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02章:避而不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2章:避而不見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第二天,安然頂著大大的太陽單槍匹馬來到了楚氏集團,今天的各大屏幕上和報紙上翻天覆地都是昨天的新聞,他們的婚禮、安爸爸被抓、楚氏集團新聞發布會等等,各種各樣的說法,看得安然火冒三丈怒火衝天。

安然粉拳一握,強迫自己鬆一口氣,深深的吸了口氣,邁著腳步進去了。

當她進到裡面遠遠就聽到服務台的兩個女秘書在議論著安氏公司時,本來剛壓下去的情緒,一下子又躥上來了,快步流星的走到服務台,微怒,「我要見你們總裁。」

「不好意思,請問你有預約嗎?」。

「我再說一次,我!要!見!你!楚!墨!琛1安然一字一頓的強調,看得出她此刻是非常的憤怒的。

「不好意思小姐,你要見總裁也要預約啊,你在我這裡撒潑有什麼用。」

其中有一名人認得出安然,在她的耳邊耳邊悄悄對她不知道說了什麼,說就說了,還帶著嘲笑的眼神不時的盯著她。

秘書小a差異的看著她,恰好安然很不喜歡人家這樣看著自己,低吼了一句,「看什麼?我要見你們總裁。」

這秘書也還是挺現實的,知道了安然和楚墨琛以前的關係,立刻就改口了,「那我幫你問一下,你稍等一下。」

秘書a撥打了總裁辦公室的電話,本以為總裁會讓安然進去,可得到的答案確實說他不認識安然,秘書a掛了,「不好意思,我們總裁剛出去了,助理說不認識你。」

秘書的答案讓安然倒抽了一口氣,心隱隱的痛,她到底做錯了什麼才會讓他這樣子,破壞婚禮可以原諒他,不認她也都沒關係。但是,為什麼他要害自己的父親,曾經的她是那樣的信任他。

安然強顏一笑,「沒關係,我可以等他。」

「那你等吧。」

秘書們都覺得安然挺可憐的,但是卻不好幫她做什麼,畢竟包住飯碗最重要,是會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和自己的金主過不去。

她始終不相信楚墨琛會如此的狠心,在門口等了一個鍾、兩個鍾、三個鍾。人都曬得有點發暈。

其中一個秘書實在看不過去,走了給了她一把紙巾,「你別等了,楚總已經離開公司了。」

楚墨琛真的就待她如此的狠心,就連一個解釋都不給她?只要楚墨琛給自己一個解釋,哪怕是那種他拿著槍對著她的頭,告訴那是走火,她也會相信。

既然在公司等不到楚墨琛的出現,她只能去他家門口去等他,她不信楚墨琛不回家了。

不一會兒楚墨琛真的就回來了,楚墨琛看到了不遠處蹲在他門口的安然,楚墨琛臉色一沉,冷若冰霜對司機老管說,「老管,從後門進去。」

老管轉了個彎,開車避開了安然的視線從後門進去了。

而安然卻頂著太陽,傻傻的在那裡等著楚墨琛,她始終堅信楚墨琛不會對她太狠心的,大學四年,一定不是假的。

他一定不會那麼狠心,一定不會。

楚墨琛一回到房間就拉開了窗帘,安然還在那裡,她的嘴唇已經給烈日晒的蒼白,口乾舌燥,明顯很吃力。此刻的楚墨琛已經聽不進去助理陳述報告了。

他愛安然,他承認。但是原諒她,抱歉他做不到。

「夠了……」

楚墨琛忽然蹦出一句話,助理林炎被他嚇住了,戰戰兢兢的問,「總裁,有什麼問題嗎?」

楚墨琛也發覺自己有點失態,淡淡說,「沒問題。繼續……」

「各行已經開始著手收購夏氏,總裁確定要高價收購安氏嗎?如果總裁你貿然收購安氏的話,我怕外人說閑話,說……」

楚墨琛望著窗戶入了神,他的全部心思都在烈日下安然的身上,哪裡聽得到助理林炎在說什麼。

林炎喊了他兩聲他才反應過來,又裝作什麼事都沒有坐下沙發看文件,彷彿安然根本不存在。

林亞實在不忍心看到安然繼續暴晒下去,同時也害怕會出人命,不由提醒楚墨琛,「總裁,安小姐已經暴晒了很久了,我怕真的會出人命,要不」

還沒等林炎說完,他低低的詛咒了聲,「shit1

安然,你贏了,我終究對你沒太狠心。

楚墨琛快步流星的往門口去,林炎緊隨其後。

太陽底下的安然已經被曬得臉色通紅,汗濕了她的衣服,她始終堅信楚墨琛對他不會太狠心。

楚墨琛撐著傘站在不遠處,緊握著傘柄,無法掩飾他的憤怒,你見過這麼傻的人嗎?可他說服不了自己去接近她,雙腳如同被人釘死在那裡。

安然終於撐不住,搖搖欲墜。楚墨琛立刻丟了傘,速度快得嚇人,上前穩住了安然。

看到楚墨琛清秀的臉龐出現在自己的視線內,可他不再是她認識的楚哥哥了,人生若只如初見,那該多好啊!

安然還是苦澀一笑,「楚哥哥。」

安然中暑暈了過去。

楚墨琛低低詛咒了聲,抱著安然進去了的同時,吼了聲,「去找醫生。」

林亞愣在了那裡,楚墨琛又低吼了一句,「愣在那裡幹嘛,去找醫生。」

幾分鐘后,醫生出來了,楚墨琛淡淡的問道,「她怎麼樣了?」

醫生說,「夏小姐身體比較虛弱,在加上在太陽底下暴晒那麼久,難免會中暑,好好休息就好了。」

楚墨琛點頭,遣人送醫生出去。這才推開門,進了房間。

安靜的室,靜謐的只聽見呼吸聲在起伏。安然睡得正沉,臉上還紅彤彤的沒有散去,額頭也開始滲透汗珠。

楚墨琛坐在床邊,深沉的眸光注視著她,拼了命忍住不去理她。可……他還是伸手拿起了一旁的毛巾,給她擦汗。

「楚哥哥……楚哥哥……」她輕輕的呢喃著他的名字。

可是她每一聲楚哥哥都是她讓他對她狠不下心的理由,眸光一沉,拳頭不由一緊,丟下毛巾,利落的起身,快步流星的甩門而去。

「楚哥哥……別丟下我……」晶瑩的淚珠劃過她的臉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