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瘋狂農民工>第1351章 現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51章 現身

小說:瘋狂農民工| 作者:彈劍吟詩嘯| 類別:都市言情

這官場的事,夏建還真是不懂。

歐陽紅一句話便讓他無話可說,但他心裡清楚。歐陽紅調往省城工作絕對沒有她說的這麼輕鬆,肯定和他多多少少的有點關係,

可是人家不承認,他也不好再說什麼,更何況姚俊麗就在她們的身邊。聰明的夏建為了不讓談話的氣氛顯得尷尬,他不由得呵呵一笑說:「看來是我多心了」

「你才知道啊1歐陽紅說這話時,眼睛里閃過了難以捉摸的神情。

姚俊麗喝了一口歐陽紅沏的茶水,不由得哈哈大笑道:「還是我這樣的人活得輕鬆,無所追求,也無所牽挂,所以我就活得輕鬆」

「行了吧!你都快鑽到錢眼裡去了還無所追求,說這樣的話我看只有鬼才信」歐陽紅哈哈大笑著說道。

姚俊麗長嘆了一口氣說:」我這人除了父母親以外,剩下的就算錢最親了「她這是一句非常高明的玩笑話。

三個人聊天的氣氛被姚俊麗這麼一說好了不少。歐陽紅不知道是裝出來的,還是她真的心裡沒有介諦,反正一直是滿都帶著笑。

臨走時,歐陽紅看了一眼夏建說:「聽說你在張楊村又開發了新的項目,這是造福當地人民的好事,可是有些事情並不是你所想象,千萬別把自己給裝進去了「

歐陽紅的話耐人尋味,夏建點了點頭,沒有吭聲。他搞不明白,他做這樣的事,一心可是為了張楊村的發展,怎麼還能把自己給裝進去呢?

歐陽紅把他們二人送到了樓下,便沒有再往送。俗話說相見難,別亦難。三個人相互道別,夏建頓時感到一陣難過。因為他知道,他和歐陽紅這次別過,就不知道下次見面會在何時了。

在車上,姚俊麗嘆了一口氣說:」多情自古要比無情苦,歐陽紅這樣做我是搞不懂她想幹什麼?這是何苦呢?「

「看不懂就不要看了,你還是送我到火車站去,免得給你們酒店帶來麻煩」夏建笑著對姚俊麗說道。

姚俊麗嘆了一口氣說:」好吧!大丈夫能伸能屈才是條龍。你先回去吧!等我回平都市了我再好好的犒勞一下你「姚俊麗說這話時,忍不住笑出了聲。

姚俊麗所說的犒勞夏建心裡明白,他呵呵一笑說:「好的!我等著你回來」兩個人說笑著,車子便不知不覺的來到了省火車站。

夏建忽然在姚俊麗的臉上親了一口,這才拉開車門站了下去。他一直走進了購票大廳,而且連頭也沒有回過。他站在玻璃窗前,直看到姚俊麗的車子開走後,他這才走了購票大廳。他不想回去,但他又不想連累姚俊麗,所以他只能選擇這樣去做。

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瞎走了一會兒,夏建發現時間都快十二點鐘了,他便在路邊的小飯店吃了碗麵條,然後就近找了家便捷酒店住了下來。

因為是便捷酒店,所以屋內的布置也是馬馬虎虎,說不上差,也說不上好。

一個下午他都呆在房間里,他不想走出去,只想等著晚上秦小敏聯繫他。可是手機一直都沒有響,直到快六點半,夏建等的近乎於絕望時,他的手機才響了起來。

電話就是秦小敏打過來的,他慌忙接通了問道:「你怎麼才打過來?」

「開完會我才去找的大領導,沒想到這一談便談了兩個多小時,我一出來就給你打了電話,你在什麼地方?要不我來找你」秦小敏在電話里笑著說道,聽得出她心情非常的不錯,這讓夏建心裡不由得一喜。

秦小敏的心情好,這說明夏建讓她辦的事應該是辦成了。夏建一想到這裡,忙笑著說:「還是你說個地方,我來找你就是「

秦小敏愣了一下說:「今晚咱們倆一起吃小火鍋,地方就在平川路的有緣人家,應該在三樓。你到了給你電話「

夏建把秦小敏告訴他的地址在心裡默記了一遍后說:「行!我馬上就趕過來「夏建說完便掛了電話。他翻身下床,在洗手間洗了把臉,還對著鏡子弄了弄頭髮,這才快步下了樓。

他剛站在酒店的門口,一輛計程車便飛快的開了過來,司機笑著問道:「這位老闆去什麼地方?「

夏建一把拉開了車門,他往後排一坐這才說道:「去平川路的有緣人家」

「好的老闆!不過這地方有點遠,最少也得三十四分鐘的樣子,要不你就在後排稍為閉上眼睛休一會兒「司機說著,便啟動的車子,衝進了馬路上的車流之中。

秋天的天氣,已沒有夏天那麼的長。還不到七點鐘,太陽已經落下了山頭。馬路上的車輛有些已經打開了燈光。

對於省城的這些地方,夏建並不熟悉,所以司機怎麼說他就怎麼聽。為了消遣這時光過得快一點,夏建還真閉上了眼睛。

恍恍惚惚中,夏建感到這車子已跑了好久,他不由得睜開了眼睛,眼前的情況讓他大吃一驚。只見計程車正狂奔在一條小巷子里,巷子兩邊的燈光昏暗,有點看清道路。

「你這是往哪裡開?「夏建不禁大聲的問喝道。

司機忽然一腳剎車說:「到了,快下去吧0

夏建有點不解,這吃火鍋的地方怎麼如此的偏避,是不是司機搞錯了地方?夏建心裡犯著嘀咕,他拉開車門走了下去。

忽然間,計程車便嗖的一下朝前開跑了,夏建才知道自己上了黑車。可是不對啊!就算是黑車,也得收他錢才對,好像這司機並沒有收他一分錢,而是把他丟在了這條小巷子之中。夏建一頭的霧水,他剛往前走了兩步,才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座廢棄的工廠門前。

夏建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做夢一樣,他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被這個司機弄到這種地方。就在他正疑惑不解時,從工廠破爛的大鐵門裡,忽然走出了十多條黑影。

直到這個時候,夏建才感覺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他一回頭時,來時的巷子里也站了十多個人。這些人的手上好像還拿了打人的家當。

「夏建是吧!聽說你挺能打,幾個人也不是你的對手,所以我為你準備了三十多個人,我想打翻你應該不成問題了「一個男子的聲音雄壯而又沙啞。

前後被人夾擊,而且這條巷子的圍牆特別的高,看來人家是早上準備,就連哪個司機也是人家提前安排好的。夏建這才如夢初醒,他總算是明白了過來,可是一切都已經晚了。

「別看了,如果今晚你能從這裡跑出去,那你就不是人,而是神了。談談吧0走在最前面的男子大聲的說著,他忽然回頭揮了一下手。跟有他身後的幾個人便趕緊跑了過去,推開了破爛的大鐵門。

夏建這才發現,原來在大鐵門的旁邊還有一條巷子,剛才拉他的計程車就停在哪兒,可能是這條巷子不通。

事已至此,夏建也只能認命,他一邊往裡走,一邊打量著周邊的地形,他得找個機會跑出來啊!難道還真想讓人宰割不成,他可不是那樣的人。

夏建身後的哪些個人緊逼了上來,一直把夏建逼進了大鐵門內。隨著大鐵門被關上的聲音,院子里的一盞燈這個時候卻亮了起來。

雖說這燈光不是很亮,但站在他面前的這些個人他還是能看過大概。剛才給他說話的人夏建忽然覺得特眼熟,可他就是想不起來他在哪兒見過此人。

也就在這個時候,夏建口袋裡的手機卻不失時宜的響了起來,夏建正猶豫著不知該怎麼辦時。哪個男人已大聲喝斥道:「不許接!就算是秦小敏的電話你也不能接,否則我會把你的手機給砸了」

夏建一聽,不由得大驚,這人怎麼知道這個電話是秦小敏打過來的?他到底是人是鬼?夏建一時還真是糊塗了。

「呵呵!看來你的記憶力並不怎麼樣,我還聽人說你有過眼不忘的本領,看來這一切全是假的。秦小敏能看上你,也算是她迷了眼睛」這男人說著,有點放肆的笑了起來。跟著他的哪些人,沒有一個人敢接他的話。

這人多次提到秦小敏,而且還對秦小敏非常的了解,夏建的腦子快速的轉動了起來。他忽然想起了上次他來省城時,秦小敏硬帶著他去了一個飯局,好像是她媽給她介紹了個對相。一想到這裡。

夏建不由得脫口而出,他吃驚的問道:「你是孫耀?「

「嘿!你終於想起我是誰了,可惜有點晚。你應該從昨天晚上就應該能想到我是誰才對「孫耀有點得意的放聲大笑。

夏建口袋裡的手機響了一遍又一遍。可面對這麼多人,夏建還真不敢去接,萬一激怒的這幫人,真把自己的手機給砸了,那麻煩還真就大了「

「把你的破手機給我關了,咱們談上兩句,然後我再考慮應該怎麼收拾你」孫耀說著,往夏建這邊走近了兩步。夏建一聽,不敢違抗。俗話說好漢不吃眼前虧,他得尋找機會。

夏建聽話的把手機關了機,然後輕聲問道:「我們之間應該無怨無仇,你為什麼要把我弄到這地方來呢?」夏建心裡已猜到了**,但他還是故意裝聾賣傻。

孫耀一聽,不由得暴跳如雷,他扯高嗓子喊道:「你這個鄉巴佬得了好處還賣乖,要不是你的出現,這秦小敏她早成了我的老婆,可是現在呢?」

「你是不是搞錯了?」夏建故意冷聲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