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異世界的美食家>第1725章 小白,殺【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25章 小白,殺【第三更!

小說:異世界的美食家| 作者:李鴻天| 類別:玄幻魔法

死……死了么?

觀眾席上,有人直起了身軀,探長了脖子,盯著環形斗場的正中央。

那兒,整個地面炸開,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要知道,環形斗場的地面可不是普通的地面,而是專門經過堅固強化的地面,除非混沌聖人出手,否則要將地面都砸的湮滅,還是很難做到的。

煙塵滾滾,遮蔽住了所有人的視線。

有強者探出神識,想要感應那場中的結果。

可是,神識剛剛湧入那翻滾的煙塵中的時候。

便是宛如針扎一般,發出了慘嚎。

許多強者臉色變得通紅,口中噴出鮮血,發出慘嚎,捂著腦袋,痛苦不已。

這一幕,讓許多人的臉色都是變了。

那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煙塵之上。

老嫗盤坐著,懸浮虛空,目光淡淡的落下。

步方死了么?

這點,老嫗也不太清楚。

碧絲剛才瞬間爆發的威力,已經不弱於一尊混沌聖人了。

她若是貿然的感應,可能也會被納入攻擊範圍。

不過,以碧絲剛才爆發的實力,殺死步方應該是沒有問題……

即使後者的袍子防禦力不錯,但是也擋不住,幾乎燃燒了一半力量的碧絲。

嘩啦啦……

彷彿有一股清風從那正中央吹拂而出。

下一刻。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縮。

煙塵中。

兩道人影,緩緩的行走而出。

步方背負著手,面色淡然,雖然嘴唇通紅,但是並不影響他此刻,高深莫測的形象。

在他的身後。

小白的機械眼閃爍,彷彿從黑暗中行走而出的殺神。

他那蒲扇般的手掌抓著碧絲的脖子,將後者拎起,一步一步的跟隨在步方的身後。

小狐則是趴在小白的腦袋上,似乎在耀武揚威。

至於小皮……一如既往的吐泡泡。

嘶嘶嘶!!

周圍人,皆是倒吸涼氣。

沒死!

不僅沒有死,反而制服了碧絲大人!

那種程度的攻擊,明明是必死之局,為什麼會不死?!

在那瞬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就連天穹上的老嫗,都是微微的有些驚呆。

碧絲剛才爆發出的混沌聖人層次的力量,居然沒有殺死步方,反而被反制了?

碧絲眼眸中有著抹不去的驚駭,她的渾身都是在顫抖。

或許,只有她清楚,在剛才,發生了什麼……

這個廚子……

隱藏的太深了!

她的小心肝,到現在都是怕怕的……

小白很犀利,背後的旗幟飄揚,魁梧的身軀,跟在步方的身後。

掐著碧絲的脖子,就彷彿拎著一根蘿蔔一樣。

在小白眼中,這碧絲……跟蘿蔔其實沒有什麼區別。

它沒有扒衣。

因為小白正在醞釀著殺戮……

只等待步方一聲令下,就會直接抹殺這碧絲!

轟!

隨著步方和小白的行走而出。

一圈環形的氣浪頓時四散開來,壓抑的朝著四面八方滾滾開去。

轟鳴響徹。

一瞬間,煙塵消失。

步方負著手,面色淡然。

「住手……」

虛空中,傳來了一聲爆喝。

老嫗的身形,陡然落下。

步方微微別過腦袋,淡淡的看了一眼老嫗,嘴角微微一扯。

「你說什麼?」

步方道。

「比賽已經結束了……你獲得了勝利,可以晉級乙城區,至於碧絲,就放了吧。」

老嫗道。

後者畢竟是四十連勝的保持者,況且還是詛咒天女魂的得力手下。

如果任由被步方殺了,可能會引得詛咒天女不高興。

「放了?」

步方淡淡的反問。

老嫗點了點頭,她倒是不擔心步方敢忤逆她,作為這個環形斗場的負責人,誰敢忤逆她。

「你說放了就放了?」

步方撇了撇嘴。

小白的眼眸犀利,蒲扇般的手掌,陡然發力。

碧絲的脖頸都是被捏的青紅……

碧絲眼眸中滿是驚恐……

她真的感覺到了一股死亡的感覺,即使是體內的魂魔力量似乎都無法拯救她。

「你敢1

老嫗愣了一下,爾後惱怒爆喝!

步方敢忤逆她?!

「你算什麼東西……只許她殺我,不許我殺她?可笑。」

步方取出了一個海蠣包,咬了一口,看都沒有看老嫗。

後者生氣,關他何事?

嘩然之聲瞬間爆發!

整個場館都是沸騰了,步方要殺碧絲?

雖然說,是碧絲先下的殺手,但是……碧絲畢竟是詛咒天女的得力手下,而負責人也極力要保下這碧絲。

步方居然仍舊是執意要殺?!

這……有點狂妄了吧!

老嫗可是一尊貨真價實的混沌聖人啊!

放在各個城區中,都是伯爵,侯爵一級的人物!

「放肆!你敢這樣跟我說話1

老嫗怒不可遏。

怒目圓睜,背後,有混沌之氣涌動,恐怖的壓迫感頓時朝著步方壓迫而去。

步方再妖孽,也只是領悟了一絲混沌之氣……

在她面前如何敢猖狂?

「小白。」

步方道。

小白的眼眸頓時一凝,機械眼閃爍。

蒲扇般的手掌陡然用力……

噗嗤!!

下一個瞬間。

在所有人驚駭之中……

碧絲的脖頸,直接被小白給捏的斷裂開來……

不過。

碧絲這樣顯然是無法殺死碧絲的,肉身蠕動,碧絲欲要癒合肉身。

能夠滴血重生的碧絲,豈是這樣能夠殺死的?

不過,小白自然有其殺戮手段。

嗡……

小白背後,旗幟陡然衝天而起。

轟然砸落。

!!!

只是一剎那。

碧絲那曼妙的肉身,便是被旗幟給轟成了肉沫,徹底粉碎。

碧絲的神識衝天而起,怨毒的盯了步方一眼。

「你居然敢毀我肉身1

「魂大人……不會饒過你的1

碧絲怨毒的詛咒著。

然而,步方對於她的詛咒,無動於衷。

小白一拍自己的肚腩。

頓時,肚腩開啟,其中有一個幽深的黑洞在旋轉。

旋轉的黑洞中,釋放出了強悍的吸力……

碧絲的神識嚇住了,那如黑洞一般的肚腩,讓她感到了恐懼。

被吸入其中……怕是真的要死!

「孽畜!放肆!!1

老嫗大怒,一聲爆喝。

一根龍頭拐杖浮現而出,杖打小白而來。

欲要打斷,小白對碧絲的滅殺!

老嫗是真的沒有想到,在她阻止之下,步方還真的敢下殺手!

一杖打來。

混沌之氣,縈繞在那龍頭拐杖之上,冰冷的氣息,讓全場人都是驚恐。

「小白……繼續。」

步方淡淡的聲音響徹。

爾後,那拐杖之前。

步方出現。

雀羽袍在風的吹拂下,獵獵作響。

步方抬起手,陰陽饕餮臂猛地抓住那拐杖。

步方一腳落地,猛地後撤,連續後撤數步,每一步落下,都是使得地面崩碎。

不過……

擋住了!

老嫗目光一縮!

周圍場館中的所有人都是呼吸一滯……

「這……」

「我的天!殺伐果斷,還敢對抗環形斗場負責人!這廚子……怕是瘋了啊1

「碧絲大人……這是送了人頭了?」

……

許多人驚異。

因為從步方比賽至今,從未下過死手,十連勝也都是扒衣獲勝。

就算是資格戰,也沒有下殺手。

可是此刻……

步方卻是冰冷如殺神!

認真起來的廚子,還蠻恐怖的!

「敢擋老身……年輕人,膽子不小1

老嫗目光一凝,道。

步方撇了撇嘴。

擋都擋了,還廢話?

小白機械眼閃爍,下一刻,吸力陡然爆發……

碧絲的神識驚恐萬分。

她不想死!

她是有野心的人,她要成為混沌聖人,屹立宇宙之巔,她怎麼能就這樣死了?

如果神識被吸入其中,碧絲知道……她必定會被吞噬的連渣都不剩!

若是她的神識能夠保存,她還能夠重新凝聚肉身,不需要多久,就能夠重新恢復巔峰……

所以,她不想死!

瘋了一般的朝著遠處掙扎。

可是,卻逃不走!

一點一點的被小白吸入了肚子中。

半邊身子都進入黑洞了。

碧絲驚恐萬分的抓著小白的肚子……

可是,仍舊是被一點一點的吞噬。

這一幕,讓所有人頭皮發麻!

扒衣狂魔……原來這般可怕。

步方許多的對手,之前被小白扒衣的對手……此刻早已經冷汗津津了。

老嫗握著拐杖,欲要將步方打開,救下碧絲……

可是,卻駭然的發現,擋在她面前的廚子氣息發生了變化。

滿頭的烏黑色髮絲,緩緩的變成了白色。

冰冷,縹緲,傲嬌的氣息……浮現在了這廚子的身上。

步方的眼眸變得鋒銳。

嘴角微微上揚,抓著拐杖,揚起了下巴。

「老傢伙……你很狂啊?」

「比我嘯天……都要狂?」

步方淡淡道。

語氣中的傲嬌,那種不屑,讓老嫗一臉懵逼……

轟隆隆!

老嫗感應到,步方身上的氣息在暴漲……緩緩的,居然沖入了混沌聖人層次。

嗯?

的一聲巨響!

白髮步方,一拳砸在了拐杖上,直把老嫗的拐杖砸的倒飛而出!!

老嫗瞬間長嘯。

混沌聖人修為展現的淋漓盡致。

白髮步方,身軀一彎,陡然炸開。

如筆直的炮彈衝天而起,和老嫗戰在一起。

整個場館在這一刻都是抖動起來,宛若世界末日一般……

這一刻的步方,無法無天。

傲嬌白虎嘯天附體,一戰驚全城!

碧絲慘嚎著,她的神識只剩下了三分之一了。

她掙扎著,瘋狂著。

「魂大人……快就我!快救我……我不想死!1

碧絲怨毒,瘋狂,恐懼,各種情緒浮現。

或許是她的求救有了作用。

一陣轟鳴。

彷彿有凶獸踐踏虛空的聲音響徹。

爾後……

乙城區的大門轟然打開。

一輛黑色的戰車,碾壓虛空而來。

在黑色的戰車之上。

則是站立著一道曼妙而清冷的身影。

那身影,氣息浮沉,強悍無比,比起霞秋伯爵似乎都要更勝一籌……

隨著這道身影的出現。

整個場館都是炸鍋了!

「詛咒天女魂大人1

「我的天!大佬出現了!碧絲大人的後台出現了1

「這個廚子做了大死,這下子沒有人能救他了1

……

所有人沸騰了起來!

轟!!!

一陣轟鳴。

老嫗的身軀被打飛,狠狠的砸落在場館周圍的牆壁上,牆壁直接崩碎,碎石滾落。

整個城區似乎都在抖動。

虛空中。

滿頭白髮飄零的步方,雙手抱胸,揚著下巴,傲立在虛空中……

「住手……碧絲是我的人,不準殺。」

戰車上的女人,清冷的說道。

那女人身上,籠罩著一股可怕的魂魔氣息。

比起大魂主似乎都要壓抑。

底下。

小白動作猛地一滯。

虛空中。

白髮步方則是揚起下巴,冷冷的看著那戰車上的女人。

「女人,你很狂啊1

「比我嘯天……還要狂1

「來啊,打架啊!看看誰更狂1

「在我嘯天眼中,各位……都是垃圾1

全場人:「……」

戰車上的女人淡漠無比,面色沒有絲毫變化,彷彿根本沒有將步方放在眼裡。

嗡……

白髮散去。

化作了黑髮。

「不好意思,你說什麼,再說一遍,剛才走神了,沒聽清楚……」

變為黑髮的步方,揉了揉臉,淡淡道。

全場人:「……」

這廚子怕是個神經病啊?!

「我說……放人。」

戰車上的女人,淡淡道。

步方眉毛一挑,點了點頭。

爾後扭頭,看向了小白,伸起一根手指,往脖子處輕輕一劃。

「小白……殺。」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