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陰陽道典>第1139章 這就完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39章 這就完了?

小說:陰陽道典| 作者:胖亦有道| 類別:都市言情

「好膽1

怒喝聲中,宇文玄印法力一震掙脫開束縛,不待後續的壓迫襲來便正握水晶戒尺往地上狠狠一砸,戒尺臨到地面時陡然化為一柄水晶巨錘,「」的一聲碎石四濺,猛烈的衝擊力將「畫地為牢」硬生生給破了。

一頓不頓,他手一揮祭出四柄金燦燦的飛劍向著李初一搖搖一指。

「誅仙劍陣1

瞬間,飛劍化為四道流光疾射向李初一,沿途旋繞著玄奧的軌跡讓人無法躲避,還未臨身便有種皮開肉綻之感襲來。

「草,要不要臉,還誅仙劍陣1

李初一也是無語了,催動道元掙脫開束縛,反手重重一拍獸皮劍鞘。

「月輪,出!戮仙劍陣1

「裝模作樣1宇文玄印嗤笑。..

「你不也是?」小胖子反唇相譏。

對嘲間,飛劍和幾十道旋飛的月輪糾纏在了一起,金鐵交鳴聲中月輪一一消散,飛劍雖未受損但勢頭卻被阻了下來。

眼神微微一沉,宇文玄印只猶豫了一瞬便下定了決心,身形不進反退拉開距離,體內的法力盡數激蕩起來。

「今天就讓你瞧瞧真正的飛升期是什麼樣子的1

放開水晶巨錘,他雙臂平伸用力一震,而後瞬間相合印訣連變,末了右手虛握,左手緊握右手手腕,體內的法力盡數灌注右手之中,丹田內的道種與周圍的天地共鳴一片。

「皇道決——帝臨1

二字出口,周圍的空氣瞬間產生了某種變化,李初一神色大變,感覺自己像是困在了對方的手掌里一樣,只要對方輕輕一攥他的小命立馬就完。

看著李初一略顯驚慌的肉臉,宇文玄印快意的冷冷一笑,餘光輕掃了眼衍嶺皇和沐方禮,卻見二人都不為所動,唯有熊將眉目緊蹙似想出手,他深吸一口氣,猶豫了一下后終是沒敢完全狠下心。

「今天只是比試,不會要你性命,放心1

話是朝李初一說的,但卻是說給場外的人聽的。

言罷,宇文玄印不再多想,右手緩緩攥緊。

「天為帝,吾為皇,吾替天行道,賜爾一死,彌爾罪枉1

最後一字出口,右手緊成空拳,李初一瞬間感覺自己整個人狠狠一緊,像是被某種東西滲透后從內到外的層層裹住,極度的危險氣息撲鼻而來。

連施數種法門,可依舊無法掙脫那種詭異的束縛,唯有神魂周圍的混沌氣才能消弭一二,可是混沌氣只有一絲,根本頂不起大用。

無奈,李初一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種東西糾纏在自己身上。他感覺對方這招像極了道士曾經給他講過的言靈之法,果因果應皆在一念之間,除非道行高過對方,否則要你死你就得死,躲到天涯海角也是沒用的。

可是言靈之法乃聖法神通,比大多數仙法還要厲害,除了極其罕見的天賦者,非超凡入聖者不可動用。

換句話說,他的祖師爺三元道人應該可以,但他的師爺和其他三位天道師叔祖卻不行。當然了,陰陽扣內藉助三界天道三位師叔祖也可以施展,但那僅僅只是陰陽扣內,到了外面的真界他們就萬萬不能了,即便勉強動用多半也會反噬,動輒就是魂飛魄散徹底湮滅的慘境。

而這些條件宇文玄印都不具備,一萬個他加起來也不可能動用半點。可現在的情況卻又像極了言靈,李初一一時間也鬧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皇道決是脫胎於某部言靈秘法的嗎?

想不清楚,也無暇細想,李初一急急的思索著破解之法。可惜終是無果,道士只給他提過這件事,並未對他說起過該如何化解,想必道士也沒想到他有一天會碰到這種怪事。

「求饒吧1

宇文玄印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只要求饒,我就收手,如何?」

李初一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這是要挽回之前受傷丟掉的顏面,讓自己這個大皇子淪為笑柄。

換成其他時候小胖子可能也就求饒了,天大地大小命最大,臉面什麼的跟性命比都得往後站。

可現在不行,衍嶺皇在旁邊看著,海無風還在牢里蹲著,自己若是弱了氣勢丟了衍嶺皇的臉,那海無風焉有命活?

再者說宇文玄印這人太陰太臟,李初一極不喜歡,他寧可吃狗屎也不願意向對方低頭,更遑論告饒了。

反正對方也不敢殺他,小胖子哂然一笑傳音道:「求饒?做夢吧你!你敢殺我?」

「呵呵,我是不敢,但我能讓你痛不欲生,那滋味可沒幾個人能扛得過,而且會不會留下後遺症誰也說不準。所以,『大皇兄』還是聰明點好,懂得取捨才是生存之道,不是嗎?」

「那是你們的,不是我的1

李初一眼中流出一抹堅定。

「不就是難受嘛,有啥大不了的,小爺什麼罪沒受過?有什麼手段你儘管用,正好最近過得太舒服,趁這個機會鬆鬆筋骨也挺好1

眉頭緊皺,宇文玄印傳音道:「你可想好了?這招我也把控不住,一旦出手,可就不是想收就能收得了的了1

「趕緊的,磨嘰什麼!小爺哼一聲算你孫子,我倒你能將我怎麼個痛不欲生法兒1

真他嗎的愣頭青!

心中暗罵一一聲,宇文玄印眼中寒光一閃,虛攥的手頓時收緊。

李初一感覺身體被狠狠擠了一下,而後就沒有而後了。

什麼也沒發生。

身上沒有半點傷痕,自查了半天確認自己也沒受什麼內傷,小胖子頓時愣了,不可置信的東戳戳西摸摸,末了一臉茫然的抬頭看向宇文玄櫻

「這就完了?你逗我嗎?說好的痛不欲生呢?」

宇文玄印也愣了,不可置信的看看自己的手,又抬頭悄悄李初一,回想半天確認自己沒出錯,剛才李初一也確實受到了壓制,可是

可是為何什麼也沒發生呢?!

不信邪的準備再施展一次,這次他最要盡全力。最厲害的手段祭出來對方卻連個皮都沒破,這要傳出去他這個二皇子還不得被人笑死?

印訣剛起便頓住了,宇文玄印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低頭看了看指尖上滿滿的血跡,一時間傻住了。

反噬?!

這兩個字剛冒出來,發自靈魂的劇痛便襲遍了全身,宇文玄印忍不住慘叫了一聲,隨後半跪在地緊捂著口鼻悶哼不已,鮮血止不住的自指縫間流出,雙眼和雙耳也血流不停。

小胖子徹底傻眼了。

看看自己又看看周圍,茫然的撓撓頭,自始至終都沒鬧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明明是對方制住了他,還用神奇的手段讓他避無可避,可臨到頭來怎麼受傷的反倒成了對方了呢?

是法門本身就自損八百,還是小爺無形中練成了某種不戰而屈人之兵的蓋世奇功?

仔細想想兩樣好像都不太可能,皇道決要有這麼大破綻也不可能會成為大衍的鎮國奇術了,至於後者,李初一自己都不信。

「喂,你沒事吧?」小胖子問道。

宇文玄印想說話,可一張口血吐得更洶了,連丹田內的道種都開始有種撕裂之感,像是要破碎一般。

大驚之下,他趕緊在身周布下數重防護,而後自儲物袋中取出一枚靈丹勉強的吞服下去,臉色這才稍稍好看了些。

這個結果是他沒想到的,也是在場的絕大部分人都沒有想到的。之所以說絕大多數,是因為有四人始終表情未變,一副早知如此的樣子。

這四人不是別人,正是宇文太洛、宇文太浩、沐方禮以及文老。

前二人同修皇道決而且境界極高,皇道決的很多隱秘也盡皆知曉,是以並不奇怪。沐方禮和文老雖未修習,但對皇道決的隱秘卻頗為了解,深知宇文玄印所用的招式涉及到了一份冥冥之力,他是以他自己所蘊養出的皇道氣運為手段轟擊李初一。

換成一般人,宇文玄印就算不成功也絕不會淪落至此,無奈他的對手是李初一,一個被宇文家和沐家共同培育出來的怪物。

身懷兩家血脈,再加上出生前的精心*,李初一一出生就有大氣運傍身,連衍嶺皇都忍不住想要抽了他的命格去補大衍國運,他的運道豈是宇文玄印的境界能夠撼動的?

所以他們才始終未動,冷眼旁觀著宇文玄印自討沒趣。

而這還是在他們不了解本源初魂的情況下,若是知道李初一的神魂實乃本源初魂,又對本源初魂有所了解的話,他們會比現在更加淡然。

本源初魂極其穩固,自身幾乎不會生出心魔不說,也極難被外魔所侵。再加上真龍之血孕育出來的磅生機,想要靠冥冥氣運言靈他的生死幾乎是不可能的,至少以宇文玄印的境界是萬萬做不到的。

倘若用的是常規手段,憑藉著高於李初一的修為宇文玄印自然有勝無敗。可是他太想挽回顏面了,他不僅要勝而且還要勝得漂亮,這才使出了皇道決中他所能動用的最厲害的一種法門。

這樣可以輕而易舉的拿下李初一,又可以藉機向衍嶺皇和諸位朝臣展現自己的優秀,一舉兩得的好事宇文玄印當然不會猶豫。無奈對手是個怪胎,他這麼做等於以短攻長,頓時一腦門頂在南牆上吃了大虧。

還好他沒下死手,否則現在的反噬就不僅僅是吐幾口血這麼簡單了,自身皇道氣運崩散皇道決直接廢功也說不定。

狠狠的盯著李初一,宇文玄印表情不定,先出手卻又滿心忌憚,沒搞清狀況前他不敢妄動。

而小胖子也並未追擊,見對方止住了血后他傻傻的撓撓頭,壓下心中疑竇嘴角壞壞一笑。

「喂,還打嗎?要不要先吃點紅糖?」

  • (快捷鍵:←)
  • 陰陽道典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