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箭魔>第四十八章 我更相信死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 我更相信死人

小說:箭魔| 作者:明月夜色| 類別:武俠修真

白里緩步從黑夜之中走出,火光映襯在白里那破舊的外門弟子服飾上面顯得極為刺眼,但這刺眼所刺的卻並不是白里的眼睛,而是呂凱的眼睛。

呂凱認出了白里,這個半天之前還被他羞辱過的人此時就那麼遠遠的看著自己,白里此時根本不用開口,臉上的微笑已經是對呂凱最好的羞辱。

「呂師兄,別來無恙啊1白里用自己手中的靈蛇弓朝著呂凱輕輕的揮了揮手,那感覺就好像是一個老朋友在問候一樣。

但是白里越是如此,對於呂凱而言就越是一種巨大的折磨!

「這不可能!為什麼是你!你一定是冒充的!一定是的1呂凱這一刻彷彿整個人都崩潰了一樣,他瞪大了雙眼瘋狂的叫喊著。

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在呂凱眼中白里根本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垃圾,他不過是一個一百連敗的恥辱罷了,而那個被傳頌的如同神一樣的神秘射手怎麼可能會是這個連在內門都沒有資格的小雜碎?

但是事實就這麼擺在呂凱的眼前,縱然他能夠編造出一千八百個理由,也抵不過一個事實。

白里特別能理解此時這位驢師兄的心情,畢竟對於誰而言,心中最恥辱的人竟然跟一個自己都有些崇拜的人是一個人的時候都無法輕易接受。

就在呂凱近乎於瘋狂的眼神之中,白里走到了呂凱這邊,卻並沒有理會那邊沖自己嘶吼的傲嬌狗,而是直接在張豪傑的身上摸索起來。

片刻之後,白里終於找到了這張豪傑從自己手中奪走的靈石。

如同拋一個玩意兒一樣的輕輕拋著自己的這塊靈石,白里看著被自己射了一嘴明顯死不瞑目的張豪傑緩緩開口道:「你看,我這人就是重承諾,說要射你一嘴絕對不射你一臉1

呂凱此時根本就沒有聽到白里到底在說什麼,看著近在咫尺的白里,呂凱心中還在問自己為什麼?

白里不是連待在內門的資格都沒有,他只能去打掃茅廁么?這個連給自己提鞋都不配的傢伙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卓絕的箭術?

丟下死透了的張豪傑,白里再次將目光落在了呂凱的身上,手裡的靈石在呂凱的面前輕輕晃了晃,白里開口:「呂師兄,這是什麼東西你認識么?」

「這是……靈石……不不不……我不認識,我根本不認識,我什麼都不認識,我今天什麼都沒有看到1呂凱儘管傲嬌,但是他並不是一個傻子。

今日白里出手殺了那些匪盜沒有什麼,但是如今殺了同門師兄弟,更是奪走了在呂凱看來應該是張豪傑的靈石這件事就絕對見不得人了。

而自己身為唯一一個看到這一切的人,呂凱的第一想法就是白里會不會殺人滅口。

「矮油……呂師兄你很聰明嘛,我喜歡聰明人,就是不知道呂師兄這個聰明人的嘴巴嚴不嚴實1白里朝著呂凱微笑著,就好像兩個好朋友在互相開玩笑一般。

但白里越是如此,看在呂凱的眼中就越是恐怖,之前白里的幾箭已經告訴了呂凱,白里是一個為達目的絕對不擇手段的人,連同門師兄都宰了的人他介意再多殺一個人么?

「我的嘴巴嚴實的很,白里你放心,我嘴巴特別嚴實,我的嘴巴比死人都嚴實1為了活命此時呂凱哪還有之前的傲嬌,他現在一臉哀求的看著白里,此時他只想活命什麼傲嬌,什麼尊嚴都不值一提了。

白里看著眼前這個如同爬蟲一樣的呂師兄,很想知道要是現在那些外門弟子看到呂凱的模樣,不知道這群鹹魚還會不會繼續崇拜呢!

「恩,我就欣賞呂師兄這種聰明和嘴巴嚴的人,而且呂師兄的人品我絕對信得過,那就好,今日就當我沒有來過吧1

白里伸手拍了拍呂凱那因為過度恐懼而嚇得發白的臉頰,隨後轉身就走。

看著越走越遠的白里,呂凱先是鬆了一口氣,而後眼眸之中閃過了一道殺機!

「哼!白里!今日之辱待我回到宗派之後一定要讓我伯父給我找回來1呂凱一向自認天之驕子,何曾受過如此屈辱,在他看來白里這隻爬蟲今日已經深深的傷害到了自己的自尊心,只有讓伯父把這小子徹底弄死才能夠解了自己的心頭之恨。

但就在呂凱心中思索著該如何弄死白里之時,卻見走出了三四十步的白里忽然轉身,而後一支三棱長箭已經搭在了弓弦之上,還不等呂凱做出任何反應,那支長箭已經飛出。

長箭化為一道寒光嗖的一聲來到呂凱的身前,隨後呂凱就感覺自己喉頭傳來一陣刺痛,那支長箭已經插在了他的喉頭之上!

「呃……呃……」呂凱難以置信的看著遠處的白里,此時他不明白為什麼已經說了要放過自己的白里卻在這個時候對自己出手呢?

「呂師兄你的人品我信得過,但是我覺得呢,傲嬌狗是不值得相信的,我認為死人的嘴巴一定更嚴實呢!哼1白里學著呂凱的口氣說著。

「不對不對!應該是哼!我認為死人的嘴巴更嚴實!呂師兄請原諒我的語法錯誤1白里看著生命不斷流逝的呂凱最後糾正了一下自己的錯誤。

而呂凱聽著白里所說的最後的話眼珠子幾乎都要崩出來了,他那通紅的雙眼和臉頰說明了他的屈辱和憤怒,直到呂凱死去的那一刻或許連呂凱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是被這一箭封喉給殺死的,還是被白里給氣死的……

「哼!傲嬌狗通常都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

再次傲嬌的自言自語了一句,白里沒有猶豫,將地面自己所留下的腳印全部抹乾凈之後,白里選擇了一條繞遠的路,一邊清理自己留下的腳印,一邊繞行返回浩然宗外門。

而就在白里離開之後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幾道人影從浩然宗那邊一路朝著這邊飛掠而來,最前面的一人赫然就是那把白里打入外門的驢長老,也正是那被白里剛剛弄死的呂凱的親伯父。

「呂長老不用擔心,小凱如今已經半隻腳踏入了運氣境界,區區幾個匪盜必定是手到擒來,耽擱這麼久想來應該是因為年輕人貪玩兒吧。」

開口的乃是之前白里曾經見過的馬長老,此時驢馬二人組從浩然宗趕來乃是因為呂凱和張豪傑兩人長時間沒有返回宗門復命,驢長老擔心自己的侄子出事才特意趕來的。

「小凱天賦不錯,可是就是太貪玩兒了,否則怕是早就已經跨入運氣境界了1提起呂凱,驢長老的臉上充滿了驕傲,驢長老或許是因為壞事做多了的原因,這輩子都沒有什麼子嗣,呂凱從小跟著他長大,對於驢長老而言,呂凱跟親生兒子沒有什麼區別。

或許這就是報應,驢長老千方百計的想要弄死白里,可是如今……

  • (快捷鍵:←)
  • 箭魔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