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四百零六章 眼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六章 眼淚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坐車回家的路上,小曼望著車窗外被紛飛雪花遮擋得迷離不清的路燈,琢磨楊柳兒的話,白晴月和白亦芬姐妹近期倒是很少來騷擾她了,以為她們死心了,原來依舊惦記著呢。

還想走上輩子的老套路:白、唐家聯姻,壯大勢力打壓顧家更上層樓,理想很豐滿啊,可惜聯姻這件,他們註定是要失望了。

爺爺曾把一粒「救心丸」送給白老爺子,救他一命,還多年前的人情,這事小曼後來才知道,她想著那時候的白老爺子命在旦夕,藥丸一下就吞進肚了,應該沒有人能夠察覺到藥丸中含有空間靈泉和藥草成份,但「救心丸」有那樣的神奇效果,是個人都會被驚到並萌生窺探佔有之意,這也是小曼對白家人避而遠之的原因,目的性太強,誰願意跟他們走太近?

即便唐家不怕白家,有一句話說得好:只有千日做賊的,沒有千日防賊的。

這輩子白家不可能娶得到唐家女,但是白老爺子卻活著,白家不至於落魄,白立華正按程序步步往上走,白俊帆成長迅速,白家恢復強盛最多也不過幾年。

白老爺子的能耐小曼略有所聞,顧爺爺曾告訴過她白老爺子年富力強時候的一些事情,還警告她,在白家人面前絕對不能顯露她那些珍稀藥材,因為白老爺子是狗鼻子,像小曼給幾位爺爺奶奶和顧少欽用的葯湯、藥丸,顧爺爺吃進嘴時也只能分辨出其中藥材不同尋常,而白老爺子光憑一聞一吸,似乎就可以把藥材里所蘊含的精華直接吸走!

小曼聽得驚詫不已:這不成修士了?而且還是品階不低的修士,可白老爺子明明不是修鍊之人!

顧爺爺說:「你別不相信,那白老頭身體沒弄垮之前,確實是很厲害的,我這也不算壯他人志氣,得實事求是。」

「救心丸」之後,唐爺爺被唐奶奶和顧爺爺埋怨幾句,從此增強了對白家的警惕性,再不可能給白家任何東西,後來又因為發現吳曉和白立華勾搭,唐家幾乎停止了跟白家的私交,白晴月姑侄厚著臉皮來往,好幾次都吃了閉門羹,那麼白家何以連一個保姆都知道想法子拿到小曼配的藥材?難道他們曾得到過這種藥材?

回想楊柳兒說的「你那個媽和白二爺」,小曼心裡雖然不舒服,還是得接受事實認真推測一番,最後想到一個可能性:若白家真的拿到她配的藥材,那無疑就是吳曉給的!

小曼心裡冒火:吳曉這是有多奇葩啊?還口口聲聲罵自己不孝,她倒是孝順得很呢,把給父母治病延壽的葯拿去討情人歡心!

這事一定要告訴浩浩,讓浩浩被他媽氣哭了才好,幸虧自己壓著浩浩發了誓:從今以後吳曉和吳家人生老病死絕不插手管閑事,休想再用到她的一片葉兒草兒!

街上大雪紛飛寒氣襲人,此時的吳曉和唐雅萱也正在回家的路上,她們運氣不好,等了老半天都攔不住一輛空的計程車,這年頭京城的計程車本來也沒多少輛,雪天路滑難行,又正值各院校放寒假的當兒,大概平時不捨得坐計程車的今兒都咬牙奢侈一把,母女倆等到天都黑了,最後實在冷得不行,只好無奈地擠上了公共汽車。

她們從吳家出來,中午拎著幾樣點心水果過來,直到走的時候都沒能吃上點熱湯水食物,反倒惹了滿肚子氣離開。

吳曉現在對她哥哥吳曉陽是失望至極,嫂子楊倩容和幾個侄女的勢利更是徹底讓她出離憤怒,發誓今後再發達起來,絕對不再認得她們,而父母吳玉軒和林愛真也讓她傷心了——他們去參加一個名望人家的晚宴,早說好的帶吳曉母女去,結果卻沒等她們到來就走了,而且據說是帶著吳曉風夫妻倆和他們的孩子去的!

和許多人一起站在氣味渾濁的公共汽車車廂里,吳曉嫌棄地東瞅瞅西看看,拉著唐雅萱站在一起,盡量不被別人碰到,可公共汽車不是自己家,車到站就停,一撥撥人就擠上來不打商量,母女倆被衝散,吳曉不但被人擠到角落,眼看羊呢大衣皺得不成樣,腳上還被踩了好幾下,疼得她呲牙裂嘴,喊叫也沒人理,吳曉又氣又委屈——她從小嬌養長大,雖說也被下放到外省鍛煉十幾年,可那時有唐青雲護著,唐青雲都沒捨得讓她受這樣的委屈,即便是在鎮上教,想去城裡,青雲也會弄個車載著她,回到縣城、地區之後,出門更是不用自己操心,打個電話專車直接到門口接送,班車、公共汽車是什麼鬼啊?她這麼高貴的人為什麼要上來?

想到今天為了去赴宴做那麼多的準備,來的時候還特地步行兩百多米遠去重新開張的老牌糕餅店福香齋買母親最愛吃的香栗糕,結果卻被父母無情地放了鴿子,再想想離婚以後父母對自己的態度,吳曉眼淚險些掉落下來。

搖搖晃晃四十多分鐘,還差兩站路才到單位大院所在地,這時候車廂里人相對少些,唐雅萱喊著媽媽擠了過來,吳曉再也不想呆在這個臭車廂里,拉著唐雅萱直接下車,寧願走幾步路還能呼吸點新鮮空氣。

但她又天真了,雪越下越大,其中還夾雜著冰粒子,打得人臉生疼,地上到處堆滿雪,走個路還得做選擇題:若順著別人走過的地方,那是污淖泥濘不堪,要捨得一雙好皮靴;想另闢蹊徑,就做好摔跤的準備,已經有好幾個人摔趴在雪地里喊爹叫娘的了。

吳曉和唐雅萱相互攙扶著走過泥濘雪路,小心又小心地,最後還是滑了一跤,母女倆你抓緊我,我不放開你,一起摔個七仰八叉,衣服全髒了,吳曉這回真的流下眼淚:尾巴骨痛死了,雪沫子撲進眼裡,迷住了。

唐雅萱倒是挺堅強,哼唧幾聲爬起來,一邊扶起吳曉一邊關切地問:「媽媽你怎麼樣?沒摔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