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06章:最美不過初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6章:最美不過初見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踏進門口,就看到了楚老爺子沉著臉坐在那裡,他很少看爺爺會這樣子,看來多多少少他還是知道了些。

楚墨琛抿唇,淡淡的喊了聲,「爺爺。」

楚老爺子憤怒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怒問,「你還有把我當你的爺爺嗎?」

楚墨琛走了過去,望著楚老爺子淡淡的說,「爺爺,你一直都是我最尊敬的爺爺,也是我和楚楚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

說到唯一的親人,他不由的緊握拳,眼神充滿恨。

「既然知道我是你在這個世上的唯一親人,你還和姓安的有糾纏不清的關係,難道你都忘了你爸媽怎麼是怎麼死的嗎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些什麼?」

「我沒有忘……」楚墨琛激道。

「我沒有忘記,沒有忘記我爸媽是怎麼死……從來都沒有忘記。我從來都沒有忘記我爸媽是怎麼死在我面前的…從來沒有。」

說起爸媽的死,楚墨琛是痛苦的,看到楚墨琛那麼痛苦,楚老爺子也不忍心責備他。雖然楚家父母的死不關楚墨琛的事,可這孩子一直都責怪自己沒能保護自己父母,總覺得是自己害死了父母。

楚老爺子上前伸手輕輕拍著他的背脊,「孩子,我希望你能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玩玩就算千萬別假戲真做,畢竟……」

楚老頭沒有說下去,楚墨琛也懂。

楚墨琛眼神充滿對安家的怨恨,沉聲說,「爺爺,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些什麼。安家要了我父母一輩子,毀了我童年毀了我們一家,我也毀了安然一輩子,我也要安震親眼看著我毀了他女兒。」

就算這輩子要互相折磨到死,他也不會放過安然,一定不會。

楚墨琛眼眸閃過一絲陰鷙。

在唐糖的嚴刑逼供下,安然終於說出她不在的這段時間裡所發生的事情,只是契約的事情給省略了。讓唐糖憤怒的是,原來,楚墨琛千方百計的接近她們,只是為了報復安然,都說最毒婦人心,原來男人的心也是可以那麼毒的,簡直太可恨了。

唐糖越想越覺得來氣,一把拍桌子衝動的說,「不行,我得找他理論去,問問他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你待他那麼好,為何現在要對你恩將仇報?」

安然拉住了唐糖,搖搖頭,「唐糖算了,他已不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楚哥哥了。」

楚哥哥,這三個字依舊會讓安然心裡一陣劇痛。

最美不過初見。

唐糖望著此刻的安然心裡一陣揪心的痛,只是幾個月不見她變得憔悴多了也變得不愛笑了,明明一個月前她還幸福的對她說,唐糖我要結婚了,你會回來參加我的婚禮嗎?為什麼只是一夜間讓她變得一無所有,甚至有家卻歸不得?

唐糖重新坐了下來,握著安然的手,輕聲問道,「那你打算一輩子都不回去嗎?我想伯父伯母現在應該很擔心你的。」

「我不知道。」安然搖搖頭,說真的她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要不你現在在我這住著先,等你想通了什麼時候想回去再回去好嗎?」唐糖問道。

安然點點頭,事到如今她還有選擇嗎?她的人生,給楚墨琛這麼一攪和變得一塌糊塗。如果可以,她希望這輩子沒有遇到楚墨瑁

楚家別墅書房

手下小黑敲了敲門,進來報告楚墨琛說,「少爺,安小姐她現在暫時在她朋友家住著。」

「嗯。」楚墨琛頭也沒抬起來,淡淡的應了聲。

「那……還要不要繼續監視安小姐?」小黑問道。

楚墨琛依舊沒有抬起頭,「不用了。」

見楚墨琛沒有什麼特別事情要吩咐,小黑跟楚墨琛說了聲就出去了。

楚墨琛又一個月沒有聯繫她,聽說他出國出差去了。她也在唐糖家住了一個月,白吃白住讓安然感到格外的不好意思,再加上父親的公司倒閉了,爸爸成了無業游民,再加上上了年紀,安然更要承擔起一個家庭的責任了,不僅還要為了自己更要為了父母。

換了一身便裝,跨上了包包,安然出了門。

不巧的是,「叮…」的一聲,電梯一開,安然被碰上了許久不見的蕭宇痕和蕭媽媽。

安然愣住了,蕭宇痕也久久的望著安然,四目相視,她比以前瘦多了,他心裡一陣陣的疼。

「咳咳……」蕭媽媽不高興的咳了聲。

兩人幾乎同時收了視線。

碰到那麼尷尬的場面,安然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如果不進面試就肯定會遲到,誰會錄用一個時間觀念那麼差的人呢?於是,安然只好硬著頭皮踏了進去。

電梯門關上了,兩人誰也沒有講話,安然更是不敢直視蕭宇痕。

「宇痕啊,你馬伯伯的千金露露剛從美國回來,對v市不熟,你今天就帶她好好帶人家去玩玩,順便培養一下感情。」蕭媽媽說完還不忘帶著鄙夷的餘光瞄了安然一眼。

「媽,你亂說什麼呢?」蕭宇痕著急的喊了聲,生怕安然在意,可他似乎忘記了他與安然再也沒有什麼關係了。

安然也知道蕭媽媽是故意說給她聽的,安然一直都知道蕭媽媽不太喜歡自己,之前同意他們結婚只是因為安家之前強大的勢力,有利於蕭氏集團,現在今非昔比,蕭媽媽自然也不會客氣。

人就是如此的現實。

「難道不是嗎?」

說著她還故意提高了幾個聲貝,然而安然並不在意,眼睛一直頂著樓層數字。

「媽,你少說兩句行不行?」蕭宇痕尷尬難為情。

「不行……」

「媽……」

「叮…」

電梯抵達一樓,電梯門一開,安然出了電梯,說了句,「神經玻」

頭也不回匆匆往前跑。

蕭媽媽讓安然的一句神經病氣得漲紅了臉,指著走遠的安然破口大罵,「說誰神經病呢?你全家都是神經病,什麼素質呢?你有種別走啊,回來跟我好好跟我說話,真是的,什麼東西,真是的,素質。」

蕭宇痕拉著蕭媽媽說,「好了好了媽,別講了,人都已經走遠了。」

蕭媽媽氣得甩開蕭宇痕的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這就是讓你神魂顛倒的好女人,氣死我了。」

蕭媽媽說完率先離開,蕭宇痕無奈的聳聳肩,追了上去。

「媽,你等等我……」