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浴火王妃>第三百四七章 大結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七章 大結局

小說:浴火王妃| 作者:糖心沒有心| 類別:女生小說

戀上你630bookla,浴火王妃最新章節!

在宸王府的回憶或許是慕雪芙一路走來的變化歷程,從冰封的心一次次被融化,從愛意慢慢滋長,這中間用了兩年的時間。

手拂過景容為她向景寒求來的梅樹,摸過她發怒時打斷的棋盤,撫過著鴛鴦戲水的大紅被衾

所有的一切,一事一物,都承載了她那兩年的喜怒哀樂。

在晏陽安穩的四年中,慕雪芙也曾在不經意間想起在這裡生活的點點滴滴。深深淺淺,大大小小,都在她心裡留下了痕。

如果有人問她,最快樂的日子是什麼時候。

她會毫不猶豫的說是在五歲前。

如果有人問她,覺得什麼時候是最幸福的。

那她的回答就是從認識景容開始。

而宸王府,便是她幸福的起始地。

她知道,她的幸福,只有起始點,卻沒有終點。

慕雪芙對鏡臨妝,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微微含著笑。那樣恬靜而美好,再無一點仇恨的影子,眉宇間似乎找回了那個有著天真無邪氣息的小芙兒,那雙眼睛不再是深不可測,不再是摻合著陰謀詭計,如一條一眼望底的溪水,清澈而明亮。

她手裡拿著一柄雲紋蓖梳,輕柔的穿梭在她的秀髮里,這蓖梳是景容昨日給她的,連同手腕上的游龍雲鳳金手鐲。

景容說這是他母妃留下來給兒媳婦的,原本他都已經忘記,還是昨日整理母妃遺物時找到的。

他暗怪自己疏忽大意,差點連母妃的心意都忘了,迫不及待的給慕雪芙戴上,還叮囑她要好好保存,以後交給兒媳婦。

這個男人,連兒子還沒影了,就惦記上兒媳婦了,真是未雨綢繆埃

放下蓖梳,她慢慢走到景容身邊,躺在床上的景容還在似夢非夢中睡著。她彎下腰,美好的唇形落在他的唇上,低低的聲音彷彿只有她自己聽到,「玉宸,你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我想一定是我上輩子積了德,所以才會這麼幸運遇到你,我愛你。」

她靠在他的肩頭,沒有看到那人的嘴角偷偷翹了起來。

再一次離開皇城,有別於上一次,再無遺憾。

親眼看著金漆的刻著「鎮國將軍府」的牌匾高高掛在大門口,慕雪芙嘴邊揚起了笑容。那笑容璀璨,如一輪明日,照進千山萬水,即便是枯萎的花朵,也會因為她的笑容而再次綻放出鮮活的生命。

她的眼睛一點一點描繪著上面的每一個字,一橫一豎,一撇一捺,對她而言都彷彿是世間最珍貴的珍寶。

她佇立在門前好久,久的好似過了十六年,久的將這一切深深的印在腦子裡,記憶里。

「走吧,我們還要趕路哪,以後若是想家了,我再陪你回來。」景容知道她捨不得,可是若是再晚走,就趕不到天黑之前到下一個驛站了。

家?心裡像是開出一片片花海,填滿她的心房。慕雪芙的眼睛閃亮著明媚晶光,笑成了彎月。

對啊,她又有家了,她的家回來了。

慕書麟還是不捨得和妹妹分離,特別是現在,他們的家好不容易回來,他真的很想像小時候一樣,和她生活在一起。

「要不別走了,反正皇上已經准許你們留在皇城。現在將軍府沉冤得雪,我和你的兄妹關係也已經公佈於眾,還沒有好好相聚,怎麼就要再次分離?妹妹,不如留下來吧。」

景慕的耳朵像是長了翅膀,本來在和她在皇城裡認識的新朋友告別,一聽到舅舅的挽留,連忙噌噌噌的跑了過來。一頭栽在慕書麟懷裡,「舅舅說的對,才相聚,又要分離,多難受埃母妃,我們就留下來吧,多留幾天也好埃」

她小眼睛一瞥,睹見景容不善的目光,撇了撇嘴,「讓父王自己回去就行了,慕慕和母妃留在這。」

對於景慕這種時時都想將他丟掉的想法,景容已經習以為常。看著自己的女兒,像是找到靠山一樣,景容不禁構想慕雪芙小時候是不是也和景慕一樣。

他不說話倒讓慕雪芙感到奇怪,看了眼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景容,她竟有些氣惱,所以道:「好啊,讓你父王自己回去吧,母妃和你就留在皇城了。」

「耶,好啊好埃」景慕興高采烈的蹦起來,又沖著她的小夥伴道:「我母妃答應我留在這了。」

剛要跑,就被景容給撈了回來。景容剛才一時走神,一聽慕雪芙也不要他了,這魂立馬就歸了位。

「不行,不行,怎麼能讓我自己回去哪。」嬌妻在側,他可不管身邊有多少人,抱著就哄起來,「芙兒你可不能不要我,你知道我一刻見不到你都會相思成疾,如果兩刻不見,我怕我就會奄奄一息。」

這話說的,連景慕都覺得肉麻。她抖了抖肩膀,在胳膊上揮了揮,「父王,我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景容不屑的盯了她一眼,「你懂什麼,這叫夫妻情趣。」

慕書麟看著一臉羞澀又藏不住甜蜜的妹妹,仰天長嘆一聲,「真是嫁出去的妹妹,潑出去的水,收都收不回來。」他沖著景容豎起大拇指,「妹夫,我可真是佩服你,把我妹妹吃的死死的,你真是吃定她了。」又沖慕雪芙道:「妹妹啊,甜言蜜語都能將你勾走,果然愛情里的女人都沒長腦子。」

「哥——」慕雪芙拉起長調,帶著撒嬌的味道,「我哪有被他吃死?」

景容頷首,「是我被芙兒吃死。」

看了眼站在慕書麟身邊的永安,慕雪芙道:「還說我哪,嫂子還不是一樣。」

景容一唱一和,「可不是。」

永安的臉「倏」一下就泛起紅暈,如朝霞一般。一雙明睞妙目在慕書麟臉上輕輕一刮,害羞道:「怎麼說到我頭上了?」

慕書麟回眸凝她,溫柔含笑,牽起她的手,「你可不就將我吃死,芙兒這話說的沒錯。」

景容貼在慕雪芙耳邊,「也不知你們家積了什麼德。」像是冥冥註定,他為慕雪芙擋過一道,永安為慕書麟又擋了一刀。

慕雪芙拿胳膊肘懟了他一下,「積大德了。」

「我說也是,要不你會那麼幸運遇到我。」景容洋洋得意,眉宇飛揚。

慕雪芙恍然,瞪大了眼睛看著他,「你那天是不是裝睡?」

「哪天?我不知道埃難道你趁我睡覺的時候向我告白了?芙兒,有什麼話直接對我說就可以,不用趁著我睡覺你再說。」景容調侃道。

「哼,不理你了。」慕雪芙覺得害羞,這傢伙竟然全都聽見了。又對慕書麟道:「哥,你可要好好珍惜我嫂子,你要是對她有半點不好,看我怎麼收拾你。」

慕書麟無奈笑著,看著永安指著慕雪芙道:「看,這都有給你撐腰的了。」

望著他滿是星輝的笑意,永安牢牢的固定住,彷彿有瀲無盡的柔情從心頭溢出,這是她夢寐已久的幸福與歡愉,像夢一場,但貼在身上傳來溫度的手又告訴她這麼真實。

她的聲音溫柔又帶著少女的嬌俏,「那你就一定要好好待我,不然我就去找芙兒告狀。」

慕書麟朗朗一笑,聲音如席捲著蠱惑一般,清越潺潺,「絕不給你這個機會。」

慕雪芙看著眼前的兩個人,欣然微笑,一轉頭,正對上景容灼灼的目光。她靠在他的肩頭,「真好。」

「是啊,真好。」

再如何不舍,終有散的時候。景容一家坐上了回程的馬車,只是馬車剛出了城,被前面橫來的馬匹截住,差點驚了馬,摔了車。

「慕雪芙1還沒等慕雪芙找這攔路虎算賬,外面就傳來一道囂張的聲音。

慕雪芙挑開車簾,「慕峻笙,你怎麼還這麼冒冒失失的,是不是忘了上次的教訓。」

「我這人就是沒記性,從來不記得什麼教訓。」慕峻笙坐在高頭大馬上面,揚起下巴,還是以前那自傲的那副模樣。

慕雪芙不願和他爭辯,掃了眼他,見他身上背了個包袱,像是要遠行的模樣,「你這是要去哪啊?」

「沒看見嗎?」慕峻笙拍了拍背後的包袱,「浪跡天涯四海為家,爺我過不了拘束的日子,還是自由自在更符合爺的個性。」

慕雪芙提眉驚訝,驚訝過後一笑,「那你可要小心啊,你知道你這個人有多討厭,自大妄為,目中無人,很容易挨揍的。」

「切,小爺我武功高強,就沒怕過誰1慕峻笙不屑的瞥了一眼慕雪芙,又看了眼景慕,「這小崽子長得很像你啊,不過比你還丑1

景慕發誓等她長大,一定將這個自以為是的人嘴撕爛。

慕雪芙隨手抄起扇子就打了過去,「我看你現在就找揍。」

慕峻笙接住扇子,「爺來就是和你說句話,說完了咱們橋歸橋路歸路。」

「你有什麼話?」

慕峻笙駕著馬走到慕雪芙身邊,低下頭,用只有他們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道:「慕雪芙,這麼多年過去,我還是很討厭你。」目光在近如咫尺的耳朵上留了下,「後來我才知道,我討厭你是因為我喜歡你。」

說完這句話,也不等慕雪芙反應,騎著馬揚長而走,不留一絲停頓。飛揚的塵沙就像是他的情感,飛塵過後,依舊平靜。

「他說了什麼?」誰說女人的直覺准,有時候男人的直覺也很准。景容充滿敵意的看著揚塵而去的背影,問道。

慕雪芙此時的頭腦有些混了,她眨了眨眼睛,「啊?我沒聽懂。」看著景容審視的目光,慕雪芙頭一縮,身子靠在車壁上,「他說他討厭我,小時候討厭,現在還討厭。」

景容滿臉狐疑,「真的?」

慕雪芙睜大了眼睛看著他,就怕他不相信,肯比皇欽嫻摹!

誰知景慕火上澆油,拍了下額頭,「男人總是口是心非,明明是喜歡,硬說是討厭。」攥起小拳頭,她鼓勵景容,「父王,那個男人太大膽放肆了,竟敢當著你的面說喜歡母妃,你不能放過他。」

更主要的是,竟說她丑,簡直天理不容,父王最好追上去狠狠的修理他一番才解氣哪。

她想得正歡,腦海中已經想象出父王將那個囂張的人打趴在地的樣子,絲毫沒有察覺母妃警告的眼神。

「父王,你趕緊去打他一頓,讓他再也不敢覬覦母妃。」

「打一頓也解決不了根本問題,還有**份。」

「那怎麼辦?」

景容卻只將目光鎖定在慕雪芙臉上,猝不及防將她抱在懷裡,狠狠的咬吻著她,低沉而又霸道的聲音在慕雪芙耳邊響起,「以後你哪都不許去,除了我以外的男人一律不許見。」

「景容,不帶這麼霸道的。」

「誰讓你太招人,我得把你藏起來1

「不公平,你還招人哪,憑什麼就只把我藏起來。」

「那你也可以將我藏起來。」

不再給她說話的機會,景容托著她的腦袋用力的輕吻她,將她的話語全部湮滅。

景慕捂著臉,微微透過指縫看著自己的爹娘,暗暗道:「好歹也有孩子在旁邊,就不能顧及點嗎?」

她打開車簾,望向外面,眉宇間有淡淡的憂愁,喃喃低語,「灝灝說喜歡我,景熙說以後要娶我為妃,景熠也這麼說,還有承歡和鵲陽,都說喜歡我,我到底該選誰好哪?真愁人,都怪我長的太漂亮,性格又太可愛,招的桃花太多。哎,漂亮也是煩惱埃」

聽到她的呢喃,慕雪芙和景容一起看向她,忍俊不禁,景容貼在慕雪芙的耳邊,「這點真是隨你。」

慕雪芙不服氣,「隨你吧,我可是掐了一朵又一朵的爛桃花,裝到護城河裡都裝不下了。」

「我的爛桃花一碰就碎,不像你的,和鐵打的似的。」

「景容你越來越會頂嘴了。」

「好,不頂嘴了。」

馬車徐徐前行,就像人生,要不斷的往前走。而最幸運的的人,就是在向前行走的道路上有一個相愛的人陪伴在左右。

「景容,謝謝你給我一個家。」

「你說家是一個什麼樣子的?」

「具體我也說不出來,就像是將軍府是我的家,宸王府是我的家,晏陽那裡也是我的家,但我想,這些都只是住處,真正的家應該是來源於心靈。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反正我知道,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看深夜福利電影,請關注微信公眾號:ok電影天堂

看清爽就到

  • (快捷鍵:←)
  • 浴火王妃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