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01章:婚禮突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1章:婚禮突變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淡藍的天空,白色的浮雲,c市迎來了一場盛大的婚禮。香檳玫瑰,人來人往,熱鬧極了。

休息室里,新娘子看不出任何結婚的喜悅,如果不是為了瓦解安氏集團的危機,結婚對她而言是多麼的遙不可及。

「鈴鈴鈴……」

來電鈴聲響起,新娘安然看到來電。看到來電顯示,原本面無表情的安然臉上不由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楚哥哥。」

「安然,新婚快樂。」

安然心裡有難受,事已至此,她還能說什麼?她輕聲問,「謝謝,楚哥哥你會來安然的婚禮嗎?」

電話里,楚墨琛沉默了一下,「安然……」

「嗯,楚哥哥。我聽著呢1

電話裡頭楚墨琛彷彿能看到安然微笑的臉龐,「安然,如果我做了錯事你會怪我嗎?」

安然一笑,「楚哥哥,你今天怎麼了?什麼做了錯事,你到底再說什麼啊?」

「對不起,安然。」

安然還來不及說話,楚墨琛已經掛了電話,只聽見忙音的聲音。安然再打回去的時候,楚墨琛的電話再也打不通了。原本不安的心,如今變得更加的不安了。

忽然,「……」的一聲,大門被推開,進來的是將要與她相守一生的男人,她現在悔婚還來得及嗎?

蕭宇痕一襲黑色西裝白色襯衫,剛修過的頭髮飄逸性感,站在不遠處深情款款注視著她。

他愛她,她卻不愛他。

「你怎麼來了。」

聽說還沒有踏進婚禮的殿堂,不能見新娘,可蕭宇痕就是想見見他的小妻子,好似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蕭宇痕帶著優雅的微笑走到安然的身邊,望著鏡子的他們,「我來看看我老婆。」

安然只是淡淡一笑,心裡卻擔心著楚墨瑁

婚禮進行曲響起,大門被推開。安然挽著父親,遠遠就看到了帶著優雅微笑的蕭宇痕,踏過這長長的紅毯,未來她便不再是一個人。

安然挽著父親,帶著微笑帶著所有人的祝福走向蕭宇痕。

安爸爸把女兒交給了蕭宇痕,老淚在眼眶滾動,聲音哽咽,「好好照顧我們家安然。」

「會的,爸。」

當然和安爸爸一樣捨不得女兒的還有一旁淚流滿面的安媽媽。

接下來便是神父致辭祝福,「蕭宇痕,你願意娶安小姐為妻無論貧困疾病還是災難,你都對她不離不棄保護她愛護她,你願意嗎?」

蕭宇痕望著安然,滿是深情,「我願意。」

神父點頭,「安小姐,你願意嫁給蕭先生,無論貧困疾病還是災難,你都對他不離不棄忠誠於他,你願意嗎?」

「我……」

「……」

大門再次被推開,打斷了安然的話,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門口,進來的是一群來勢洶洶的警察。

這麼好的日子,突然冒出這些人,怎麼說都有點不吉利。

所有的人都議論紛紛,蕭家父母不由的皺起雙眉。

今天婚禮現場直播,誰不知道今天是蕭家與安家大婚,這群人到底來幹嘛?

歐陽警官來到了蕭家父母前致了聲歉,「打擾蕭老爺了,恐怕蕭少爺和安小姐的婚禮暫且要暫停一下,今天我來這裡是辦公事的。」

座位上的賓客們更加的議論紛紛了。

蕭宇痕上前對歐陽警官說,「歐陽警官,能不能讓我把婚禮辦了再來?」

歐陽警官顯得有些為難,「蕭少爺,你就別讓我為難了。」

蕭宇痕要說什麼,卻給母親阻止了。

歐陽警官走到安爸爸面前,掏出一份文件,「安震,我們現在懷疑你涉嫌非法買賣,我們現在請你跟我們去警察局一趟。」

這話一出,在的人都大吃一驚。誰不知道安爸爸兩袖清風,根本很難想象他和非法的事情能扯上關係。

安媽媽更是當場站不穩,還好給旁邊的蕭媽媽穩住了。

警察要給安爸爸上鎖,安然立刻撲上去,激動的怒吼道,「你們肯定誤會了,我爸不可能幹這種事的,你們可不能抓我爸爸走」

「是不是,調查就知道。」歐陽警官說。

安然還要跟他們理論,卻給安爸爸攔住住了。

「爸……」

「老安……」

安爸爸望了眼老婆和安然,伸出雙手,吐出四個字,「清者自清。」

「感謝安老爺的配合,把他帶走。」

安爸爸被帶走了,安媽媽軟攤在地上,嘴裡呢喃著,「怎麼會這樣,好好的一場婚禮怎麼會這樣……」

蕭家父母負責遣散賓客,蕭宇痕一邊安慰安然一邊還要安慰安媽媽。

安爸爸剛帶走,公司助理劉燁匆匆忙忙趕過來了,看到婚禮現場一片狼狽,劉燁就知道終究是來晚了。

安媽媽看到劉燁,立刻從地板上狼狽的爬起來,抓著劉燁就問,「劉燁,你告訴我這到底怎麼回事?」

安然拉著媽媽,心疼的說,「媽媽,你別激動,你讓劉燁說。」

「劉燁,到底怎麼回事?」

劉燁望著安然,終究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跟她說是楚墨琛利用了她,破入了公司的系統,泄露了公司的秘密,背叛了公司,還嫁禍了安總。

見劉燁不說話,安媽媽跟激動了,搖晃著劉燁,「劉燁,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伯母,你別激動,讓劉燁說。」蕭宇痕說。

安然忽然明白了什麼,腦子閃過在休息室時楚墨琛跟自己說的那些話,沉重的腳步不由的往後退了好幾步,顫抖的開口問道,「是不是,是不是和楚墨琛有關。」

劉燁不說話表示沉默。

「啪……」

安媽媽失去了理智,一個巴掌就刮在了安然的臉上。

「伯母……」

「夫人……」

在場的人都給安媽媽嚇住了,完全沒有想到安媽媽會有這樣的舉動。

安然並沒有怪安媽媽,安然苦笑,太傻是她,難怪剛才楚墨琛會跟她說那樣的話。

婚禮不歡而散,安媽媽從婚禮回來一句話都沒有說過,也不吃不喝。安然很擔心媽媽。

「媽,你吃點東西好嗎?」

安媽媽始終不言不語,目光呆懈,臉上還掛著明顯的淚痕,她已經把雙眼都哭腫了。

安然把粥放在一邊,沉默了一下,輕聲說,「媽,我會把爸爸從監獄里救出來的。」

不惜代價。

安然站起來,轉身跑了出去。就在她轉身的那一刻,強忍了那麼久的眼淚最終還是流了下來。

於此同時,安媽眼淚也流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