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陰陽道典>第1205章 我讓這樓塌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05章 我讓這樓塌了

小說:陰陽道典| 作者:胖亦有道| 類別:

一路本來的大胖子正是郝宏偉,火急火燎的他直到站穩了身形臉上的肉都抖個不停。

其他人聽到他的話也是臉色一沉,唯獨郝二爺面無異色,微微思忖了一下后深深地看向了方峻楠。

「時間緊迫,我只問你一句,李初一是不是真的沒來?」

鄭重點頭,方峻楠正色道:「我沒有說謊,我們與少主真的失散了,原本我是想來求助八極盟幫忙尋找少主的下落,結果」

小二黑的眼神輕輕的抖了抖,只有它知道來八極盟並未他們任何一人的想法,而是尼樂轉世前抹消他們記憶時留下的一道殘念。是那道殘念促使著他們生出了來八極盟求助的念頭,再加上自己這個知情者略略旁敲,這才有此一行。

其他人並未察覺到它的異樣,連郝二爺也是如此。

聽方峻楠這麼一說,他點點頭后眼神一亮,嘴角抿起一抹奸詐的冷笑。

「既然如此,那我們也沒必要久留了。老四,你去找大哥讓他按原計劃行事,順便去通知爹一聲,讓他老人家趕緊撤出來,留著力氣以後有的是機會過癮。老五,你去把咱們的人都撤出來,順便通知小光頭一聲,讓他帶著他的人也趕緊撤,咱們三千裡外的爛泥溝匯合,然後一起去止戈林1

「好1

兄弟倆齊齊點頭,郝宏碩轉身便走,郝宏偉卻猶豫了一下轉回身來。

「二哥,止戈林那邊不會有問題吧?」

郝二爺眼珠子一瞪:「有什麼問題?」

郝宏偉苦笑道:「現在所有人都想抓小初一祭天,我擔心止戈林也會生出這門心思,咱們這一去吉凶難料,何況還有方峻楠他們幾個小初一的好友,我怕」

「吉凶吉凶,我看你是雞胸脯吃多了把腦子都吃傻了,有個雞毛好怕的!木笒木童的師父是木青丘,而木青丘是沐方禮沐老爺子的義子,也就是說不武谷和止戈林是沐老爺子的私宅,都是自家人,他們會害小初一?整個漠北包括咱們在內都有可能生出異心,唯獨他們不會!沐老爺子死因蹊蹺,宇文太浩那套說辭騙得了別人但騙不了他們,別說李初一的罪名只是捏造,就算是真的那也無所謂,他是沐老爺子留下的唯一一條血脈,他們捧著還來不及呢還會害他?他們還等著小初一帶著他們給沐老爺子報仇呢1

被噴了一臉唾沫星子,郝宏偉躲都不敢躲,等到郝二爺說完后才弱弱的道:「可是,人心難測啊二哥」

「我真是!我怎麼有你這麼個蠢弟弟!不行,這事兒過去以後我得給你瞧瞧,你肯定是不小心摔到腦子了,我得給你治回來1

郝宏偉嚇得臉都紫了,轉身想走卻被郝二爺一把拽了回來,臉貼著臉惡狠狠的道:「別急著走,我今天就說給你個明白!你可知道木青丘現在何處?1

郝宏偉沒說話,柳明秀心中一動試探的問道:「大衍嗎?」

讚賞的看了柳明秀一眼,手點著她恨鐵不成鋼的看向郝宏偉。.org雅文吧

「看看,看看人家!再看看你!比人高比人胖比人臉大,怎麼腦子的差距就反過來了呢?滾!趕緊去辦你的事!要是辦砸了我非開了你的腦殼給你換個新鮮的1

屁都不敢放一個,郝四爺如蒙大赦的落荒而去。

小二黑看得眼都直了,忍不住拉了拉方峻楠的衣角。

「方大哥,這人是不是」

抬起狗爪指了指腦子,方峻楠嚇了一跳趕忙按住:「噓,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不料郝二爺還是聽見了動靜,掛著一臉無害的微笑回過頭來:「咳咳,見笑了。言回正傳,這位妖族的朋友,我看你好像肝火太盛有點上火,現在離撤離前還有一段時間,要不我先給你看看?」

言罷,抬手召出一卷皮革,隨手一揮皮卷展開,裡面從殺頭的到修腳的各種刀具一應俱全,此外還有些看不明白但是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玩意兒的東西錯落其中,饒是小二黑神獸後裔也忍不住縮了縮脖子,狗毛都炸起來了,趕忙搖著狗爪連連後退,瞪著可憐巴巴的眼睛望向柳明秀。

哭笑不得,柳明秀嘆了口氣,緩步上前想岔開話題,熟料還沒開口郝二爺便感覺到了什麼猛然看向他的小腹,同時不由分說的抓起她的手腕號起脈來,眯眼半天後眼神一亮,直勾勾的打量起方峻楠。

「可以啊!渡劫期的修為不借秘法而自然種胎,而且對方還僅僅是個道胎,這種事連我都是第一次見,方峻楠,你厲害啊1

言罷看向柳明秀,郝二爺讚歎道:「你更厲害,與渡劫結胎還沒損到道胎,你的根基真紮實!不過你的分元秘術還是使的有些晚了,你的道胎無恙,但身子卻有暗虧,短期來說對你修行無礙,可長此以往不加調養,必將影響你渡劫!不過沒關係,你現在碰到我了,回頭我就著實幫你調理,保你母體無恙孩兒平安1

一番話說的幾人的心忽上忽下的,小二黑的舌頭都聽得耷拉下來了。

「這都能看出來?仁叔仁嬸不是說自然結胎和秘法結胎沒什麼兩樣嘛,這都能看出分別?1

郝二爺傲然一笑:「那當然!一般的大夫自然看不出端倪,可我是一般的大夫嗎?就像你,別人看見你火氣隱現只會以為這是正常現象,唯有我才能一眼看出你根本就是火氣太盛無法自調!我不知道你是吞了什麼火,但以你現在的境界根本無法將其完全煉化,之所以無恙全是靠你體內的一股很古怪的血氣幫忙壓制,這才讓你不被火氣反噬的同時可以一點點的慢慢煉化。」

說著,郝二爺湊近小二黑跟前嗅了嗅,而後又趁小二黑不注意伸手在它身上摸了一下,指縫間一枚銳利的尖針一吐即收。

小二黑只覺身上微微刺了一下,便見郝二爺舉起帶血的銀針放到眼前,先看后聞,末了竟然還伸舌頭舔了舔,舌頭卷回品味半天,眉頭時緊時舒。

「有點像龍血,但又遠比龍血精純,這種血我還是第一次見,你在哪兒搞到的?還有剩下的嗎,賣給我點如何?無論錢還是寶貝,想要什麼你儘管說1

郝二爺兩眼放光,小二黑早就呆住了,身為神獸後裔的它竟然在這人面前隱有懼意。

什麼針能如此輕易的刺破自己的皮肉?

什麼人能舔了自己的血還不被燒死的?

這還是人嗎?

神仙吧?

吞了口口水,它總算知道李初一為何對郝二爺敬畏有加了。

見對方「眼冒凶光」的望著自己,小二黑趕忙連連擺爪,想了想后忍不住問道:「那個你看我這火氣不調該怎麼辦?還有救嗎?」

本來有些失望,可聽它這麼一問郝二爺的眼神頓時又亮了起來。

「放心,有那血氣壓制,你的性命是無憂的。回頭你來找我,我幫你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找出個法子來加快你體內火氣的煉化速度。空有力量而使不出,我看著都替你著急1

「拜託了1小二黑真誠而鄭重。

「客氣了,各取所需嘛,哈哈1郝二爺更加真誠。

對望一眼,方峻楠和柳明秀暗暗苦笑,也不知道郝二爺那句「各取所需」它聽懂了沒有,希望到時候不要後悔才好。

搞定小二黑,郝二爺又看向蝶夢,玉蝶族的蝶妖他也是第一次見,自然興趣極濃。

蝶夢可不是小二黑這個小傻狗,從眾人的反應里她早就察覺不對,沒等郝二爺開口便飛落到柳明秀的肩頭,兩眼一閉看都不看他一眼。

郝二爺很識趣,只是遺憾的搖搖頭,可看到柳明秀后他的眉頭又微微的皺了起來。

見他表情不對,柳明秀心頭一跳,趕忙問道:「怎麼了?是不是我的孩子還有其他問題?」

輕輕搖頭,郝二爺疑惑的道:「孩子沒問題,很健康,不過也太健康了。此子的神魂波動是我見過的最強的,胎身的氣息也充足的驚人,別看他胎形剛成,我敢說現在就算把他剖出來他也能活,這太合常理了。以你倆的修為,正常來說至少得一年以後你的孩子才會成長成現在這個樣子,但僅僅是胎息,神魂是絕不可能的。如果不是認識你倆,我甚至會以為這不是個渡劫期的孩子而是個飛升期的,不,飛升也不太可能,我估計只有仙界的神仙們才能結出這種胎來,你這不像是個人胎而像是個仙胎啊1

方柳二人臉色齊變,沒有喜色而是陰沉了下來。

雖然知道郝二爺是無意,但這番話還是有辱沒之嫌。

不是人胎而是仙胎,這豈不是說孩子不是方峻楠的而是另有他人,也就是變向的在說柳明秀紅杏出牆嗎,而且出的還是個仙!

郝二爺也察覺到自己失言了,趕忙擺手賠禮道:「抱歉抱歉,別多想,我沒別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說你的孩子很不同尋常,這種情況我沒見過所以才稱其為仙胎,我估計應該是你們懷胎的時候因為某些原因而讓胎兒發生了變化,什麼原因我不清楚,但我能肯定這種變化是好事。在此我得先恭喜二位一番,尤其是峻楠,等你孩子出生后你這個方家天才的名號怕是就要易主了,你這孩子現在就能看出絕對是個修行的好苗子,機緣得當的話成仙也是必然1

原本郝二爺就沒有惡意,現在又這麼一說,方柳二人頓時重展笑顏。尤其是方峻楠,向來正經的他笑的都有些傻了,從裡到外盡透著美意。

熟不知小二黑在一旁只抹冷汗,狗嘴掛笑眼神卻不敢往郝二爺多撇一眼。

如果說原先還只是覺著郝二爺厲害,那麼現在它只覺這此人堪稱神人。尼樂說過他的投胎之後不會被人看出端倪,最多是出生後天資驚人一些,誰料現在竟被郝二爺一眼看出了古怪,這傢伙不是神人是什麼?

仙胎?

想想尼樂的身份,小二黑暗暗嘀咕。

佛的魔殼,即便一分為二那也是真仙真佛,投胎轉世不是仙胎能是什麼?

正嘀咕著,耳邊忽聞轟然巨響,扭頭一瞧頓時傻眼。

只見遠處恢弘的八方城此時翻了天,大半個城池連同周圍的大片土地全都被連根拔起掀到了天上,崩碎的土石從這裡看去就像翻炒的豆米一樣反覆浮沉,身處其中之人光是想想都替他們感到可憐。

「我在此起高樓,我在此宴賓客,想把我趕走,那我只能讓這樓塌了。我郝家的桃子,可不是那麼好摘的1

看著悚然望來的幾人幾妖,郝二爺微微一笑。

「走吧,先去爛泥溝,再去止戈林,到了止戈林咱們就安全了!說起來木童時常跟我念叨著你們呢,還有雞米飯,你們見了它肯定認不出它來了,木童可真是撿了個寶,也不知道小初一知道後會不會氣死,哈哈哈哈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