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萌狐悍妻>第七十章 木棺里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章 木棺里的人

小說:萌狐悍妻| 作者:魔笛童子| 類別:玄幻魔法

千萬年以來,凡間人族和妖族共建的文明和都市瞬間被綠色的海水吞噬,不復存在了!

「轟轟轟……」一朵如同城池般大小的花骨隨著綠水飄蕩。

這花骨已經枯萎了。

除了這朵花骨,淹沒大地的綠色海域之中,還影影疏疏地飄浮著其他枯萎的花骨,它們在綠色的海面上形成無數個令人不寒而悚的海島。

無數古蘭清藤的枯枝敗葉和殘斷的根莖在這些花的海島附近浮浮沉沉。

天地靈氣瞬間耗盡,取而代之的是到處都瀰漫著一種令人作嘔的酸臭味。

這個酸臭味就是那片綠色的海域散發出來的。這無異於一片死海,沒有生靈能在這片海域生存。

唐紫希懸飛在虛空之中,看著這個生她育她卻面目全非的世界,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難過。

這就是滅世,她失去了自己的故鄉。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建家園,不過幸好凡間和中天千千萬萬的生靈都已經在神書空間里。

只要活著,傳承不息,就有希望。

還有,看情況小丈夫應該是成功了!此刻古蘭清藤已經枯萎,看它崩解得肢離破碎的,應該沒有恢復生機的可能。

不過,現在唐紫希已經顧不及研究古蘭清藤了。

兩個世界的障壁消失,空間合併,天地之間只剩下一片綠森森的海域,卻尋不著小丈夫的倩影。

「雲河,你在哪裡?」

「雲河,你聽到的話回應我一聲啊1

唐紫希一邊在海域表面飛行,一邊焦急地尋找著雲河的身影。

雲河去中天對付古蘭清藤,此刻古蘭清藤枯萎之後的殘體就在眼前,那雲河應該在附近才對!

她很害怕會失去雲河。

他更害怕雲河被這滔滔的綠海吞噬了……

「雲河,求求你,千萬別有事1唐紫希著急地祈禱。

連古蘭清藤自身都會被片綠色海域融化了,那雲河能活下來嗎?

「主人1

「小狐狸1

除了唐紫希,趙英彥、墨離和球球他們也在幫忙。

他們的呼喊聲在一望無際的綠色海域之上寂寞地回蕩著,彷彿天地間的一切都已經湮滅,只剩下他們的聲音。

突然,一副木棺落入他們的視線。那木棺孤獨地飄浮在綠海之上,就像一隻被放逐的小船。

木棺雕工精緻,造型高尚優雅,而且還無懼綠海的侵蝕,完好無損。

從木棺散發著陣陣界王神級的氣息。

一副木棺,居然是界王神器!

死海,木棺。

這樣的畫面實在讓人不寒而悚。

唐紫希的心臟「噗通」地猛跳一下,不知為何,有種可怕的感覺,雲河會在裡面。

破碎的虛空之中,隱身的聖皇和綠衣女子依然用冷漠的眼視注視著一切。

綠衣女子嘲笑:「這狐妖真是想得周到啊!上一世死無葬身之地,這一世倒是連木棺都給自己準備好了。」

綠衣女子又看了看聖皇道:「聖皇大人,既然現在人齊了,要不要出手?」

聖皇抬頭望了望灰茫茫,布滿龜紋裂般的黑色閃電的天際,道:「綠琴,別急,還沒完。」

冷峻而陰森的聖皇話語很少,但是字字有力。

「呵呵,我都忘了還有那群貪食蟲。不過以他們的實力,就算那狐妖還活著,也逃不過淪為貪食蟲果腹之果的命運呢1那個名叫綠琴的女人妍艷地笑了笑。

面對世間生靈她是冷漠的,可是在聖皇面前,她又極力裝出嬌柔的一面。

只可惜聖皇對她一顰一笑並不在意。

海面。

眾人向著那副木棺飆飛過去,很快就將木棺團團圍住,然後合力撬開木棺……

「嘎」沉悶的一聲響,沉重的棺蓋被推開。

唐紫希瞬間淚如雨下。

木棺里靜靜地睡著一個人兒。木棺明明寬敞,他卻蜷縮著瘦瘦的小身板,擠在一角,雙手還抱著一把精緻的木劍。

他顰著柳眉,彷彿陷入可怕的夢境。一張臉已經變成了青白色,這使得傾國傾城的容貌抹上了幾分凄涼的顏色。

木棺中的人,正是令唐紫希牽腸掛煞蛟坪印

「雲河……」唐紫希定定地凝望著睡在木棺中的雲河,直至看到他平靜心膛處有了輕微的起伏,唐紫希才長長了舒了一口氣。

他還活著……

唐紫希把雲河從棺里抱出來,心痛地摟在懷中,一邊拚命地給他灌輸靈氣,一邊著急地叫喚:「雲河,快醒醒啊1

不久,雲河才慢慢地睜開沉重的眼皮。

他的臉色依然蒼白得發青,驚世絕艷的容顏盡顯憔悴,如同沐浴在瀟瀟風雨之中的河山,就連他那雙美麗如藍寶石般的眼眸都蒙著一種疲倦的霧氣,看著令人心痛。

「希希……」雲河模糊的視野漸漸聚焦,映入眼帘的是唐紫希那張擔驚受怕的臉。

「你沒事吧?」唐紫希擔心地問。

雲河蒼白地微笑著,搖了搖頭,掙扎著從唐紫希懷中坐起來。

「你怎會在木棺裡面?你剛才的樣子真的嚇了我一跳,我還以為你……」唐紫希緊張不安地說。

「希希,你放心好了。你的夫君可是個無所不能的神仙,沒那麼容易就死的。」雲河微笑著,用虛弱的聲音回答:

「我斬殺了那食人花藤之後,中天就被食人花藤崩解產生的綠海淹沒了,為了保命我便躲進這口木棺里,幸而能逃過一劫。」

當時,雲河眼看那千丈巨嘯就要將自己吞噬,無法遁入九重神殿的他便抱著一絲希望在失去意識之前召喚古蘭木棺。

謝天謝地的是,那古蘭木棺的速度還真不懶,在他被巨嘯吞噬之前就把他收進棺內,他才撿回一條小命,不至於化為綠海中的一副白骨。

可以說,剛才真的驚險萬分。

至於被古蘭清藤吞進肚子里,險些被當成食物般消化了的事他更加隻字不提。

反正一切都結束了,無論過程怎樣都不重要了。

他的笑容很蒼白,甚至發青,沒有絲毫的血色。

可是他的笑容,他的眼眸就像藍天下的海水,清澈透亮,閃閃發光,溫暖又充滿了力量,能讓人忽略了他笑容的蒼白。

就連唐紫希那一棵忐忑不安的心彷彿因為這個笑容而安定下來。

雲河撒了謊。

或許從前的敵人都說得對,自己是個狡猾的狐妖,連雲河都有點佩服自己,撒起謊來可以臉不改容,妙語連珠的。

可是為了不讓希希女神擔心,他別無他法。

怎能忍心告訴她,古蘭清藤內部沉積千年的綠霧比起那一汪綠洋的侵蝕性要猛烈了千萬倍,他用盡所有靈力給古蘭清藤致命一擊的同時,那綠霧也徹底侵蝕了他的靈魂和臟腑。

就連聖物紫蓮都無法凈化古蘭清藤的毒素。

他的生命就像一棵被斷絕了生機的大樹,等候著他的只有慢慢地凋零。

既然知不知道,結果都一樣,那就更不能說。

能守護她多一秒,給她帶來多一秒的笑容和安穩,那就多一秒。

他是寧願自己撒血也不想女神落淚。

兩人深情的相望著,用微笑守護著彼此心中的最後一塊凈土。

本該唯美的畫面,背景卻變成了一張怪鳥的不爽表情。

球球體長十丈有餘,一張超大臉變成背景布沒什麼稀奇的了。

球球不開心了。

小兩口一見面就又摟又抱地秀恩愛完全把它當成空氣了。

「小狐狸,你瞎了嗎?倒是看看我,抱抱我啊1球球忍不住吐槽:「重色輕友1

趙英彥身為護主狂魔,無論什麼時候都是站主人的,他立即就替主人正言了:「球球,以你這體型,你覺得主人該如何抱你?」

球球,進化為fnghung形態后體長超過十丈。

果真跟小狐狸抱一抱,估計一不小心就會把小狐狸那小身板拍扁了……

護主狂魔倒是說出了大實話,球球一時無語。

此時此刻,虛空之中聖皇和綠琴依然用無情目光觀望腳下的一切。

綠琴看到雲河醒了,驚訝地道:「聖皇大人,您果真料事如神,這狐妖的生命力真是頑強呢1

聖皇冰冷地說:「那狐妖已被噬魂侵骨,此刻強顏歡笑也只不過是迴光返照罷了,他活不了多久。」

「嘖嘖嘖!他真能忍呢!你看他還若無其事的樣子,看來是不想紫玄擔心。有時候,我真的很羨慕紫玄,有一個如此愛她的男人。」綠琴突然很感慨。

「綠琴,你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多愁善感了?別被凡人的感情所牽累,否則你就會步紫玄的後塵。」聖皇不滿地說。

「聖皇大人你教訓得對,是綠琴一時糊塗了。」綠琴連忙認錯。

綠海上。

唐紫希正在為雲河的傷勢暗暗擔擾。

坍塌的世界天地靈氣已經耗盡,到處都瀰漫著致命的霧瘴,不再適合生靈生存,而且雲河身上還有傷,這樣的環境對雲河是很不利的。

雖然雲河說自己沒事,可是唐紫希早就不是當初那個不諳世事的小丫頭了。

雲河是神仙了,還擁有九重天神的實力,如果是輕傷,不就是用靈氣一衝刷就能復原的嗎?

可是雲河的臉色卻一直蒼白的,看起來卻很疲倦。

唐紫希估計雲河一定是受了不輕的傷,只是不想讓自己擔心,才說沒事的。

唐紫希了解自己小丈夫,為了不讓他難堪,也就不拆穿他了,卻對他的事留了一個心眼,打算找機會偷偷給他做個診斷,看看他對自己隱瞞了什麼。

只可惜雲河這一回受的傷比唐紫希想象中要嚴重很多很多,已經等不下去了……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