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箭魔>第九章 打掃茅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打掃茅廁

小說:箭魔| 作者:明月夜色| 類別:

外門之中,兩隻被射殺的蠻熊此時已經被團團圍住,一名看起來有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正蹲在兩隻蠻熊的身前仔細的檢查著什麼,儘管他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但是當看到那深深插在兩隻蠻熊眼窩之中的箭矢之時,還是忍不住皺了皺眉。

「好俊俏的箭術啊,一箭從最蠻熊最脆弱的左眼插入,藉助箭矢的衝擊力將蠻熊的大腦絞碎,此人箭術之高,實屬平生僅見啊1這名長老此時像是自言自語一樣,但是周圍的人都聽得出來,這長老是在誇獎這射箭之人的箭術高超。

「馬長老1周恆顯然認識這位馬長老,此時走到馬長老面前,周恆畢恭畢敬。

「不是驢就是馬,浩然宗是牲口棚么?」白里在一旁聽著周恆管這位長老叫馬長老不免暗暗偷笑,至於馬長老誇獎自己的箭術白里則是極為不屑,堂堂箭魔,代表的是最巔峰的箭技,剛才那兩箭只不過是自己隨手救人的兩箭罷了,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而且自己的箭根本不需要任何人誇獎。

「周恆,有沒有找到這射箭之人?」馬長老此時看到周恆走來連忙站起身詢問,而看到這一幕白里又是不免搖頭,周恆此時渾身挂彩,身為宗門長輩,不先詢問弟子的傷勢,卻去問一個神秘射手,這難免讓人心寒吧。

果然,如同白里所想的那樣,看到馬長老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傷勢而是詢問神秘射手,周恆的臉上也閃過一絲的無奈,但還是畢恭畢敬的回答道:「馬長老,那射手之前躲在樹冠上面出手,弟子趕去的時候他已經走了,並沒有見到。」

「也對!如此高人若是不想跟你見面,就算你再怎麼尋找也沒有用。」馬長老略微失望的搖了搖頭,隨後看向眾多外門弟子隨即開口道:「你們聽著,近來可曾發現有陌生人在四周出現過?」

一片外門弟子紛紛搖頭。

馬長老再次失望,不過還是交代了幾句,一旦在這外門之中發現有陌生人,特別是背著弓箭的陌生人,切不可輕易開罪,馬上通報宗門為上。

交代完了一切之後,馬長老並沒有在外門停留太久,身為內門長老,這些外門的事物根本就不需要他來處理。

待到馬長老離開之後,周恆又帶著白里在外門弟子面前囑託了幾句,那意思大概就是白里雖然犯了錯,但依舊是浩然宗弟子,你們不能隨意欺負白里,否則我不會放過你們之類的廢話,話雖然廢,但是這個人情白里還是領了。

待到周恆離開之後,眾多外門弟子的目光再一次的放到了白里的身上,只不過跟剛才周恆還在時候的恭敬不同,此時這些外門弟子看向周天的眼中多少帶著一些的鄙夷。

外門弟子基本上已經是浩然宗之中的最底層小人物了,平日里內門弟子對外門弟子幾乎是隨意打罵也無人去管,而外門弟子也漸漸習慣了這種被壓迫的生活,誰讓咱是最低等的人呢。

可是如今白里的到來卻讓這些外門弟子煥發了新的希望,因為跟這個被稱之為浩然宗歷史上最恥辱的傢伙比起來,他們覺得自己高貴多了,而且他們雖然現在的身份是外門弟子,可是誰知道哪一天踩了****運自己被某個長老看中,一下子就成為內門弟子飛黃騰達了。

「你們看這小子瘦了吧唧的樣子,我覺得我一拳就能打爆他1一個看起來極為魁梧的外門弟子此時笑嘻嘻的說著,但白里記得剛才巨力蠻熊來的時候,這傢伙好像嚇得尿了褲子,恩……此時他褲子上濕漉漉的證明白里的記憶力還是很不錯滴。

「師弟哪兒的話,我也就是比你們早入門一點運氣好一點而已……」白里此時也不願意跟幾個外門弟子較真,換上一副笑臉。

「誰他媽是你師弟!你還當自己是以前那個內門弟子呢?你已經被逐出內門,而且永遠都不能進入內門,所以以後見了我們都叫秦虎師兄1尿褲男此時惡狠狠的朝著白里吼叫。

「是是是……諸位師兄,是我不懂事,是我不懂事1白里此時依舊笑嘻嘻的,不是白里慫,而是白里心中很清楚自己此次進入外門完全都是因為那張豪傑,那個睚眥必報的小人不會這麼簡單放過自己的,倘若自己在外門安安分分的,張豪傑短時間內還找不到理由對自己下手,可是一旦自己跟這些外門弟子起了衝突,那麼白里相信張豪傑一定不會放過這樣一個好機會。

所以此時面對這群小**絲,白里選擇了隱忍,自己激活了箭魔戒指找回了曾經的箭術是不錯,別看自己射殺蠻熊那兩箭兇殘無比,實際上如果一對一單挑的話,不要說張豪傑,就算是周恆都能瞬間打爆自己,除非自己動用神臨,否則根本沒有任何取勝的機會,弓箭手前期被稱之為最悲催的單挑職業或許也是源自於此。

「哼!你小子倒還算識趣,本來我還要教教你怎麼在外門做人,但今天看在周師兄的面子上就放你一馬。」

「是是是……師兄大人大量,師兄威武不凡,師兄仙福永享壽與天齊1白里此時再次一記馬屁拍的尿褲男一臉爽爽的表情,還真以為自己成了神龍教主呢。

「從今天起,你就負責處理宗內所有的茅房工作,知道了么1尿褲男顯然應該是這外門的大哥級別的人物,而聽到他將處理茅房的工作交給白里的時候,周圍不少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眾所周知,茅房絕對是浩然宗中最髒的地方,平日里這些外門弟子也是輪著去打掃茅房,如今聽到竟然讓白里一個人打掃茅房,他們又怎能不樂呢。

「多謝師兄提點。」白里並沒有因為對方讓自己打掃茅房而有絲毫的不滿,相反,白里覺得這反而是一個不錯的工作,茅廁一般都建立在比較偏僻的位置,而且很少會有人無聊跑去茅廁玩耍,所以一般而言茅廁不會遇到什麼人,這方便了白里以後可以隨時隨地的研究箭魔戒指。

至於茅廁很臟很噁心?這絲毫不在白里的考慮範圍之內,一個在禁閉室被關了五個月都熬過來的人還在乎茅廁那點骯髒?

聽到白里直接答應下來,尿褲男看向白里的眼神更是多了幾分的鄙夷,怎麼說也是一個曾經的內門弟子,如今被安排打掃茅廁竟然連爭辯都不敢,可真是個孬種。

「這種慫貨也配成為內門弟子?真他娘的晦氣……」

「這種慫包活該一輩子打掃茅廁1

「從內門弟子到一個打掃茅廁的外門弟子,我要是他,還不如死了算了呢……」

一眾完全看不起白里的外門弟子根本懶得再跟白里多說什麼,一個個罵罵咧咧的就離開了,很顯然在他們的眼中,白里就是一個扶不上牆的爛泥……

  • (快捷鍵:←)
  • 箭魔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