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箭魔>第一百八十六章 初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六章 初見

小說:箭魔| 作者:明月夜色| 類別:武俠修真

從得到青雲門前來選徒的消息之後,可以說整個浩然宗上下最激動的便是內門,或者說是內門之中的幾名核心弟子。

內門弟子並不會完全像是外門弟子那樣yy那樣異想天開的認為自己真的是什麼被埋沒了的奇才,畢竟自己的修鍊擺在那裡自己心裡最清楚。

所以從消息傳來開始,內門弟子就覺得此次選徒最有可能被選中的也就是那兩三個人,而其中最有可能的便是穆宛西。

穆宛西雖然是一個女子,但在整個浩然宗之中她的天賦卻是公認的極好,幾乎所有的內門弟子都認定了此次青雲門前來為的可能就是穆宛西。

而現在消息從山門傳來,人家宋賢只是看了一眼內門弟子的名單連人都沒有看就直接放棄,這說明穆宛西這樣的天賦甚至連入人家法眼的資格都沒有。

儘管此次宋賢前來浩然宗乃是為了白里而來,但是浩然宗若是真的有其他天才的話,宋賢也肯定不會放過,只可惜浩然宗這邊評定的天才對於宋賢而言真的算不上什麼。

當看到名單上面的介紹之時,宋賢也看到了那個穆宛西,穆宛西的天賦如果讓宋賢來說那就是還不錯,應該跟青雲門一般的內門弟子差不多的樣子,可是這樣的天賦不要說是青雲門動用太陽戰車前來請,就算是派個普通的堂主都不可能。

青雲門是沒落了,但是每年也依舊會有無數的弟子前往拜師,穆宛西這樣天賦的弟子不敢說一抓一大把,但每年收上一些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宋賢壓根就沒有任何收穆宛西的意思,而是直接選擇了否定。

幾家歡喜幾家愁,當整個內門被否決之後,對於整個內門而言可以說是一種天都塌下來的感覺,但是這消息傳入外門的時候,整個外門幾乎都要瘋狂了。

一個個外門弟子此時激動的眼淚都下來了,當驢長老最初收集弟子名單的時候,很多外門弟子內心都覺得不公平。

憑什麼這名單隻將內門弟子報上去,我們外門弟子就被排除在外?

不過驢長老的威嚴擺在那裡,大家也是敢怒不敢言,但是心裡是少不了不爽,而如今宋賢否決了整個內門,等於是狠狠的打了驢長老的臉。

而且就算驢長老被當場打了臉都不敢多說一個字,宋賢可不是浩然宗那些常年被欺壓的普通弟子,只要驢長老敢多說一個難聽的字,相信宋賢身後的十二堂主絕對會在第一時間把驢長老的嘴給撕爛。

「媽的,老子早就說老子是明珠,就算想把老子雪藏也不可能,我二舅的表叔的三老爺的二大爺的鄰居……」

「哎哎哎……不是你二舅的表哥么?」

「管你吊事1

就在無數外門弟子的yy之中,周青已經引領著青雲門一眾人進入了外門之中。

「快看快看!那就是宋賢,天哪宋賢比在太虛幻境之中看起來還要威武的多1

「那是青雲門的大長老吧……他的身上氣勢好強啊,這麼遠我就感覺自己快要喘不過氣了。」

討論的聲音在青雲門之人踏入外門那一刻開始也隨之停息,不是他們不想繼續討論,而是岳勝文身上的氣直接將所有人壓的無法開口。

這並不是岳勝文要搞什麼下馬威來嚇唬這些小傢伙,而且岳勝文什麼身份,他會跟這些小傢伙一般見識?

當岳勝文跨入外門的那一刻,岳勝文的法念便開始在外門之中尋找白里的所在,而這些普通外門弟子所感覺到的壓力正是岳勝文的法念。

儲物間中,白里躺在垛草床上,聽著外面嘰嘰喳喳的外門弟子忽然沒了聲響,白里知道應該是青雲門的人到了,可是還不等白里從垛草床上爬起身來,就感覺一股強大的壓力忽然籠罩了整個儲物間。

這壓力好像看不見的水團一樣瞬間將自己全身上下包裹,一瞬間白里有一種置贍感覺。

與此同時外門之中,岳勝文的目光也看向了遠處的儲物間。

當岳勝文的法念掃過整個外門之時,躲在儲物間之中的白里根本無所遁形,見靈和非見靈身上的區別是很大的,所以身為見靈的白里根本不可能逃得過岳勝文的搜索。

可是就在岳勝文鎖定白里的那一瞬間岳勝文整個人卻是明顯一愣,隨後他一臉不可思議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宋賢,隨後又將目光看向了儲物間那邊。

岳勝文之所以如此吃驚乃是因為他發現了不得了的東西。

岳勝文並沒有親眼見過白里,之前他只是從弟子的口中聽到白里的一切,雖然大家無數次的說白里很強甚至還在宋賢之上,可是岳勝文卻並不相信。

一個是在浩然宗這種小宗派裡面只靠自己修鍊的白里,一個是在青雲門享受所有資源的宋賢,就算兩人同時突破到了見靈,怎麼看也應該是宋賢更勝一籌才對。

但是就在岳勝文發現白里的那一瞬間岳勝文過去所想的一切全部都被顛覆了,此時岳勝文的法念籠罩整個外門,無論是白里也好,宋賢也罷都逃不過岳勝文的法念籠罩。

正所謂沒有對比就沒有發言權,此時岳勝文法念籠罩兩人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白里和宋賢的不同。

站在自己身邊的宋賢身上靈力時隱時現就感覺就好像是一團雲霧一樣縹緲無比。

但是那在儲物間之中的白里卻不一樣,在岳勝文的法念感覺之中,白里就好像是一頭擇人而噬的恐怖野獸,當自己的法念觸碰到他的那一刻他身上的靈力好像要暴起將自己的法念驅散一樣。

「好可怕的靈力1即便是以岳勝文的沉著也不得不感嘆白里的靈力實在太過狂暴。

不過這也怪不得白里,白里所走的是一條純攻擊的道路,可以說白里身上的每一分的靈力從誕生那一刻開始就是為了攻擊而生,一個完全放棄了所有防禦的弓箭手,這樣的白里靈氣又怎能不狂暴。

岳勝文此時法念掃視著白里,一邊跟宋賢對比一邊想要更進步的了解一下白里身上到底隱藏了什麼,可是岳勝文還沒有來得及更進一步之時卻見岳勝文再次面色大變,而後他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一樣呆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