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04章:各自安好好聚好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4章:各自安好好聚好散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真的說到做到讓人把她父親給弄了出來,然而安氏卻成了別的企業虎視眈眈的大肥肉,但是沒有什麼比一家人在一起更重要,安震想得開,安氏沒了大不了重新再來一次,而安媽媽李清從一開始的不接受到漸漸的也接受了安家落魄的事實。

從那以後,楚墨琛也沒有再找她了,蕭宇痕則滿世界的再找她,她卻只能像老鼠躲貓一樣,滿世界的。他們一開始的婚姻本來就是一個錯誤,他深愛她,她不愛他,這只是一場政治聯婚,蕭家也現實,看到安家敗落,蕭媽媽立刻要求跟安家取消婚約,還不忘落井下石,把李清氣得炸毛。

電話在響著,她卻像若無其事的在收拾著她的東西。

「扣扣……」

「進來。」

安震和李清一起進來了。

「爸,媽。」

安然叫了聲爸媽,繼續收拾著她的東西。

她從那天回來后就開始不對勁了,以前的她很開朗的,現在卻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問她用什麼條件跟楚墨琛換取父親回來,她也不願意說,只是說不用他們擔心。

這樣子,安家兩老能不擔心么,父母看著又心疼,又不敢開口,你推著我,我推著你。

楚墨琛這三個字,成了安家的禁忌。

安然轉過身,蹙眉,「爸媽,你們幹嘛?有事嗎?」

兩老頭再次你推我,我推你,最後還是李清開得口,「然然啊,你看宇痕滿世界的找你,你也躲他那麼久了,你也該給他給自己一個交代了。雖然媽媽不同意蕭家人的做法,但是宇痕是個好孩子,他又如此的愛著你,你要不要」

「知道了。」

李清還想說什麼,卻給安震拉住了,對她搖搖頭讓她不要說。

安震說,「然然,你要是累了就休息一下,我和你媽就不打擾你休息了,有什麼事情別憋在心裡,跟爸爸媽媽說知道嗎?」

安然眼眶一熱,憋住眼淚,重重點頭。

安家兩老出去了,安然擦了眼角的淚花,坐在床邊,伸手拿過手機,蕭宇痕來電幾百個,信息幾百條。

安然抹唇,打了回去。

電話裡頭響了幾聲,就聽到蕭宇痕的聲音,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疲憊,卻各種責備各種關心她,正是因為這樣讓安然內心覺得越發的愧疚。

「宇痕,我想見你。」

「好,我們老地方見。」

掛了電話,安然換了衣服出去了。

安然比蕭宇痕快一步來到江邊,微風徐徐,卻始終吹不散她內心的陰霾。

最近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讓她都有點消化不良。腦海里閃爍著了好多好多的畫面,有蕭宇痕的也有楚墨琛的,輾轉反覆。她從來沒有奢望過自己有一天會和楚墨琛在一起,更沒想過會以青人的方式在一起。

她心中苦笑。

以前那麼對她優雅,陪她去公園瘋上一整天的楚墨琛不見了。

蕭宇痕隨後也到了,看到不遠處安然落寞的背影,蕭宇痕內心宛如針扎般難受,他多麼希望承受這一切痛苦是他而不是她。

蕭宇痕上前從她的背後,輕輕的把她抱祝

安然先是一嚇,也沒有推開他也沒有說話。

「安然,你這些天去哪裡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我打你電話你也不接簡訊你也不會,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要崩潰了?以後不要離開我了好不好?」蕭宇痕溫柔的輕聲說道。

安然咬唇,一聲不吭。

她還有什麼資格去享受,他對她的好。

見安然久久不說話,蕭宇痕扳過她的身子,輕聲問道,「怎不說話了?你最近到底怎麼了?別嚇我。」

安然依舊沒有說話。

蕭宇痕說,「安然,你不要把我媽的話放在心上。請你相信我對你的心,我不會拋棄你的,就算全世界拋棄了你,我也不會拋下你的。」

安然還是沒說話,只是久久的望著他,安然望著他越久,蕭宇痕心裡就越不安,於是蕭宇痕故意轉移話題,「走,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蕭宇痕拖著她的手,安然卻掙脫了他的手,鼓起勇氣,與其以後傷的更痛,還不如現在短痛。

「蕭宇痕,我們不要再糾纏下去了。」

蕭宇痕假裝聽不懂,微笑的去拖她的手,「安然,別鬧了,我們都結婚了。」

安然再次掙脫了他的手,退了幾步,難受的搖搖頭,「不,我沒有鬧,我們的婚禮並沒有完成,這證明我們根本就沒有緣分,你懂嗎?」

蕭宇痕原本優雅的臉,瞬間沉了下來,「是不是他威脅你?還是說你有什麼苦衷。」

安然別過臉,不讓蕭宇痕看到她眼淚,違背良心的說,「不,沒有人威脅我。更沒有什麼苦衷,只是我們本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我知道你媽媽不喜歡我,一開始跟你結婚,只是我們家都各有所需,抱歉那不是愛情,也不是我想要的愛情。我想要的愛情,你根本就給不了我。」

「不是一個世界,難道你他媽還是我他媽是外星?安然,咱別鬧了好不好?不管你是因為什麼嫁給我,但是相信我,我是愛你的,你不愛我也沒關係,我會努力讓你愛上我。你想要的愛情,我都能給你。」

他真的很愛很愛安然,或許,安然並不愛他,那都沒有關係。

「對不起。」

除了對不起,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她嘗試過去愛蕭宇痕但是從一開始的婚禮突變再到成為楚墨琛的青人,也許,這就是命。

命中注定,他們不能在一起。

蕭宇痕此刻的內心就像被人用刀子狠狠的割了一刀又一刀,痛心不已,「安然,望著我告訴我,你一點都不愛我。」

安然抹了眼淚,勇敢的望著蕭宇痕,「蕭宇痕,我!不!愛!你!了。放手吧。」

他以為她會心軟,他以為她捨不得讓他輸。可沒想到她的一句一頓足以讓他萬箭穿心,粉身碎骨,永不超生。

他苦笑的點點頭,帶著梗咽,「安然,你真狠。」

蕭宇痕瀟洒轉身,就在他轉身的那一刻,華麗麗的流下了眼淚。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安然看著蕭宇痕越走越遠,而她卻什麼也不能做。

就這樣吧,各自安好好聚好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