的住戶的確多數是有頭臉人物,唐家卻算是群龍之首,而鄰里之間一般都是相互偏袒的,沒道理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會幫著外人說話,而得罪自己的鄰居。

所以當林愛真吧拉吧拉數落唐家對女兒的不公,人倒是讓她把話說完一段落,接下來卻連續不斷地反駁,令她差點沒站住腳。

吳曉哭得更加凄慘,一邊朝敞開的鐵門裡喊「浩浩」、「曼曼」,一聲接一聲不停地喊,聲聲帶淚,站門邊那位小警衛實在忍不住了,很認真地告訴她:唐浩誠這個星期天並沒回家,而曼曼一大早起來和爺爺奶奶吃過早餐就出門去了,好像是有朋友請她幫什麼忙。

吳曉打的算盤也落了個空,呆楞半晌,竟忘記哭泣。

唐奶奶走了出來,面帶笑容邀幾位開解勸導吳曉的鄰居進屋裡坐,說是剛得了些秋茶,請大家嘗個新鮮。

鄰居們都進屋了,唐奶奶淡淡地看吳曉一眼,走到林愛真跟前隔著兩步的距離,看著她的眼睛說道:「我記得許多年前,曾經當面對你和吳玉軒說過:這輩子不想跟你們廢話,連見面都不願意!可你偏要把女兒嫁進我家,你到底想要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