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瘋狂農民工>第1466章 割不斷的情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66章 割不斷的情事

小說:瘋狂農民工| 作者:彈劍吟詩嘯| 類別:

中午吃飯時,大門口的監控已經修好。等維修人員一走,老肖便笑著對夏建說:「我這座院子地理位置不錯,肖曉根本看到不眼裡,等我死後,這院子就歸你了」

老肖忽然這麼一說,弄得夏建一時有點措手不及。他忙笑著說:「您老的身體沒問題,再活個十年八年還不是小意思」

「嘿!你盡瞎說。人老了都有一死,如果不死那豈不成了妖怪」老肖說著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由於夏建吃完飯要去公司上班,所以丁姨的午飯做的特早,就在他們三個人正在吃飯時,忽然有個警察走了進來。

夏建一看,忙迎了出去。他笑著問道:「警察同志!您有什麼事?」

「噢!昨晚上在你家抓的那個人,現在都交待清楚了,他不是來行竊的,也不是來報什麼仇,而是替人來打探一個消息。就是想看看,有個叫夏建的男人,是一個人在睡覺,還是他的房內有女人」警察微微一笑說道。

夏建一聽,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他小聲問道:「這人有沒有交待,讓他打探消息的女人是誰?」

「他也不認識,他只是收錢辦事。不過據他描述,哪個女人二十七八歲的年紀,身材高挑,長得非常漂亮。不是本地口音「警察一邊想,一邊給夏建描述著。

夏建一聽就明白了這個女人是誰,她怎麼還沒有走?看樣子就在北山附近住著。夏建心裡雖然在這樣想著,但他嘴上還是說:「這人是誰呢?這麼無聊「

「這件事就是這個樣子,我過來給你們把情況說明一下。你們就放心好了,沒有什麼事「警察說著,便轉身走了。

警察所說的話,老肖和丁姨全聽到了,可是這二人硬是沒有問夏建。因為這事一問起來,夏建也不好意思回答。還是這兩個老人理解夏建。

夏建動作迅速的吃完了飯,然後給老肖打了個招呼,便快步出了大門,朝北山腳下走去。他一邊走,一邊掏出了手機,給謝小雅打了個電話過去。

電話一通,夏建便在電話里說道:「你怎麼還沒有走?做這樣的傻事有意思嗎?小心警察把你抓走」夏建的語氣非常的生硬。

「我喜歡怎麼了?管你什麼事?我給你說夏建,你對我有恩不假,但你不能這樣對我,我感覺你根本就看不起我。嫌我結過婚,而且還嫌棄是個文物販子,你說是不是」謝小雅在電話裡帶著哭腔質問道。

這是哪裡跟哪裡啊!夏建真是氣死了。他本來是做了一件好事,沒想到這好事後面全有這麼多的麻煩。說來說去,還是這酒惹的禍,要不是哪天晚上他喝多了,就不會有他和謝小雅滾床單的事。

在男人和女人睡覺這件事上,男人好像永遠都是錯的。就算是哪天晚上他什麼也不知道,可是在謝小雅看來,好像佔了便宜的還是他夏建。

「你趕快回去吧!別做傻事了。今天警察來找我,我都沒有把你說出來」夏建耐心的說道。

電話里的謝小雅一聽卻呵呵一笑說:「那就謝謝你了,不過你應該把我說出來,這樣的話我被抓起來你才解氣」

「謝小雅!你好像不是這樣的人吧!好了,我很忙,沒有時間跟你閑扯這些,聽我一句勸,你趕快回你的老家去吧!我們依然還是好朋友」夏建說著,伸手在路邊攔了一輛車。

電話里的謝小雅冷哼一聲說:「我不會打擾你的工作,但是你今天晚上八點整必須到南陵酒店262號房間找我,否則我明天就蓉方,北山公園」謝小雅說完,便把電話給掛了。

南陵酒店262號,夏建心裡默念了一遍。看來他晚上還不能不去,萬一這個謝小雅跑到北山老肖家裡去鬧,那他的人可就丟大了。反正男人睡了女人,不管是如何發生關係的,永遠說不清楚的還是男人。

夏建剛走進辦公室,林微就趕了進來,她笑著說:「夏總!有個叫白小茹的記者來找你,她等你一上午了,我想給你打電話,可是她不讓」

「人在哪兒?趕快把她帶到我辦公室來」夏建慌忙說道。

不一會兒,白小茹大笑著走了進來,她先是看了一眼夏建,然後說道:「夏總!你這總經理當的是不是有點舒服,每天只上半天班?」

「哪裡的話,我昨晚上有事幾乎沒睡,再加上住的地方有點小事給耽誤了一下,你來了怎麼不給我打電話,讓你白白的等了一上午」夏建說著,忙招呼白小茹坐在了沙發上。林微一看,忙沏了兩杯茶端了過來。

夏建看了一眼林微,然後小聲的說:「你到馬路對面的林軒閣定個房間,把菜也順便點好,一會兒我陪白記者吃個便飯」

白小茹呵呵一笑說:「還算你有良心,人家還真沒有吃飯」白小茹說這話的口氣非常的隨意,好像夏建就是他多年的老朋友。

這時肖曉可能是聽說夏建回來了,她也走了進來。夏建忙做了介紹,白小茹和肖曉握了一下手,便打趣的笑道:「夏總!你們集團可是全美女,就連你們的總經理也這麼的漂亮,那你還有心思上班嗎?」

「沒心思上班,那能幹嗎?」夏建說著哈哈大笑了起來。

白小茹忽然間話題一轉說道:「夏總!你們這次的演唱會開的真是太成功了,這要給你們集團帶來多大的商業效益?你這人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如果我有能力的話,一定要給你寫個傳記」

「你可拉倒吧!我有什麼了不起的,只不過敢想敢幹而已,說徹底點還不是一個農民工」夏建說著,呵呵一笑。

白小茹一聽,眉頭不由得一挑,她冷哼一聲說:「農民工咋了?有你這麼厲害的農民工嗎?不但會經商,而且還能從政」

「你就別聽他在這兒胡說了,自修本科學歷,而且英語是超級棒。他的管理經驗都可以出叢書了」肖曉說著,故意白了夏建一眼。

白小茹呵呵一笑說:「過分的謙虛可是驕傲的表現,所以你這句話以後不能再說了」

「好!言歸正傳。送你們記者的小禮品收到了吧!大家反映如何,這東西可是我讓人挑選的」夏建微微一笑說道。

白小茹笑著說:「夏總的眼光一直很獨到,自然這小禮品大家都非常的喜歡了。所以他們的報導也是非常的給力。省日報頭版頭條可是報導你們的演唱會,其餘幾家的報紙也有報導,你們創業集團這次可露了大臉」

「哎!電視台這邊不知道有沒有動靜?」肖曉看了夏建一眼,小聲的問道。

白小茹呵呵一笑說:「肯定會有,昨天晚上電視台來人可不少。省電視台新聞里肯定會有播,你們地方電視台就更加不用說了」

「非常好!這次能來這麼多的記者朋友,可全是你白記者的功勞,你說讓我怎麼感謝你?」夏建大笑著說道。

白小茹看了一眼肖曉說:「你能陪我三天嗎?」

「讓我陪你三天?那可不行,我這腿還要走路,如果被你男朋友知道了,我的這腿還能保的住嗎?」夏建故意開了個玩笑。

白小茹呵呵一笑說:「你別逗了,我是想好好的對你做個專題採訪,挖出你內心深處的東西,寫一遍能震撼人們心靈的報導出來,僅此而已。另外我告訴你,我沒有男朋友,你也不用擔心」

「哈哈哈哈!這個可以考慮,只是現在不是時候,一來我確實沒有這麼多的時間,二來憑我現在的閱歷你寫這樣一篇報導出來會毀了我。希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夏建大笑著說道。

白小茹不解的問道:「為什麼?我覺得你這樣的人是該報導一下了」

「時間不到,還沒有到火候,明白嗎?正所謂樹大招風,就是我說的這個道理」夏建一本正經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林微敲門走了進來,她對夏建說:「夏總!一切辦妥」

「好!那我們就走,一邊吃一邊聊,要不餓壞你了」夏建說著便站了起來。白小茹客氣的招呼肖曉一起去,可是肖曉說她有事去不了。

這地方夏建來過多次,林微自然知道夏建的想法。就在臨窗口的地位,給他們訂了一間小包房。其實這樣的房間就是專門給哪些談情說愛的青年男女準備的。不過夏建和白小茹一起走進去,別人也說不出什麼來。

菜點的都非常清淡,夏建由於中午已經吃過了,他來陪白小茹只是做個樣子而已,這讓白小茹多少有點感動。

「哎!夏總,剛才肖總在我沒有問你,你現在跑這兒當總經理,那平陽鎮你就不管了?那裡的老百姓可離不開你啊1白小茹說著菜,小聲的問道。

夏建長出了一口氣說:「我在這兒是暫時的,說白了就是跑過來救火,火滅了,我還得回平陽鎮去。因為我的根就在哪裡,這邊只是過客而已」

「我說你也不是見錢眼開的人,白小茹還是沒有看錯你。我問你一個私人話題,我聽說你和秦小敏在談戀愛,有這事嗎?」白小茹說這話時,聲音壓得很低。

夏建搖了搖頭說:「沒有」白小茹想了一下,沒有接著往下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