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箭魔>第二百零三章 岳長老的震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三章 岳長老的震驚

小說:箭魔| 作者:明月夜色| 類別:武俠修真

看著相柳的毒牙刺穿岳勝文的脖頸,白里幾乎是閉上了眼睛,因為白里很清楚相柳的毒性,這玩意兒變成靈蛇弓之後就有超強的毒性,而且是無葯可解那種這一點白里早就清楚。

但是不好意思,這毒只在靈蛇弓的本身,換言之白里只有用靈蛇弓正面砸別人身上才能砸出中毒的效果……

別開玩笑了好嗎?白里是一個遠程射手,而一個遠程射手的武器竟然帶著全天下最毒的毒藥,這特么跟沒有能有什麼區別?

一把天底下最強的毒器,可是這把毒器從出現以來一次人都沒有毒過,白里只想說這弓有毒礙…

不過此時相柳咬到岳勝文之時,就等於是直接毒了岳勝文,白里可以肯定,別說是岳勝文現在這個狀態了,就算是岳勝文全盛狀態下被咬一口也一定是秒殺的節奏啊!

可是秒殺並沒有出現,就在相柳咬在岳勝文脖頸之時,白里愣住了,因為白里發現此時相柳刺穿岳勝文脖頸的位置,無數血紅色的血烏之力正瘋狂從那傷口的位置通過相柳的毒牙鑽入相柳的身體之中!

「它在把血烏之力吸出來1穆宛西一直站在後面沒有開口,但是此時看到這一幕她還是驚呆了,血烏之力啊,這可是號稱連天啟大帝都束手無策的血烏之力,而此時白里的弓所化的這條毒蛇竟然硬生生的開始把血烏之力從岳勝文的身體之中抽出來?

不光穆宛西,宋賢也愣了,之前看到相柳出現之時他第一項想法是這東西會不會威脅到岳長老,可是萬萬沒有想到這東西竟然開始為岳長老吸出血烏之力!

十二位堂主此時也蒙了,他們一個個看怪物一樣的看看相柳又看看白里,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已經完全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其實不要說他們,就算是白里此時都無語了!因為在此之前白里雖然知道自己的靈蛇弓有毒,可是這毒白里並不知道代表了什麼。

可是此時此刻白里明白了,靈蛇弓的強大遠不是自己如今所看到的,這把上古凶獸所幻化的神弓不光擁有天底下最強的毒素,它同樣能夠幫自己免疫天底下一切的毒素,換言之只要白里靈蛇弓在手,就算在毒海之中游泳都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

除非你的毒素能夠強的過相柳,否則任何毒都會被相柳的毒素給直接化解,而這相柳的毒素還對白里沒有任何的威脅,此時白里看著那盤繞的相柳,他明白了原來靈蛇弓並不是融合了天堂十二弓,而是直接壓制了天堂十二弓之中的其他十一把,不說別的,就只說這毒素就足夠了……

血烏之力的紅色光芒瘋狂湧入相柳的身體之中,而相柳給白里的感覺就好像一個很享受的吸果汁的傢伙,那些血烏之力進入它的體內讓它看起來無比的愜意一點都沒有受到危害。

而白里當然明白,以相柳的毒素狠毒程度又豈是一個小小的血烏能夠相比較的?就算是最強的血烏只要被靈蛇弓擦到那麼一點點邊兒估計也是當場化成一灘黑水連自爆的資格都沒有。

「我這才是拿著巨寶當石頭礙…」白里此時一臉苦笑,一直以來靈蛇弓都在白里的手中,可是自己卻始終把靈蛇弓當成普通的弓去用,現在看來靈蛇弓不光可以遠程,更強的是它的近戰,但是很可惜,自己並不懂任何近戰的方法……

短短的十幾秒時間,血烏之力已經全部從岳勝文的脖頸處鑽入相柳的體內,相柳彷彿還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那靈活的舌頭輕輕舔了舔岳勝文的脖子最後不甘心的收回了自己的毒牙。

當這一切做完之後,相柳身子墨綠色光芒閃爍再次恢復到靈蛇弓的模樣回到了白里的手中。

可是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白里的身上,或者說他們看的是白手中的靈蛇弓!

「這……這是什麼寶物?」白里身邊的宋賢看著白手中的靈蛇弓,可是他還沒有伸手白里就已經將靈蛇弓藏了起來。

不是白里小氣,而是此時白里已經知道了靈蛇弓究竟有多麼危險,這玩意兒除了自己之外誰摸誰死的節奏,這宋賢要是摸一下估計當場就能爆炸!

不過此時根本不需要白里去解釋這些,因為就在靈蛇弓消失的同時,強大的岳勝文也清醒了過來,岳勝文醒來的瞬間目光已經落在了白里的身上!

「遠古凶獸!那是遠古凶獸的氣息1岳勝文此時神情說不出的激動,儘管他已經耗盡了全身的靈力,可是他依舊感受到了相柳身上的遠古凶獸的氣息!

「不可能!怎麼可能!遠古凶獸根本不可能認主,為什麼這遠古凶獸身上會有你的氣息?這根本不可能1岳勝文此時說不出的激動。

遠古凶獸是跟遠古神獸並存的一種妖獸,而跟遠古神獸有區別的是遠古凶獸從出生開始就凶性畢露,它們以吞噬生靈和殺戮為樂趣,根本不存在被馴服的可能性,因為遠古凶獸寧願戰死也絕對不會投降。

雖然岳勝文只是感受到了相柳的一點點氣息就昏迷過去,但是岳勝文依舊可以判斷的出來拿是遠古凶獸的氣息,而這遠古凶獸的身上竟然有白里的氣息,換言之這遠古凶獸是已經認主了的,而它的主人正是白里!

岳勝文敢說,當今九州,就算是天啟大帝也不能讓遠古凶獸低頭,而白里是怎麼做到的?

為什麼遠古凶獸又會化為他的一把神弓?

「遠古凶獸?剛才那是遠古凶獸?你的身上竟然帶著一頭遠古凶獸?」宋賢此時也呆住了他看著白里此時感覺白里可能才是遠古凶獸!

十二位堂主此時也是一臉懵逼,他們很清楚這頭遠古凶獸的恐怖,倘若它願意,在場沒有一個能夠逃得掉它的毒手。

「呃……這個……」白里此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因為就算白里自己也知道遠古凶獸不能被馴服這件事,只不過能夠得到相柳完全是機緣巧合,正常而言遠古凶獸從誕生就會感受到父母的氣息,它們會找到父母,可是老相柳被封印,小相柳爬出來感覺不到父母的氣息,下意識的將看到的白里當成了自己的父母,這完全是一個巧合。

「岳長老,您身上的血烏之力已經……」宋賢此時顧不得什麼遠古凶獸,因為比起遠古凶獸來,宋賢更在意的是岳長老的安危。

可是此時岳長老卻壓根沒有理會白里,而是用一種奇怪的表情看著白里隨後開口道:「它是遠古凶獸騰蛇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