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03章:自尊離家出走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3章:自尊離家出走了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書房內,楚墨琛坐在皮質沙發上,雙手緊緊的握著拳頭,久久不能平復,腦海里全都是六歲那年的回憶。

六歲那年,他親眼目睹父親從高樓墜下。

「爸爸……」

母親傷心欲絕的告訴他,「楚墨琛你要記著你的父親是給安震害死的,記得要替爸媽報仇。」母親留下這些話后,也在他面前跟著殉情了。

他還清晰的記得母親跟他說那番話時,把安家恨得入骨的眼神。

親眼目睹父母親在自己面前離去,忍辱負重為的就是今天,他不能前功盡棄,安震要付出他應有的代價,安然她的人也要。就算是彼此相互折磨,他也不讓安然好過。

楚墨琛緊緊的握著拳,眸光閃過一絲陰鷙。

安然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房間里一片黑,安然伸手開了燈,房間瞬間亮了起來。

安然環視了一圈,不過很快她就知道這是楚墨琛的房間,因為床邊還放著他照片。安然才想起她是來求楚墨琛放過自己父親,安然掀開被子,準備下床。

楚墨琛推開門就看見了安然正在穿鞋,原本面無表情的臉,再度沉了下來,握著門柄的手,不由的用力。

安然抬起頭來,便看到了不遠處的楚墨琛,他不再有以前的那般優雅與溫柔,甚至冷酷得讓人覺得害怕。

她的楚哥哥,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安然不再敢叫他,再次把頭低了下來。

楚墨琛面無憊去,居高臨下你望著她,丟了一份文件給她。

安然錯愕,抬起頭不解的望著楚墨瑁

楚墨琛轉過身,背對著她,冷漠到底的對她說,「我知道你今天來找我是為了什麼,如果你想我放過你爸那你最好把你手中的文件看一遍。」

安然翻開手中的文件,這是一份契/約,大致的內容就是讓她當他青人,直到他膩了為止。

安然不相信她的楚哥哥會這樣對她,臉色微白,「楚哥哥……」

「你不配叫我楚哥哥。」

安然還沒說完,就被楚墨琛冷冷的打住了。安然心裡難堪,卻依舊保持著她夏氏微笑,「楚哥哥……」

「楚少爺。」

楚墨琛再次面無表情的提醒,安然深吸一口氣,「楚少爺,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你是不是因為我和別人結婚了,所以……」

她沒有說下去,但是楚墨琛也知道她想表達什麼,楚墨琛冷笑,「安小姐,你在我心裡還沒有重要到那個地步。你以為我對你有感情?安然,你別太天真了,那接近你無非就是等這麼一天,看著你父親進入牢獄,你來求我。」

安然刷的全白了,「那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楚墨琛轉過身來,唇角帶著一抹譏笑,「安小姐,你我都是成年人,別跟我玩欲擒故縱這一套,你若想我救你父親最好別惹我,現在是你有求於我,不是我有求於你,要麼忍要麼滾。」

安然惱羞成怒,「楚墨琛,你別欺人太甚。」

「安小姐,我的耐心有限。趁著我還沒改變主意,你最好想清楚。」楚墨琛態度囂張萬分。

安然沉聲問,「楚墨琛,你千方百計去接近我對我好讓我信任你。毀我婚禮,陷害我父親,你到底想怎麼樣?」

楚墨琛面無表情的吐出一句,「想你當我的青人。」

「做夢。」

楚墨琛也預料到這樣的結果,以他對安然的了解,她不會這麼輕易的妥協,楚墨琛也無所謂,「那你就等著看你爸爸受牢役之苦吧。」

他轉身就要走。

安然渾身一僵,沒想過楚墨琛會這樣卑鄙,會利用她爸爸逼她就範,如果答應他,爸爸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受牢役之苦?她答應過媽媽,一定會讓爸爸平安回去,如果能換爸爸回來,哪怕要他去死,那又怎樣。

眼看楚墨琛就要開門出去了,安然叫住了他,「楚墨璀…」

楚墨琛停住了腳步,背對著她,唇角微微勾起,安然想要跟他斗還嫩著點。

安然有些難堪,紅唇輕齒,「是不是我答應你,你就能把我爸救出來。」

楚墨琛修長的手指指向她手中的文件,眼神帶著幾分慵懶的說道,「只要你把手中的文件簽了,答應當我的青人,一切都好說話。」

安然除了憤怒還是憤怒,可有什麼用?她只能咬咬牙一把掃過桌上的鋼筆,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安然知道,從她簽下名字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她回不了頭了,她是愛楚墨琛的,但同時也恨楚墨瑁

帶著一抹苦澀的微笑安然問,「你滿意了嗎?」

楚墨琛優雅的向她走來,帶著幾分玩味,「怎麼?你不滿意?你現在可以後悔的,然後我們的交易也可以取消。」

她心疼的厲害,她所認識的楚墨琛怎麼會變成這樣子,變得如此的可怕。

「無恥。」

楚墨琛邪魅一笑,「很好,既然你我都沒有不滿意,那你該履行你做青人的職責。」

安然還沒反應過來,楚墨琛整個人就壓在了她的身上,安然怒,推了把楚墨琛,「楚墨琛你幹嘛?」

楚墨琛粗暴的握住安然的手,暴怒的恨不得掐死安然說,「想幹嘛?想你們整個安家陪葬。」

安然渾身一僵,楚墨琛的熱吻就襲了過來了,完全不給安然反抗的餘地,肆意的掠奪著。帶著對安家的恨,席捲進這個吻。怒氣一上來,楚墨琛也顧不上太多,狠狠的啃咬著她的唇瓣。

「嗯……」

安然反抗著,害怕著,眼前的楚墨琛簡直就是魔鬼。她害怕得想要逃,可楚墨琛哪裡會肯她逃,緊緊的扣住她的後腦勺,一點逃的機會都不給她。

楚墨琛咬著她的唇瓣,低吼,「安然,你想你爸平安出來,最好取悅學會取悅我。」

果然,安然停止了掙扎。

如果說這樣能救她爸爸,那有何不可。

安然雙手攀上他的脖子,笨拙的學著他允吸著他的唇瓣,取悅著他。

楚墨琛睜大著眼睛面無表情的看著她,直到看到眼角劃下一道晶瑩淚珠,楚墨琛偏開頭,安然的吻落在他的臉上。

楚墨琛冷漠的反問,「安然,你就只會這樣胡亂的親吻嗎?那我們的交易可以取消了,你現在就可以滾了。」

對於單純的安然來說,除了這樣胡亂的親著,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樣去取悅楚墨瑁

只見安然還沒有下一步的意思,楚墨琛起身就想走。

安然連忙拉住他,著急的說,「我可以的……我可以的。」

楚墨琛面無表情的望著她。

她將雙手摸索到後面,拉開了連衣裙的拉鏈一直到底,將兩袖子劃下,白皙的身子就這麼華麗麗的展現在他的眼前,甚是誘人。

楚墨琛眸光一沉。

安然再次伸手摸索到背後,準備把最後的遮蔽物脫下時,楚墨琛卻抓住了她的手,憤怒的眼眸幾乎能將她燃燒再燃燒,很想爆粗非常想爆打她,為了救她爸爸,她真的什麼自尊都沒有了嗎?

「我可以的,我真的可以的。」

她著急的快要流淚了,為了證明自己可以,他著急的掙脫楚墨琛的手,他害怕楚墨琛反悔,取消交易,那他爸爸就完了,她的家就徹底的散了。

楚墨琛低吼,「夠了,安然。你那該死的自尊去哪裡了?」

自尊?

安然苦澀一笑,「離家出走了。」

楚墨琛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安然的旁邊,在她耳邊掀起一陣風。楚墨琛憤怒的甩身就走,他怕他再不走會狠狠的掐死安然。

他起身,她抓住他的手,」別走「

被楚墨琛冷漠甩開。

「……」的一聲,幾乎讓人震耳欲聾。

眼淚再次像斷了線的珍珠,原來,有種痛叫不出喊不出哭不出,有些事情不是你勇敢了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